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不可名状的成仙之路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白狐阻路

不可名状的成仙之路 树蛙555 2084 2020.07.01 18:22

  第四章白狐阻路

  “鱼儿,咱们要下山了。”

  老道士送别访客之后一脸严肃,与平时慈眉善目的样子判若两人,身体周围似乎有一种无形的炁在流动。

  这还是小鱼第一次见到他这个样子,好奇之余,突然感到背后的太极图有些刺痛。

  那感觉……

  就好像有蚂蚁在比骨髓还深的地方爬行!

  事情似乎很急,老道士自己收拾了一些东西,将一柄桃木剑背在身后,招呼着小鱼挑起小山似的行李连夜便往山下赶。

  好在小鱼天生神力,晚饭吃的也不少,赶起路来倒也没觉得有多吃力。

  这座小道观位居于一处不知名小山顶部,环境还算幽静,山上也有不少飞禽走兽,但却未曾伤过人,据传还颇有灵性。

  夜路不好走,下山路也不好走,两者相加在一起,那就更不好走。

  相比起安步当车的小鱼,老道士兴许是太久没下山的缘故,竟不经意地被块小石头拌了一跤,差点儿摔掉几颗老牙。

  小鱼连忙上前把他扶起,自觉丢了老脸的老道原本有些羞臊,突然眉头一拧,盯着某棵槐树道:“出来!”

  接着,先是一条无一丝杂毛、如雪一般洁白的狐尾摇摆着从槐树中探了出来,而尾巴的主人还躲在树后:“死鬼,你叫那么大声干嘛?”

  声音听上去十分娇俏,竟如同人类少女一般。

  小鱼的脸色当即变了,妖怪!

  老道连忙咳嗽几声,“别乱叫,我和你很熟吗?”

  那狐狸的叫声立即便显得有些哀怨:“好啊你这死鬼,吃干抹净了想不认账是吧?我隔三差五给你送的牙祭算是喂狗肚子里去了!”

  “我的命苦啊~”

  那雪白的狐尾一抖一抖的,看上去竟像是气得在地上打滚撒泼。

  吃干抹净?

  牙祭?

  小鱼的眼神顿时变得不善。

  好啊,你这老头一个人吃独食?

  “别瞎想,你体质不同得少食荤腥。”

  有一说一,确实小鱼从小别说吃肉了,就是闻着肉味都恶心,但是能不能吃是一回事,给不给吃又是另一回事。

  原本以为两个人在山上餐风露宿相依为命,没想到只有一个人在真正地受苦。

  没想到师父你道貌岸然的,却和一只白狐不清不楚,这也是优秀中老年道家弟子该做的事情吗?

  虽然小鱼不会说话,但那眼神分明就是这个意思,不禁让老道士觉得臊得慌。

  “这孽缘说来话长,所以咱们下次再说!”

  老道见自己在徒儿心目中本就为数不多的威信,如今连最后一点都保不住了,赶忙转移话题,拉着小鱼的袖子就要启程。

  “哪儿也不许去!”

  那白狐猛地一跃,如道白色魅影般冲到师徒前方,四脚朝天坦着肚皮,紧闭双眼地道:“要去你先杀了我!不然就老老实实在山上呆着,等着我和你这便宜徒弟给你养老送终!”

  老道大怒,须发皆张道:“你当我不敢动手吗!”

  “你动啊,你要是今天不动手,你就不是个带把的爷们!”那白狐一动不动,铁了心要阻拦师徒二人下山:“你都半只脚进棺材的人了,还去除什么飞僵?那是你现在能除了的东西?要是二十年前,老娘才懒得管你这点破事!”

  这话说得,和村口的老夫老妻似的,师父不会真的和这白狐有一腿吧?

  看着徒弟看向自己的眼神越来越疑惑,老道咳了一嗓子,摊牌道:“鱼儿,这是你……呃,干娘!”

  干娘?

  小鱼想着自己长到十八岁才第一次见到这只白狐,什么时候就成了干娘了?

  见小鱼有些迷惑,老道反而严肃了起来:“为师捡到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尚未足月的婴儿,是棠儿找来这山上刚下崽的母兽为你哺乳,她自然是你干娘。”

  接着,他苦笑道:“原本这只白狐还有些道行,只是不知为何,最近行径越发像那村口泼妇了。”

  “我为什么这样,你这个没良心的死老牛鼻子心里没数吗?孩子不会说话,你就可劲忽悠他吧!”

  听到老道让小鱼认自己做干娘,那白狐脸上立即就带上了笑,但是嘴巴却仍然不依不饶:“听我说鱼儿,你师父这次下山要收的妖怪是一头极为罕见的飞僵,现如今末法之世,你们的术法威力十不存一,此去极为凶险!

  你师父自己都卜了一个大凶之兆!

  况且他那老胳膊老腿几十年没动弹,我都能让这死没良心的摔一跤!

  那飞僵还不把你们一老一小、两个牛鼻子的脑浆子都给啃出来?”

  “好哇!”

  老道这回是真有点生气了:“原来你不止偷听我跟客人讲话,还偷看我卜卦!”

  “那又怎么样?老娘伏在你家房梁上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老道和白狐吵起来没完没了,日头都有点发白了。

  而这老道嘴上对白狐打打杀杀的,实际上一根手指都不敢动人家的。

  有道是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这几十年来又吃又拿的,天生便理亏,更何况这二老的关系恐怕不一般。

  “棠儿,棠儿!”

  老道见去路受阻,急得捶胸顿足直跺脚:“如今世道本就不好,黎民百姓过得苦不堪言,又有百年一见的飞僵现世为祸!那些军阀就知道抢钱抢粮抢女人,几杆破枪全朝百姓身上招呼,哪里会去管这妖物!”

  “与我何干?”白狐毫不在意,“除了你爷俩的生死,这世道上的人就算是死绝了,我还要拍巴掌叫好哩!”

  “但这不合我道啊!”

  老道长叹一声,用袖子擦擦眼睛,却还是止不住地流泪:“我资质有限,近几年来未有寸进,本来就时日无多。如果有妖不除,坐视生灵涂炭,必令道心蒙尘,搞不好哪天就直接嗝屁了!”

  老道貌似凄凉地转过身,然而眼尖的小鱼却看到他顺手把手中半个生蒜丢进了褡裢里头,随即又语气不舍地道:“我还想看着小鱼长大成人,还想多看看……你……”

  最后那个你字,老道发出的声音极为轻微,却蕴满了真情实感,令人毫不怀疑他这句话是否真心。

  那白狐躺在地上嘤咛一声,两眼泪汪汪地看着演技爆棚的老牛鼻子:“有你这句话,我死也甘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