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还记得前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皇子

我还记得前世 生木鱼 2548 2020.03.27 00:37

  踏入那喧嚣的地方,叶诚有些不适应,周围人嘈杂的很,都是些五大三粗的壮汉,汗臭味也是弥漫在空中。

  晚年深入于山,早已无法喜欢这样繁杂的世界了。

  青灵走在叶诚前面,她也不是很喜欢这个地方,但是木洛殿下要求,她也挺了挺胸脯走进店里。从刚刚走下马车,这木洛和青灵就跟吸引周围的目光。只因为这青灵打小在宫里受着教育,故有种天生丽质的大家闺秀之味。反倒是这重生于他世的叶诚,却没有任何公子模样,一副老成的感觉。

  此时,在注视之下,青灵走到了柜台,掌管柜台是个有些富态的老板:“呦,二位客人,可是要租总马车呐,有啥要求尽管提。”

  “老板,我们要一辆上好的马车,以及一名技术最娴熟的马车夫。”

  老板看着这青灵,眯着眼睛笑着:“姑娘一看就是大家闺秀,估计是哪位官家的闺女吧,您稍等,这就给您准备。”然后看了一眼身后的叶诚的模样,顿时心里有些害怕。

  皇城三皇子自小住在宫里,难得出门,寻常人家自然认不得。但这叶诚深入灵魂的煞气,也是难以遮住,虽是懒散的模样,但有经验的人也是能够察觉的。

  青灵和木洛找到角落的地方等着,这时屋外走进来一群人,各个穿著甲胄,但是毫无纪律,走进店里扫视着木洛青灵这群人。

  看到青灵,这群人嘴角开始玩味起来,其中几个人顿时心里起了歹心:“这姑娘倒是不错,陪着这旁边的小白脸,也是浪费。”看着木洛的身体,那些军人倒是嘲讽起来。

  “你们干什么?”突然那群人身后传来一声怒斥。紧接着出现一名身穿华服,腰间佩剑的男子出现。这人出现,周围人皆是不敢言语。那人目光冷峻,脸上的棱角较为分明,但年纪也与木洛年纪相差无几,大上几岁罢了。他目光扫视着面前的人,目光傲然:“老板可在?”他慢慢走到柜台前。

  “青灵,你可认得此人?”叶诚问道,本是刚来这天盛,这青灵说他是三皇子,他是不信的。因为身为皇子,身边却只配着一名手无缚鸡之力侍女,而且不称自己为皇子却是公子,这实在不在情理。如此一问,也好探探这青灵。

  “公子,我不曾知。”

  “你怎会不知道?这人带着队伍走进这地方,想必有些来头。”

  “公子,宫中女子,不出深宫。我也是因为您才能出来看看的,这段时间也才熟了这民间生活,打听些关于您的事情,这等将军我是见不到的。”

  “也好,不过你为何叫我公子?”

  “恩?公子是您说的呀,您忘了?”

  ……

  这叶诚随意惯了,带着这青灵也闲聊起来,借此了解些这里的事情。

  这番闲谈引起了那华服佩剑者的注意,他转头看向那肆无忌惮的叶诚和青灵,皱了皱眉头……

  “什么人在这里放肆?”那人手下对着木洛和青灵说到,然后众人目光锁在这两人身上。

  被这么大声喊到,木洛和青灵停下闲聊,看着喊话那人。虽说这青灵说来说去,他也没全信他的尊贵身份,但这这些士兵,的确不够他收拾的。木洛看着这群人,皱起了眉头,倒是青灵先说话了。

  “你们竟敢打扰公子休息!你们该当何罪!”青灵站起来,看着喊话那人,目光满是怒意。

  那华服者早已经在这官场摸爬滚打几年,又有人指点他,故不会肆意妄动。他举起手,示意手下安静下来,然后带着佩剑走到木洛面前,微微点点头。

  木洛看着那人,坐在椅子上微笑的点了点头。

  “大人如此对你,你竟敢……”

  “闭嘴!”佩剑者微微侧头说到:“有你说话的份?”那手下被呵斥后,推后了几步,不敢说话。

  “在下二皇子手下驻边将军副将王畅,自小在边疆军营长大,近日才来这皇城,这手下不懂规矩,如有冒犯公子的地方,也请见谅。”

  青灵在一旁刚准备说话,木洛使了使手势说到:“将军多礼了,我名叫江远,请多多关照!我这妹妹从小骄纵惯了,也请见谅。”

  “原来是江公子!幸会!不过我还有要事在身,不多聊了。”所谓,言多必失,王畅深知此理。随后,王畅然后转身离去,走向柜台。此时老板也来了,王畅和他低语了几句,然后向木洛点头离开。

  老板让伙计带着木洛二人去马车那里。木洛看着王畅的影子,心里有些打算。

  租到马车再回去的路上,青灵看着木洛,欲言又止。木洛看他这样,无奈的摇摇头:

  “你是不是想问刚才为什么自称江远?”

  青灵点点头,木洛看着青灵分样子,笑了起来。

  “本就是是打算离开这是非之地,自然不能招摇过市。”

  “公子说的是,可是公子您为何要离开?当初你们曾说父皇母后身边多人事,想留于竹林之中,守着父母。”

  木洛听到这样的话语,心里笑一下,换作平常人家也罢,生在这帝皇世家,竟有着这般愚蠢的想法,也怪不得些深居竹林,只有一个丫头陪他出来。

  “这段时间我也想明白了,既然已经封地于天盛永安地,就该守一方水土,造福这天盛王朝。”虽是这么说,不管他是否是真的皇子,些一世的他——木洛对这父母没有感情,只想安度终老。

  “公子!”青灵看着木洛,没有说出话来。木洛在她眼里仿佛一夜变了一个人,不再是那唉声载道,杞人忧天的木洛了。

  她晃过神来,突然说到:“对了,公子,你怎么会武功的?”

  “偷偷练得……”木洛躺在车上,说到:“等会搬东西的时候,喊着我。”

  “嗯。”青灵说到,但是青灵不会这么做,毕竟贵为三皇子。其实青灵也知道,此次怕是再难回那深宫了,这三皇子是被皇上特地谴走。看着木洛熟睡的模样,青灵轻声说到:“为公子,足矣。”

  皇城天勤府。

  “二皇子!”那王畅站在一名身着金绸缎制成的衣衫的人身后,从背后就能感觉到那人的威严与气质非凡,他就是木洛的哥哥——木阳。

  “马车的事情好了?”木阳背对着他说到。

  “嗯,是的。马车行老板准备召集全城最好的木匠赶制一辆最好的马车。”

  “嗯,这马车是给那位诸葛家的定制的,可不得马虎。交给你,我放心,虽说你是副将,但却是我的心腹。”

  “是!谢二皇子殿下提拔,二皇子我还有一事禀报。”

  “你说。”

  “我遇见了三皇子木洛。”

  “木洛?你怎认得他?这废物不是身居竹林嘛,你又是怎么见到的?”

  “回二皇子话,我与这宫中画师交好,这三皇子画像也有幸见过一次。今天在马车行,我曾见到他。”

  “马车行?难不成他想去那永安地了?也好,我这辈子全是见不到他了。”木阳转过身看着单膝下跪的王畅:“好,你就下去吧。”

  王畅退下后,木阳转身看着房间里的一切,嘴里微微露出一丝笑容:“这木洛,也就止步于此了,不成大器!”

  而远在那马车行边的酒楼上有名男子,他看着这皇城熙熙攘攘的街道,喝着酒淡然的一笑,躺在这酒楼的地上就呼呼的睡去了。

  谁也不会去管他,因为这家店是他的。谁不知道他是为啥这般快乐,只有喝着酒,睡着觉才是他的生活百味。

  他总说着:“吾醉,许是因知得多,许是因知得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