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试炼求生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 破镜

试炼求生记 南珠鱼 2106 2020.03.30 19:00

  李云苒开心极了,没想到父皇母后不仅没有责怪她,还愿意与自己一同上酒楼吃饭,这可是自她出生以来,从未有过的。

  她心情好,见小二拿着菜单退出后,李云苒大手一挥,让包间内伺候的仆从也退下,亲自上手给四人倒茶。

  给其他三人满上,最后才轮到李云苒自己,她笑眯眯的放下茶壶,端起茶杯,张口欲喝。

  微微卷起的细小茶叶,在碧玉般的茶水中沉沉浮浮,肆意翻卷,袅袅茶香扑鼻而来。

  尚未入口,李云苒光凭茶香,便知这是好茶。

  然而,此刻的李云苒,一点品尝的心情都没有。

  她愣住了。

  茶水中倒映出来的这人是谁?

  头发凌乱,满脸灰尘,不要说亲人了,连她自己都认不出来水中映出来的这人。

  这是怎么回事?

  李云苒端着杯茶杯,侧过左边脸颊,又换到右边,末了还照照额头。

  李云苒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再次睁眼,她死死盯着茶水水面。

  依旧是灰头土脸六亲难辨的一张脸。

  怎么会这样?

  她抬头望了望身旁三人,衣冠齐整,面容干净。

  李云苒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脑中一幅幅奇怪的画面闪过。

  大红嫁衣,陌生府衙,驱符遁逃,还有,整个皇宫尸横遍野,到处都是惨叫声,血流成河。

  这女的是谁?皇宫怎么会死这么多人?

  此时的李云苒脑中是满满的疑惑,她拼命的回忆这些画面。

  忽然,她脑中传来一阵刺疼,像是有人拿着针扎般,登时,她浑身一颤,脸色煞白,额头瞬间布满了豆大的汗珠,力气仿佛被瞬间抽空,茶杯再也握不住。

  哐当!

  随着茶杯落地,李云苒惨忽一声,抱住脑袋,拼命的摇晃。

  “姐!你怎么了?”

  “苒儿,你怎么了?”

  “苒儿,别吓母后。”

  三人慌忙围在李云苒身旁,紧张的问道,语气中满是担忧。

  “没事,缓缓就好。”李云苒抽着气连忙答道,让众人不要担心。

  “父皇,我去找御医。”云荣说着便要夺门而出。

  “别去,我没事。”李云苒连忙扯住云荣。

  “可是……”云荣迈不出脚步,只得回头。

  望着少年满是担忧的双眼,李云苒勉强笑了笑:“我没事了,现在不痛了。”

  “真的?”云荣一脸不信。

  “真的。”李云苒连忙点头,鼻尖一酸,两行热泪滑了下来。

  她记起来了。

  她入了秘境,登上山顶,被金光束缚,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

  眼前的一切,应该是幻境。

  “我信我信。”云荣见自家姐姐哭了,一脸无措,连忙拿出一方帕子帮她拭泪,“你别哭啊,我不去叫了还不行吗?”

  “对,不叫御医,我们身体好着呢。”

  “这样吧,我们吃完饭,待会再逛逛好吧,别哭了。”

  耳边轻柔的安慰,帕子丝滑的质地,指尖温热的触感,一切都那么真实。

  这一幕是那么似曾相识。

  云荣,她的双生弟弟,平时总是板着一张脸,一刻不停的监督自己修炼,却总拿耍无赖的自己没有办法,总是让着自己。

  云迟,慕容婉,她的父母,包容她,宠爱她的父母。

  有他们在,她就是云国,不,天下最幸福最尊贵的公主。

  多美的幻境啊。

  真想沉溺其中,再也不要醒过来。

  如果……如果,她能和父母一直在幻境中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沉溺其中又有什么关系呢?

  脑中飞速闪过这个念头,李云苒笑了。

  她微笑看着身边的三个亲人,微笑的对他们点头,微笑的接过帕子,自己擦拭:“好,我不哭。”

  “不哭就对了。”云迟无奈的摇摇头,“你都是大姑娘了,不能老是掉眼泪。”

  “好,都听父皇的。”李云苒微笑点头。

  “傻孩子。”慕容婉瞪了眼云迟,笑道,“别听你父皇扯,你是女孩子,有权利哭,长大了也有权利哭。”

  “好,也听母后的。”李云苒笑着答道,泪再次无声滑落,“我在父皇面前不哭,躲在母后怀里哭可好?”

  “这不行。”云荣正色道,“倘若你真那么做了,就是骗了父皇。”

  “那你说怎么办?”李云苒视线落在云荣脸上。

  眼前的少年皮肤白皙,面容干净,五官精致,与前世的自己足有八成相似。

  和煦的阳光,透过窗户撒在他脸上,泛起莹莹光晕,令云荣看起来愈加俊美。

  稍显稚嫩的脸庞此时紧绷着,正在思考李云苒提出的问题,活脱脱一副小老头的模样。

  多么熟悉的场景啊。

  李云苒眼泪流得更凶了。

  是这样的,以前的云荣总是这样,每次自己故意逗他,他就是这副表情。

  “这样吧。”云荣表情倏然一松,笑道,“以后我在姐姐前面挡着,保护你,不让别的人,或是别的事情能伤害到姐姐,这样你就不会哭了。”

  “好,听云荣的。”李云苒依旧点头,但再也保持不住微笑的表情,她眼泪夺眶而出,直接趴在桌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她的弟弟,要保护她的云荣,此时在大秦的皇室手中,不知道被炼成什么法器,生死未卜,正被人压榨每一分价值,直到吃干抹净。

  她怎么能沉沦在幻境中呢?

  下一刻,云苒猛地起身,一掌轰出,对象正是自己最亲的三个人。

  随着她一掌落下,幻境开始寸寸碎裂。

  她的至亲,父母与弟弟也随着幻境,化成点点金光,消散在天地间。

  李云苒无声流泪,透过模糊的双眼,与至亲默默道别。

  父皇,母后,我会手刃仇人。

  弟弟,我会将你救出。

  当最后一缕金光散尽,场景再次一变。

  李云苒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秘境的山顶。

  唯一不同的是,此时的她,已经站在了祭坛的第一个台阶上。

  试着动了动身体,居然没有丝毫阻碍。

  李云苒环视四周,发现所有人都站在了祭坛附近。

  与自己不同的是,他们都维持着同一个姿势,一脚踏在冰面上,一脚踩在空中,静止不动恍若雕塑。

  这是被困在幻境中了。

  原来,登上祭坛竟然是要冲破幻境。

  一个台阶应该代表一个幻境。

  也就是说,他们必须要冲破十三个幻境。

  李云苒没有急着登台阶,而是打算绕着第一层阶梯走一圈,先弄死一些人再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