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藏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探病

藏珠 云芨 2001 2020.07.29 23:23

  姐妹俩随后将这消息带给祖母。

  徐老夫人高兴得直念佛,病都好了一半。

  二老爷徐安也很高兴。他没什么本事,原就是靠兄长吃饭的,本指望儿子有出息,可兄长好像有意把家业传给女婿。侄女婿哪有兄长来得好?他巴不得兄长多活几年,好带带儿子。

  徐思在里头陪老夫人说话,徐吟向来不耐烦这个,独自在外间靠着窗看鱼。

  看到二叔掩不住的喜气,她冷不丁说了句:“二叔很高兴啊!”

  徐安愣了下,没到这个侄女还会主动跟他说话。徐吟打小就是副怪脾气,除了她爹和姐姐,跟旁人都不亲近,哪怕在祖母面前,也是敷衍居多,跟他这个二叔更是没话。

  不过,侄女都开口了,他也不能不理人。

  徐安笑道:“这是喜事,二叔当然高兴。”

  徐吟点点头:“父亲好好的,我们全家才能过得好。不然,在别人手底下混饭吃,可没有那么容易。”

  徐安总觉得这话听着怪怪的,难道她也不想叫外人继承家业?

  但这种话,不好跟孩子说,徐安就没接。

  他不说,徐吟却要说。她看着窗外的鱼缸,道:“父亲喜欢方翼,有意栽培他。可我总觉得不太好,他到底姓方,不姓徐。”

  徐安的眼神一下亮了。

  没错,就是这个话!哪怕招的女婿,那也不是自家人啊!

  但是这话徐吟能说,徐安不能说,不然旁人还以为他想夺长兄的家业。

  于是他含糊地道:“你父亲这么想,定有他的道理。”

  徐吟撇了撇嘴:“父亲也不是全知全能的,我瞧这些日子,方翼太殷勤了,每天进府探病,主动外出求医,连祖母跟前都忙着讨好,好像迫不及待要当刺史府的主人似的,让人不舒服。”

  她这一说,徐安心里那根刺也难过起来,违心劝道:“他做得挺好的,等你父亲醒来,自有定论。”

  “是啊!”徐吟点点头,露出一丝笑意,“他这下可落空了,父亲要醒了,就算他想上位,最起码也得等二十年。”

  徐安不禁点头。兄长身体一向很好,如今不过将将四十,再干二十来年完全没问题。

  “这是好事啊!”他说。

  徐吟继续道:“等父亲醒了,我就跟他说,还是大哥好,他生病的时候,大哥兢兢业业在衙门理事,每天来问一声,也不多打扰。不像某些人,天天问得殷勤,正事没干几件,只会讨巧。”

  徐安眼中划过惊喜,脱口而出:“真的?”

  说完又觉得自己太急切了,连忙找补:“你大哥很想帮忙做事的,就是不会说话……”

  “我知道的。”徐吟笑着说,“我们姐妹三人,只有大哥一个兄弟,我当然帮着大哥了。”

  听着这话,徐安跟喝了蜜水似的,通身舒畅。

  这个侄女儿,平常看她胡闹,看来大道理还是明白的。

  “你大哥也会帮着你的,他从小疼你,你是知道的。”

  徐吟笑着点点头。

  要说起二叔的一双子女,跟她还真不亲近。倒不是有什么不好,而是她双方脾性不合,玩不来而已。

  不过,好赖都是自己的家人,总比方翼那个忘恩负义的贼子强多了。

  ……

  第二日,僚属们齐来府上探病,季经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们。

  万嵩哈哈大笑:“就说大人是个有福的,看来很快就会醒了。”

  金禄很欣慰:“大人早些醒来,我们也有了主心骨。”

  方翼也想凑趣说一声,却被万嵩拍在肩上的一巴掌打断:“小子,多亏你带神医回来。大人好了,该你记头功!”

  金禄推开他的手:“方司马如今是司马了,你还小子小子地叫,像话吗?”

  “哦,”万嵩想起他将来的身份,轻轻打自己的嘴,“我的错,以后不乱叫了。”

  方翼笑吟吟:“无妨的,我在万将军面前,永远都是小辈。”

  万嵩就喜欢他这么上道,拖着他进去探病。

  床上,徐焕还是那样无知无觉地躺着,但是今天的样子,比前夜好太多了。

  脸色不再灰败,看着似乎有了一点血色。

  方翼心里一咯噔,这瞧着确实像大好了。怎么回事,蛊虫呢?

  不等他细看,季经说:“黄大夫来了。”

  其他人当即过去询问病情,方翼只得也跟过去。

  “挺好的呀!”黄大夫说,“火急火燎地请老夫过来,还以为是什么重病,没想到就是亏了气血。这病很好治的,慢慢补着就是了。”

  “几天能醒?这我哪知道?补好了就醒了。”

  “前天差点没了?庸医看错了吧?你们自己瞧瞧,这哪像是病危的样子,也就是瘦了些,谁叫躺太久了呢?”

  “你们别围在这,吵着病人休息了。走走走。”

  一行人被赶出来,心情却极好。

  “难道真是看错了?也许那晚大人根本就没事,老季,你不是吓唬我们吧?”

  季经不乐意了:“大人一口一口呕血,又不是只有我瞧见。”

  “那怎么一下子就好了?”

  “我怎么知道?大概是神仙显灵吧!”

  方翼扭头看过去,屋里安安静静,和平时一样。

  “行了,大人没事,你们赶紧回去干活吧。”

  “啧啧啧,好你个老季,现在就赶我们走了。”

  “那咱们就走呗,要不是来看大人,谁理他!”

  “说的是。”

  几人走了几步,看到方翼还在原地。

  “方司马?你不走吗?”

  万嵩挤眉弄眼:“我们只是来看大人的,他还有别人要看呢,怎么能现在走?”

  几人露出会心的笑,道:“那我们先走了,方司马,等会儿见。”

  方翼笑了笑,默认了。

  待他们走远,他试探着问季经:“季总管,那我……”

  季经道:“大小姐去老夫人那里了,过一会儿才会来。方司马愿意的话,就在这等会儿吧。”

  方翼点点头。

  “那我先去理事了,请自便。”季经施过礼,就走了。

  方翼目送他离开,慢慢回到屋中。

  这黄大夫脾气古怪,不喜欢人多,此刻仆从全都守在外头,屋里只有他和一个药童。

  方翼目光闪了闪,上前问道:“黄大夫,大人真的没有别的病吗?”

举报

作者感言

云芨

云芨

改掉!

2020-07-29 23:2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