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藏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藏珠

云芨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0.07.22上架
  • 13.09

    连载(字)

7.97万位书友共同开启《藏珠》的古代言情之旅

盟主离砚 盟主灯烛光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楔子

藏珠 云芨 2005 2020.07.22 09:45

  大周新业八年,边陲小镇凉川的一间客栈内,说书人口沫横飞,讲着半年前的旧事。

  “义军杀入城来,宫人四散逃命,幽帝独自坐于龙椅,正暗自神伤,忽然有一美人盛妆而来,不由惊呆,徐贵妃竟然没走!”

  “却见徐贵妃行至近前,牵住他的衣袖,哀声问:‘陛下不要臣妾了吗?’幽帝又是酸楚,又是爱怜,回道:‘朕怎会不要爱妃?只是亡国在即,朕不想连累于你。爱妃且回去吧,那昭国公号称仁义之师,必不会伤害于你……’”

  “徐贵妃却道:‘陛下莫要再说,昔日臣妾曾立誓与陛下同生共死,如今臣妾便是来兑现承诺的。’”

  “……二人共赴荧台,在这座为贵妃所建的高台上,如往日一般饮酒作乐,身影逐渐被大火吞没……”

  说书人将亡国帝妃的故事讲得哀切动人,有客人听罢,感叹道:“一代佳人,就此香消玉殒,真是可怜可叹!”

  此言立刻遭到反对:“有什么可怜的,这妖妃自焚而死便宜她了!若非她魅惑君上,大周何至于亡国?”

  前头那位客人辩道:“话不是这么说。治国之策,出自皇帝与臣工之手,与后宫妇人何干?”

  此人却愤愤不平:“你别忘了,她不止亡过一个。徐氏初嫁东江王,若非她与其妹挑拨离间,东江王也不会与朝廷生隙,以至于李氏灭族!其妹更是狠辣,因意外毁了容貌,迁怒东江王,杀了人还不够,竟还拖出来鞭尸。此等毒妇,不死天理难容!”

  这段过往,没多少人知道内情,众人不禁好奇心大起。

  “徐氏初为东江王侧妃,这事我知道,不过东江王之死,竟与她们姐妹有关?”

  “徐氏之妹,便是那位明珠郡主吧?甚少听说她的事,原来竟是这般狠毒的女子?”

  众人这般反应,此人大为振奋,当即绘声绘色,说起徐氏姐妹在东江的行径。

  什么设计陷害正妃,毒杀王府子嗣,馋言挑拨属臣,眼见事败,转头出卖东江王等等。李氏灭族之日,徐氏进宫为妃,还为其妹讨得郡主封号,姐妹俩踏着累累尸骨,风光无限,简直人神共愤。

  滔滔不绝之际,忽听座中传出一声轻笑,似有嘲弄之意。

  此人说得兴起,当即不悦:“谁在笑?”

  大家将目光投到角落,那桌主位上的男子斗笠压得很低,遮去大半张脸,只看到嘴角上扬,似乎就是他笑的。

  众目睽睽之下,男子连头都没抬,自顾自饮酒。他身旁一名文士含笑回道:“没什么,我家公子想笑就笑了。”

  这话拆台的意味太浓,此人瞪过去:“在下说的好好的,贵家公子忽然出声,莫非觉得哪里说错了?”大有说不上来就道歉的意思。

  他不依不饶,文士转头看了眼,见自家公子没有阻止,就站起来拱了拱手,准备真正拆一回台。

  “阁下说的很精彩,只是鄙人昔日恰巧到过东江,所知似有出入。”

  “哦?哪里有出入?”

  文士展开折扇,说道:“其一,徐贵妃之父乃是已故南源刺史徐焕,他膝下只有二女,曾有意留长女招婿继承家业,连人选都定好了。这好端端的,徐氏如何就成了东江王的侧妃?”

  听众里,有人忍不住:“到底为何?”

  文士笑了笑:“因为,徐氏姐妹早有美名,那东江王李达觊觎已久,趁着徐焕亡故之际,强讨了去。纳了姐姐,还意图染指妹妹,逼得其妹自毁容貌,才得以存身。”

  不等众人吃惊完,他马上接下去:“其二,李氏灭族,则是因为东江王有了不臣之心。诸位别忘了,原来的东江王世子另有其人,这位东江王乃是谋害了兄长承的爵。他狼子野心,早就叫幽帝猜忌了。大军征伐之事,岂是后宅能左右的?莫要把戏文当真。这位先生,你说是不是?”

  被他点到,说书人呵呵笑了笑,不好意思地道:“帝妃自焚是真,但故事是小可编的,诸位客官听了欢喜,我也好讨个赏钱。”

  众人哄了一声,说笑起来。

  “原来是假的,我说呢,怎的连他们说什么话都知道,像躲在床底下似的。”

  “可不是?我寻思着先生也没离开过凉川啊!”

  说了几句,话题又拐回来。

  “照这么说,徐贵妃也是可怜,失了父亲庇护,先被东江王强占,又叫幽帝夺了去。”

  “东江王逼得姑娘家自毁容貌,怪不得要鞭他的尸!”

  “姐妹俩无依无靠,偏又有着绝世美貌,定然吃了不少苦……”

  那人眼见被抢了风头,叫道:“你们别听他胡说,他只是到过东江,我可是东江人,怎么可能没他清楚?”

  这话拉回了众人的注意力。

  文士笑了一声:“不错,阁下非但是东江人,还是已故东江王妃魏氏的族人。自得了徐氏,东江王便冷落正妃,慢待魏氏,你们深恨徐氏姐妹,把亡国灭族的罪名推到她们头上,也是可以理解的。”

  听得这话,此人面露惊慌:“你、你怎么知道……”

  文士指了指他腰间:“想来你还惦记着昔日的荣光,家徽都舍不得收起来。”

  此人没想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居然还有人认出魏氏家徽,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原来你是魏家的人,这么说,什么毒害正妃,残害子嗣的话,也未必可信了?”

  “害你们魏家的,应该是东江王才对,何必迁怒两个弱女子?”

  “就是就是。”

  这人还想争辩,可已经没人听他了,最后恼羞成怒,愤而回房。

  没有人在乎他的离开,众人意犹未尽,又问说书人:“你既编得出故事,可见对徐家略有所知。徐氏如何被东江王所得,也编来听听。”

  说书人笑着拱手,说道:“诸位既然想听,那就讲一讲。说起徐氏,还要提一个人。此人出身寒门,却才华过人,得徐焕青眼,收入门下……姓方,名翼……”

  ……

  楼上的客房里,有人捏着胡子点评:“这人说话倒也公允,看来世上也不全是有眼无珠之人。”

  他说话腔调颇为奇怪,比寻常男子尖细,却又没有女子的柔和,就像是……太监。

  话音才落,就被人嘲笑了:“老余,别再摸你那胡子了,等会儿掉光了可长不出来。”

  老余狠狠瞪了他一眼,气哼哼向窗边的人告状:“三小姐,你看他!”

  那边坐着个身段婀娜的女子,半张脸覆着面具,另外半张隐在阴影里,看不清模样。

  她没搭腔,垂着眼皮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余收了笑,轻声问:“怎么了?他们有问题?”

  女子摇头,声音低柔:“没有,只是觉得那人有点眼熟。”

  “谁?”

  “那个公子。”

  老余回忆,那位文士口中的公子,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只笑了一声。脸又遮得严实,穿着就像个普通的江湖人,根本看不出来历。

  “三小姐……”

  窗户忽然被轻轻敲响,另一个年轻人眼睛一亮,几步过去打开窗,一个精瘦的汉子猴儿似的钻进来。

  “怎样?”他问。

  那汉子抹了把脸,回道:“弄清楚了,他就睡在南边第二个房间。”

  老余正要说话,女子已经站了起来,干脆利落摘下墙上的长弓:“走!”

  于是三人默不作声揣好家当,一一跟着她翻窗出去。

  凉川驿就在近旁,客栈那些人并不知道,今晚歇在这里的,就有一个故事里的人物。

  方翼,寒门出身,少有才名。初为南源司马,刺史徐焕过世后,代履其职。其后幽帝登基,天下纷乱四起,先靠东江王,再投昭国公。

  如今天下十几路反王,死的死,败的败,大部分销声匿迹,昭国公俨然下一代共主。方翼正是春风得意之时,也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这边陲之地。

  探听消息的汉子说:“他们来追杀一个人,奉的是昭国公世子的命。”

  老余啧啧道:“如今正是昭国公称帝的关键时期,能让昭国公世子分心,这个人一定不得了。”

  不过也就这么一说,这事他们不感兴趣。

  方翼要杀谁无所谓,他们只要方翼死。

  四人到时,凉川驿安安静静,只有熟睡的鼾声。

  精瘦汉子和年轻人分头行事,很快火光四起,烧红了半边天。

  驿卒出来喊人,客栈里大家纷纷跑出来看热闹。

  “哪里走水了?好像是驿站?”

  有人庆幸不已:“我们原本想住驿站,但是来了个大官,把别人都赶出来了。幸好啊,不然这会儿被烧的就是我们了。”

  “这么说,只有那个大官被烧了?”

  “好像是……”

  “可真是活该……”

  人群里,有人盯着驿站方向,神情变幻不定。

  文士轻声:“公子?”

  男子举步向前:“去看看。”

  离驿站数十步,他忽然停住脚步。

  文士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不由屏住呼吸。

  废弃的城墙上,有人长弓在手,有如一只等待的猎鹰。

  驿站里的人被吵醒,发现着火,急忙跑了出来。

  那人找到了什么,手一松,利箭破空而去。

  目标应声而倒。

  “方大人!方大人!”护卫喊了几声,却没得到回应。

  “三小姐!”老余激动地喊,“中了,中了!”

  女子跃下城墙:“走。”

  周围火光热烈,院子里已经空无一人。

  女子走到尸体旁,蹲下身去探鼻息。

  这时,尸体突然暴起,恰巧一根着火的柱子掉下来,女子无处可退,被他抓住脖子。

  老余大惊,想要救援,却让柱子挡住,喊了一声:“三小姐!”

  女子受制于人,却无惧色,只冷冷道:“方翼,你的死期到了。”

  方翼口鼻溢血,英俊的面容扭曲如恶鬼,既惊且怒:“徐吟,没想到你还活着!”

  “你都没死,我怎么能死?”她微微笑着,“我得送你去黄泉给姐姐谢罪啊!”

  “那你也休想活着!”

  女子笑出声来:“我本来就活不了,我身上的金蚕蛊毒,不就是你下的吗?你给我下毒,逼迫姐姐进东江王府,叫她受尽苦楚。怎么,装纯良装得自己都忘了?”

  方翼瞳孔一缩:“你……”

  “就算今日不死,我也不过多活一年半载,能在死前让你失去梦寐以求的远大前程,我可太开心了!”

  说罢,她拔出袖子里的匕首,向后斩去。

  ……

  火光中,她摸了摸脖子,似乎流了好多血。

  原来姐姐死之前,是这样的感觉。没关系,她们姐妹终于能在九泉下相逢了。

  眼睛闭上之前,她好像看到有人破开火光冲进来。

  “徐吟!徐吟!”

  这是谁?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

  她想睁开眼,可已经没有力气了,就这样慢慢坠入黑暗。

举报

作者感言

云芨

云芨

这个故事应该是江湖风的,所以重新写了,希望大家喜欢。   涉及原先剧情的章评已删除,但语音删不了,请不要在意。

2020-07-22 09:4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