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藏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 蛊虫

藏珠 云芨 2084 2020.07.24 22:19

  “阿吟!”徐思惊叫一声。

  这变故让大家惊呆了。

  方翼伸手挡住茶盏,碎瓷落地,发出尖锐的声音。

  他神情惊疑:“三小姐……”

  徐吟的怒意在胸中翻涌,父亲被害,姐姐惨死,哪怕杀了方翼,都不能消去她的愤恨。

  “阿吟!”可她忽然被抱住了,熟悉的怀抱里,姐姐叫着她的名字,“阿吟,你别迁怒,方司马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会那么巧,父亲就发病了……”

  徐吟怔怔地站着,意识慢慢回归。

  姐姐,姐姐是活的!

  她转回头,看着这一切。

  这是真的,竟然是真的!

  她再也顾不上方翼,回身扑到床前:“父亲!”

  父亲还没死,尽管枯瘦得不成样子,尽管性命危在旦夕,可他还没死!

  老天竟让她回到了年少时。

  那些叫她痛苦不堪、夜不能寐的失去,都还没发生,她最珍爱的亲人,都还在眼前!

  徐吟抱住父亲的手,眼泪潸潸而落。

  她这样伤心,带得徐思也跟着落泪,跪在床前痛哭:“父亲……”

  姐妹俩的悲痛,感染了众人,门外跟了徐焕多年的下属们,纷纷擦起了眼泪。

  大人正当壮年,正是建功立业的时候,没想到就遇上这样的事,真是天妒英才。

  还有两位小姐,自小丧母,如今又没了父亲,实在太可怜了。

  季经的眼睛里也含了泪,要说僚属里对徐焕感情最深的,莫过于他。从徐焕入仕,他就跟在身边,从区区一个县丞,做到如今的刺史。

  “小姐……”方翼想上前安慰。

  季经拦住了他:“两位小姐正悲痛,还是不要打扰她们了。方司马,辛苦你跑这一趟,且去休息一会儿吧。”

  方翼看了床上的徐焕一眼,不知为何有些不安,但是又想不出有什么问题,只得退出去,将空间留给即将与父亲分别的姐妹俩。

  这一会儿时间,徐吟终于消化了这件事,心里有了决断。

  既然她回到父亲死前的这一刻,那就是老天给了父亲活命的机会。

  她一定要想法子救回父亲!

  “季总管。”她哑着声音开口。

  季经听候吩咐:“是,三小姐。”

  徐吟垂着头,身躯微微颤抖,仿佛悲痛过度的样子,说道:“让他们都退下吧,我和姐姐想安静地陪着父亲,走完最后一程。”

  季经犹豫了一下,看到徐思痛哭的样子,心里叹了口气,应了:“是。”

  在他的示意下,人都退了出去,屋中只剩下姐妹二人。

  外头的僚属里,还有人抱着侥幸的心思,质问季经:“你怎么就让人出来了?不能再救一救吗?”

  季经红着眼睛,语气沉沉:“几位大夫都说无能为力,救不了了。”

  从他嘴里听到这句话,有些重情义的,当即哭出声来。

  院子里悲声一片。

  随即赶来的老夫人眼前一黑,立时厥了过去。

  哀伤的人群里,方翼掩面,看起来好像跟着在哭。人人哀痛的时刻,没有人留意到他。

  屋内,徐吟在门关上的瞬间便坐起来了。

  有件事,她先前怀疑过,现在终于可以确认了。

  为了逼迫姐姐嫁给东江王,方翼曾对她下了一种蛊毒,令她在九年间受尽折磨。

  后来她发现,自己发病的症状,和父亲有相似之处,心里就存了疑虑。

  方翼既然能对她下毒,自然也能对父亲下毒。莫非父亲并不是死于坠马,而是毒发身亡?

  蛊毒不同于一般的毒,它出自苗寨,世人很少知道它的存在。有些奇妙的蛊毒,只要不发作,就毫无症状。

  姐姐后来替她四处求医,能诊出蛊毒的大夫少之又少。她硬生生扛了好几年,后来姐姐进了宫,广寻医士,终于找到一个能克制蛊毒的神医,才熬到杀了方翼。

  她求医实在太晚了,金蚕蛊已经养成,只能克制,无法根除。

  但父亲如果也是中蛊,现下不过短短一个月,金蚕蛊还小,定能彻底清除!

  如此想定,徐吟伸手揭开父亲身上的薄被。

  徐思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迷茫地抬起头:“阿吟?”

  徐吟脸上已经没有半点眼泪,她目光如电,扫过父亲全身上下,寻找金蚕蛊所在之处,口中说道:“姐姐,我先前做了一个梦,或许有办法救父亲了。”

  “什么?”徐思脸上还挂着泪,没醒过神来。

  徐吟没再回答,专心回忆着神医救治自己时说的话。

  “金蚕蛊入体,才是真正培养的过程。它喜欢吸食人体精元,所以会藏在经络里,尤其各个穴道,是精元通流要道。只要吃饱了,它就会安安静静,但要是让它去了不该去的地方,那只能死了。”

  她中了金蚕蛊,九年而不死,因为蛊虫只是在啃噬她的精元,并没有进入死穴。父亲身上的金蚕蛊还小,会突然病发,定是进了某个要命的地方。

  会是哪里呢?

  百会,神庭,太阳穴……

  徐吟一个个找过去,片刻后,目光停住了。

  膻中。

  她轻轻贴上去,果然感觉到轻微的鼓动。

  徐吟看了看,父亲头上还留着大夫急救的银针,便飞快地拔了下来。

  “阿吟!”徐思被她惊呆了,“你这是……”

  “姐姐,你去找一找,屋里有没有小刀。”徐吟没功夫解释,反而指使她做事。

  徐思只犹豫了一瞬,便听从了。

  她相信妹妹。

  等徐思拿回裁纸用的小刀,徐吟已经将银针一一插进父亲胸前的几处穴道。

  徐思竟不知道,日夜相处的妹妹竟然还会针灸,心里又惊又喜。

  阿吟从没学过医术,她忽然会这些,定然有奇遇。刚才说什么做梦,莫非是神仙托梦授仙术?

  眨眼间,徐吟已将父亲胸口插满了银针。

  膻中处微微鼓动的东西,在银针的逼迫下,慢慢往其他地方爬去。

  徐吟长出一口气。

  这只蛊虫果然很弱,只是断了精元流通,就受不了要爬走。

  父亲有救了!

  待到那微鼓之处远离死穴,爬到手臂处,她手里刀落,飞快地划过皮肤。

  “噗嗤——”鲜血喷溅出来,一只米粒大小的虫子,被她挑了出来。

举报

作者感言

云芨

云芨

大家好。明天开始,还是晚上更新。这是个新的故事,也是我没写过的风格,希望没有写坏它——8.7

2020-07-24 22:1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