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藏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虫尸

藏珠 云芨 101 2020.08.04 00:08

  黄大夫奇怪地看着他:“你觉得应该有什么病?”

  方翼顿了顿,道:“晚生只是费解,去请您的时候,大人看起来很不好的样子。”

  “哦,这个啊!”黄大夫说,“老夫刚才说了,可能是庸医看错了。”

  方翼不死心:“脉相上也看不出来?大人先前瘦成那样,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不像没事的样子。”

  “这谁知道?我又没看到。”黄大夫极不负责任地说。

  方翼无言以对。

  “不过……”黄大夫又说了两个字。

  方翼一下子提起了心:“什么?”

  黄大夫摸着胡须,沉思道:“老夫见到徐大人,感觉他精血亏空严重,像是之前被什么东西啃了。”

  “那东西呢?”

  “没找到啊!”黄大夫挥挥手,“管他呢,反正老夫没见到,只对自己见到的负责。”

  “……”

  外头有人问:“黄大夫,给您找了两件换洗衣裳,您来试试合适吗?”

  “你们办事还挺快。”黄大夫喜滋滋,“行,老夫马上去试。”

  他看着方翼:“你……”

  方翼道:“晚生在这等着。”

  “行。”黄大夫不疑有他,对药童道,“三七,这里你守好了。”

  “知道了,师父。”

  黄大夫出去了,屋里只剩下方翼和药童两人。

  药童向他施了一礼,便拿了个药钵,坐在病床前慢慢碾着。

  方翼回了个笑,收回目光,看向另一边。

  不能接近病床,他没法找蛊虫的下落,只能细想黄大夫刚才的话。

  精血被什么东西啃了,符合蛊虫吸**元的特性。可大人现在脸上出现了血色,是蛊虫没了吗?

  好端端的,怎么会没了?那苗人明明说过,除非宿主死去,否则蛊虫就如同附骨之疽,绝对不会消失的。

  他的目光漫无目的地扫过,忽然瞧见茶桌上放着几件衣物,上面红斑点点,似乎是血迹。

  方翼心中一动,走过去。

  这好像是先前吐了血的贴身衣物,都已经两天了,为什么还放在这?

  季经管家甚严,绝对不会允许下仆这样偷懒,那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方翼看了眼药童,见他只盯着病床,就慢慢翻看起来。

  该不会蛊虫阴差阳错被吐出来了吧?

  翻着翻着,好像看到衣领间夹着一颗米粒样的事物,他心中一跳,正想仔细看清楚……

  门忽然开了。

  徐吟惊讶地看着他:“方司马,你在啊!”

  方翼垂着手,神情自若地向她点头:“三小姐,我来看大人。”

  “哦。”徐吟漫不经心应了声,踏进门来,“黄大夫呢?”

  “去试衣服了。”

  徐吟没说什么,扫向他身边的茶桌。

  方翼很自然地问:“这不是大人穿过的吗?为何放在这里?”

  “是黄大夫要的。说是看看父亲那晚呕的血有没有异常。”徐吟说完,转头问药童,“查出来了吗?”

  药童起身施了礼,答道:“师父还没有看。”

  “哦。”徐吟像是对这件事没兴趣了,过去看父亲。

  方翼问:“三小姐,大小姐不来吗?”

  徐吟抽空回了他一句:“姐姐今天陪祖母用饭。”

  “这样啊……”方翼停顿了一下,说,“那我先告辞了。”

  徐吟无所谓地摆摆手。

  方翼便拱了拱手,退出了屋子。

  原本在看药童碾药的徐吟,慢慢直起身,看着他走出去,目光幽冷。

  方翼的背影消失,季经和黄大夫走了进来。

  “三小姐。”

  徐吟向他们扬了扬下巴:“查一下吧。”

  黄大夫翻了翻,说:“没了。”

  药童放下药钵,禀道:“师父,他停在那好久了,我没敢回头。”

  季经眉头紧皱,嘴唇抿紧,好一会儿才道:“三小姐,真是他吗?”

  “你不是看到了吗?”徐吟淡淡道,“眼见为实。”

  “可是……”季经实在不能接受,可是了半天,也没可是出来。

  徐吟轻轻道:“季总管,你想一想,要是父亲醒不过来,谁会得到最大的好处?”

  季经沉默许久。

  倘若前晚大人真的走了,那么他以后就奉小姐为主了。依大人的意思,大小姐八成会招方翼为婿,到那时,他就会成为刺史府的新主人。

  “太着急了啊……”季经喃喃道。

  大人还在壮年,将来必能更进一步。方翼自己也很年轻,二十出头何必争着掌权?何况,他和大小姐连婚约都没定下,谁知道会不会有意外?

  季经想不通。何况……

  “大人对他恩重如山,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或许,就是恩太重了吧。”徐吟道,“时时刻刻被人提醒,一直欠着债的感觉可不好受。”

  “若是如此,也太狼心狗肺了!”季经狠狠捶了下桌。

  徐吟神情更加淡漠。这算什么?跟后来做的事比起来,下毒算什么?他还能做出更加狼心狗肺的事。

  季经抹了把脸,问:“三小姐,怎么处置他?”

  徐吟没回答,瞥了眼黄大夫。

  黄大夫刚把蛊虫倒出来端详,接收到她的目光,哈哈一笑:“老夫就是个大夫,你们府里的事,跟我们没关系。”

  然后把他们往外赶:“你们要议事出去说,这里只治病。”

  看,他这么上道,可千万别灭他的口。

  徐吟不由笑了下,施过礼,便出去了。

  ……

  方翼直接回了家。

  连母亲过来问话,他都顾不上,把自己关进屋子,小心翼翼地摊开手。

  手心躺着只白色的虫子,已经成了干尸。

  虫子太小,他仔细看了许久,都没分辨出是不是金蚕蛊。因为他喂的时候,还是一只虫卵。

  金蚕蛊,顾名思义,应该是一只金色蚕虫样的蛊,这确实像蚕虫的样子,不是金色应该是刚孵化不久,还没长成的缘故。

  方翼想了半天,最后将这只虫尸放进一个笔盒里。

  黄大夫从头到尾没发现蛊虫,刺史府里也没人识得它,看来就是徐焕运气好,恰巧将之吐出来,才保住了性命。

  他冷笑一声。那个苗人吹什么牛?明明能吐出来,却说什么附骨之疽不死不休。

举报

作者感言

云芨

云芨

还有一章,痛哭流涕!

2020-08-04 00:0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