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藏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旧梦

藏珠 云芨 2094 2020.07.23 20:27

  “轰隆——”一声闷雷炸响,徐吟倏然睁开眼睛。

  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紧接着,有人温柔地抱住她,一边轻轻拍着后背,一边哄道:“阿吟别怕,打雷而已。”

  徐吟有些迟疑,这个声音是……

  “姐姐?”她带着几分不确定地说道。

  很快她得到了回应:“嗯。睡糊涂了吧?才丑时,再睡两个时辰不迟。”

  徐吟带着茫然躺下去,幽暗的光线里,看到姐姐替她掖好被角,躺到身边。

  都说人死前会回光返照,看见最期望的事,那现在这个,大概就是她心里最美的梦吧?

  天青色的帐幔轻轻垂落,上面的虫草绣纹栩栩如生。鼻端传来栀子花的甜香,漫漫然将整个人淹没。

  徐吟想起来了,这是在南源的时候,父亲还做着刺史,姐姐仍待字闺中,她记忆里最幸福的时光。

  她的屋外种了一株栀子树,每到开花的季节,那种甜得腻人的香气,能霸占整个曲水阁。

  就像她的少女时期,自由自在,浪漫热烈。

  “睡不着吗?”姐姐徐思转过身来,面对着她。

  徐吟看着眼前的姐姐,娇艳的面容,清亮的眼神,是十六岁青春明媚的模样,而不是后来那个雍容华贵,却满眼苍凉的徐贵妃。

  “姐姐。”她呢喃着抱过去,“我好想你啊……”

  义军破城的那一天,她赶去荧台,却迟了一刻。

  那里已经燃起漫天大火,烈焰中,姐姐冲她喊:“阿吟,快走!你要活下去,你要替姐姐活下去!”

  那是她们最后一次见面,算起来,已经过了大半年。

  她们姐妹俩,从来没有分开这么长时间。

  父亲去世后,姐姐被迫远嫁东江,方翼本不想放她走,可姐姐以死相逼,终于带她一起离开。

  在东江王府,姐妹俩熬过后宅看不见的刀光剑影,却再一次面临威胁。

  再后来,姐姐入宫,她也跟了去。

  十年来形影不离,直到死亡分开了她们。

  徐思有些糊涂,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了,想了想,大概是近来府里气氛太沉闷了,便柔声安慰:“没事,有姐姐在呢!”

  轻轻的拍抚,让徐吟的情绪缓和下来。

  她终于察觉到了异常。

  眼前的怀抱太真实了,肌肤的触感与独特的体香,都和记忆里毫无二致。

  这世上有这么真实的梦吗?

  却听徐思慢慢说道:“你别怕,父亲一定会醒过来的,季总管已经派人去寻访名医了。听说雍城有位姓黄的大夫,曾经做过御医,因为脾气耿直,得罪了权贵,一气之下辞官回了乡。他医术高超,曾经治愈过脑疾,一定有办法让父亲醒来的。”

  徐吟有些发怔。

  那位黄大夫她记得,当初父亲坠马陷入昏迷,看遍名医都不管用,卧床的最后时刻,他们曾经对他抱有很大的期待。可是这位黄大夫还没来,父亲就突然发病去世了。

  所以说,这是父亲去世的前一刻?

  为什么会梦见这个时刻呢?那是她最不想回忆的事呀!

  想什么来什么,外头忽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静夜里惊得人心口一跳。

  值夜的婆子去应门,不多时,姐姐的贴身侍婢夏至急匆匆进来,脸色煞白,甚至忘了禀报。

  “小姐,三小姐,季总管请你们快去正院!”

  这个快字,透着非一般的紧急。徐思连忙坐起,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夏至一边指使丫头拿出姐妹俩的衣裳,一边答道:“似乎是大人的病情有变。”

  徐思不再说话了,飞快地换好衣裳,梳了个简单的发髻,便去拉徐吟的手:“走,我们去看父亲。”

  徐吟整个人还是懵的,稀里糊涂地让丫鬟伺候着换好衣裳,被徐思拉出了院子。

  正值五月,天气本就炎热,偏偏今日光打雷不下雨,越发闷得不行。

  徐思拉着她的手,很快汗津津的。

  但她顾不上,拉着徐吟埋头走路,恨不得立刻赶到正院。

  丫头提着灯笼,在前头带路,徐吟一路看着熟悉的景象,奇怪的感觉更浓。

  这景物也太细致了,死前的梦,原来这么逼真的吗?简直和时光倒流一样。

  正院到了。

  半夜时分,里里外外却站了很多人。

  她们一到,就被人迎了进去:“大小姐,三小姐!”

  徐吟看着这些脸庞,一张张如此鲜活。

  门口站的是护卫,他们一直保护着父亲的安全。廊下守着的是小厮,主要伺候父亲的起居。还有刺史府的诸多僚属……

  生动得像真人一样。

  徐思拉着她,跌跌撞撞进了门。

  看到床上躺着的人,她喊了一声:“父亲!”便扑到床前。

  徐吟跟着她,跌在脚踏上,膝盖疼了一下。

  这疼痛感也是这般真实。

  徐思抬头问:“季总管,父亲怎么了?”

  床前站的中年男人叫季经,是父亲出仕第一天起,就跟在身边的心腹。

  徐家并非豪族,南源的一切,都是父亲亲手打拼出来的,这里头有季经的一份功劳。可后来方翼得势,季经就死了。

  此时此刻,季经满脸悲痛,说道:“大人忽然抽搐呕血,止都止不住,大夫说……怕是不成了。”

  徐吟呆呆地抬起头,看着床上的人。

  他脸色青灰,瘦得不成样子,嘴边还有溢出的血丝,身体轻微地抽搐着。

  是父亲!父亲死前的样子!

  徐吟瞪大眼睛,眼前的景象和久远的记忆慢慢重合到一起。

  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一切看起来像是真的?她甚至闻到了父亲身上那种卧床太久的淡淡腐味,不管下仆照顾得多细心,这味道总是洗不掉。

  “父亲……”她喃喃唤着,想要去握一握这只枯瘦的手,是不是也一样真实。

  身后有人急步进来。

  季经看到对方,急切地问:“方司马,你终于回来了!怎么样?大夫请来了吗?”

  方司马?

  徐吟停顿了一下,封存的意识被这个称呼唤醒。

  那人的声音充满歉意:“季总管,我快马先回来的,黄大夫要明天才到……”

  熟悉的声音,终于让徐吟的神智落了地。

  她转过头,看到前一刻才同归于尽的仇人出现在眼前,到死还没消去的恨意,瞬间燃烧起来。

  “方翼!”徐思正沉浸在悲伤中,忽然听到身边的妹妹怒喝一声,抬手抄起茶盏,摔了过去。

举报

作者感言

云芨

云芨

替换第一章。

2020-07-23 20:2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