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不可名状的成仙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道士下山

不可名状的成仙之路 树蛙555 2393 2020.07.01 10:55

  第三章道士下山

  原本已经回到观中的中年道人,抬头看着满天繁星长叹一声:“你生来孤星照命,命犯杀破狼,一旦下山,必掀起腥风血雨。只盼望你牢记为师的教诲,少造无谓的杀孽……”

  孤独的道人茫然地站着,突然听到一声婴儿的啼哭,转过身发现一赤身裸体的男婴出现在道观门口的空地,仅裹着一块衣角,上面用古怪的文字写着三行血字。

  老道士虽然见多识广,却完全看不懂那行字,只觉凄厉非常。

  “长清走了,老道却又有了一个徒儿,这莫非是天意!”

  道人将婴儿抱起后面色一变,却是看见了婴儿背上的太极图。

  他不禁仰天长笑:“先天道体,阴阳自成!三清祖师在上,我道门必将大兴!”

  “你的道号就叫做少清吧,再取个小名……”

  道人看着眼前的小溪,正有一条红色的锦鲤从面前游过。

  “就叫鱼儿!”

  时光荏苒,一晃十八年过去了。

  一个样貌清秀的少年道士担着两桶水向山下走去,一路上总有人对其指指点点,但他却充耳不闻,似乎完全没看见。

  “那就是杨老道的关门弟子?听说是个傻子!”

  “可惜了,白白生得一副好相貌!”

  “怎么,动心了?”

  “滚蛋,看我不撕烂你这小骚蹄子的嘴!”

  在风言风语之中,少年道士走入一所府邸后将担子取下,将水倒入这大户人家的水缸之中。

  那水缸极大,寻常两三个成年人也难以抬起,但这少年两桶水下去竟灌了七七八八,原来他用的水桶也是寻常水桶的几倍大小。

  “小道长年纪虽轻,但气力不小。”

  管家模样的人在一旁看着,“贵观的山泉水煮茶确实颇有一番风味,我家老爷就好这一口。”

  一家仆模样的年轻小厮生得一副唇红齿白的好面貌,他仗着管家宠爱,在一边咧着嘴不屑道:“何必和这傻子多事,给他点香火钱打发走便是了!”

  那管家转过脸来,似笑非笑:“你是在教我做事?”

  家仆当即跪下:“小的不敢!”

  “掌嘴!”

  “是!”

  那家仆立即动起手来,左右开弓之下很快就将大好头颅扇成一颗猪头。

  将山泉水倒尽后,小道士便将两个空桶挑起,径直离开了这所府邸。

  管家在后方远远叫道:“道长慢走,老夫恕不远送!”

  见小道士的身影消失在拐角,管家立即俯下身将小厮扶起:“诶哟我的心肝小宝贝,你怎么打得这么狠?这都肿了,是要心疼死老夫呀!”

  那小厮嘟着嘴竟是一脸委屈模样,“我就是想不明白,那明明是个傻子,你为什么如此客气?”

  原来这两人竟是这高墙大院里的一对,此中乐实不足与外人道也。

  管家取来一枚鸡蛋,为自己的心肝宝贝敷着伤口,一边道:“你年轻不晓事儿!这小道虽傻,但老道却精明,可是有真本事的!”

  “老爷年轻时喜欢打猎,时常让我作陪,有一次为了追一只白狐狸跑马进了深山,不意竟迷了路!原来那只白狐,竟是个成了精的!”

  “啊呀!”小厮听了后一惊:“那你有没有事呀?”

  “我要是有事,还能在这疼你吗?”管家调笑了一句:“是那老道掐指算到了老爷所在,提着柄桃木剑驱赶走了狐妖,救了我主仆一命!”

  “那老道士既然是真有道行的,为什么不杀了那狐妖?”

  “你又不懂了吧。”

  管家自得地道:“上天有好生之德,那狐狸虽迷了老爷和我,却没有直接下杀手,自然老道士也不会伤及它性命。后来,那道士劝老爷少造杀孽,老爷在经此一劫后一心经商,终于挣下这份家业!”

  “对了。”管家指向那缸水:“你去尝尝!”

  小厮听了后慌忙摇头:“那可是神仙家的仙水,是老爷要用的。”

  “没事,我让你去便去!”

  听管家这样说,那小厮便战战兢兢地舀了一瓢,尝了尝后有些疑惑:“这和寻常的水没什么区别呀,不过甘洌了少许而已。”

  “是咯。”

  管家拍拍手笑道:“之所以要水,只是为了接济那不肯受香火钱的老道,省得他两师徒活活饿死!说来那道士如果肯舍下面皮来咱们府中做个贡奉,别说不愁吃穿,就是锦衣玉食也算不得什么!”

  小厮拍拍胸口,一脸崇敬之色:“诶呀,那可真是个得道高人!”

  “是咯,以后碰到这小道士,你可不能学街头巷尾那些愚民给人家脸色看。指不定哪天,你就要求到别人头上!”

  “我再也不敢啦!”

  在回去的路上,这个乳名叫做“鱼儿”的小道士便清净了许多。

  因为时值黄昏,那些爱嚼舌根的长舌妇都回去做饭了,阵阵炊烟之间,他挑着担子走在乡间小路上,倒也是自在。

  山上那间破道观年久失修,如今只有那供奉三清祖师的大殿还能住人,这师徒二人日常便起居在大殿的后堂。

  虽然有不敬的嫌疑,但敬神毕竟在心而不在嘴。

  “是少清回来了?”

  还未走到道观门口,老道士中气十足的声音便远远传了过来。这声音十分洪亮,听起来可一点也不像来自一个年近古稀的六旬老人。

  老道士今天心情不错,正光着膀子活动筋骨,四五十斤重的石锁在他的手上轻若无物,被一身腱子肉的老头玩得是上下翻飞。

  小道士看到了却是面无表情。

  这玩意儿他六岁就不玩了。

  “今天的功课做了吗?”

  小道士面不改色,径直从旁走了过去。

  “鱼儿!”

  听到这个词,道士小鱼才停下了脚步。

  老道士见了,只得苦笑。

  这关门弟子虽是道体天成,但至今不会说话,行事有时也很疯癫,直到长大才好了些许。

  但即便如此,他仍旧是一块良才美玉。虽未曾修过道法,体内却真炁自生,一身横炼也似的筋骨羡煞旁人,天生神力足以举鼎,简直如霸王再世。

  奈何他对修道,乃至于跟道有关的一切都本能地反感。如若不是没有其他衣服可穿,怕是身上这件道袍早被他丢了。

  供奉在店内的三清祖师,更是没有少受他的白眼。

  虽然如今道法势微,可这孩子天生便是做道士的料啊……

  “算师父求求你了,就看一页道经,如何?”

  小鱼想也不想地摇摇头,捡柴烧火做饭一气呵成,不多时便做好了可供两师徒饱餐一顿的饭食。

  再次说服失败的老道垮着脸坐在上位,嘴里感觉不是个滋味。

  徒弟有孝心固然好,但是自己需要的是衣钵传人而不是佣人啊!

  三清祖师在上,难不成罗浮道统要断在我身上?

  吃完饭,小鱼将碗筷一收,自己点起一盏小油灯看书去了。

  这小鱼虽然灵智有失却并不傻,所以叫他傻子确实不妥。

  他虽说不能开口说话,但却识字,更能懂得一些数算,除了道经之外的书全都爱看,现如今看的正是老道士藏书中的一本“几何原本”,传闻是西方大贤欧子所著。

  这时,荒废许久的道观外却出现了一人,轻轻地拍起了那扇破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