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八零兽医能掐会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八零兽医能掐会算

银狐小音贰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21.04.20上架
  • 11.21

    连载(字)

1.93万位书友共同开启《八零兽医能掐会算》的现代言情之旅

舵主书友20170528174747569 执事小陈cab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雪地

八零兽医能掐会算 银狐小音贰 2167 2021.04.20 11:23

  花小满费力地睁开眼,唯一的感觉就是冷,冷得浑身僵硬,脑子都僵了。

  闭上眼,再缓缓,总算恢复点知觉。

  她一身褪色的粗布棉袄,洗得次数多了,早就已经不怎么暖和。雪风一吹,透心凉。

  花小满现在所有的感觉,都是冷,冷得想干脆睡过去,不醒来。

  不,必须醒来。

  “这是,在哪儿?”

  花小满抬起头来,入眼白茫茫一片,大雪封山了,她头疼的厉害。

  现在应该是夏天,她应该躺在病床上。怎么会被大雪封山?莫不是幻觉了?

  花小满不敢相信,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重新睁开眼看:

  周围依然是白茫茫一片的世界,天上还有轻柔如鹅毛的雪片,片片飘落,很美,也很冷。高大的秃树干上挂满雪花,还真有点像火树银花梦幻景。

  可惜,太冷了,再美的风景,都不想欣赏!

  看着自己满手冻疮,花小满忍不住自言自语:

  “难道现在是二十年前?桥头村的后山?然后呢?二叔他们,会过来把我背出去?”

  花小满小声地自言自语,顺便闭上眼睛,心里默默倒数:

  “十、九、八……二、一。”

  当数到一,果然有脚步声传来,还有人声:

  “囡囡。”

  “花小满!”

  “那不是小满!囡囡,你没事吧,你别怕,奶奶来了。”

  “小满,你别吓我呀,你跟婶儿说说话呀。”

  “刘玉芝,你装什么装?要不是你说她,我家囡囡会来这寻死?我可怜的囡囡哦,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咱们爷孙俩,一起去地下找你爹。”

  说话的,一对中年男女,还有一个老太太。应该是花小满的二叔、二婶和奶奶。

  还好她二叔曹国柱动作快,摸着花小满还有鼻息,就将人背到了背上。

  二婶和奶奶两个女人,跟在旁边一边走,还一边碎碎念地吵着。尤其是老太太,又哭又闹、不依不饶地,吵得人耳朵疼。

  此时,花小满却根本不在意这些,只是震惊于,她好像,真的重生了,回到了二十年前!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是不是命运也可以更改?

  ……

  花小满出生在八十年代的一个小村里,父母去城里做生意,运货的时候,出了车祸,就一起挂了。她从小就跟着二叔曹国柱一家生活。

  二婶刘玉芝贪财,对这个小拖油瓶很是不满,夏天的时候高考,花小满估分失误,报考的大学没能录取,就在家里闲着,刘玉芝想着把人早早嫁出去,这么俊的大闺女,好歹能换点彩礼钱。

  大过年的,同村的老张家又带着儿子来相看,连细节都给定好了。还允诺了给一万块钱彩礼。

  花小满不甘心被这么变相卖掉,就连夜跑了出来,在外面冻了一夜,铁打的人也得冻病了。

  按照花小满的记忆,她这次回去,疼爱她的奶奶就死了,她也会跟着大病一场,醒来之后就被人送上了花轿,当丧门星一样,强行嫁出去了。

  她以后二十年的悲惨生活,就从奶奶的死开始。

  不,花小满不想失去奶奶,也不想这么快嫁给她厌恶的人。

  花小满心中惊涛骇浪,却闭着眼睛装迷糊,生怕被身边的人发现,当她是怪物。

  “囡囡啊,你婶儿说你想吃野生的雪地紫,大冷天的也不说一声,穿那么少,就出来挖呢?”奶奶念叨着。

  花小满一愣:送命题来了!

  前一世的花小满,性格软糯,为了不连累二婶子,就应下了这个说法,给了她一个台阶下。

  结果奶奶就是认真了,愣是要从一条岔路走,那边虽然更陡峭,但是有不少雪地紫!也是在这一次,老人家脚下一滑,摔下山,挂了。

  花小满看的真切,当时刘玉芝就在奶奶身边,手都伸了一下,最后没去拉。不能说她杀人,但肯定是有能力,就是没救。

  可花小满一个人看到没用啊,她也没刘玉芝能说会道,到最后就是刘玉芝一口咬定,说她花小满丧门星,想吃雪地紫,害死了自己最亲的奶奶。

  也是奶奶的死,让花小满变得无依无靠,自己也心灰意冷不想反抗,才被那么屈辱地嫁掉。说是嫁人,其实跟卖掉没啥两样。

  这一次,花小满不能让奶奶出事,自然也不会惯着刘玉芝,就病怏怏地开口:

  “奶奶,二婶是怕你找她麻烦,故意这么说的。我现在长大了,才没那么馋,外面的雪地紫,哪儿有奶奶做的小鸡炖蘑菇好吃。”

  一向软糯内向的花小满,突然不给自己面子了,刘玉芝也有点尴尬,连忙找借口缓解尴尬:

  “妈,小满没说雪地紫,她就是个闷葫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自己这么一想。”

  老太太一听,就明白咋回事了,立刻骂骂咧咧地发作:

  “哼,刘玉芝,你那点心思,真以为我不知道?肯定是又有人去家里说亲,把小满气到了。

  我们家小满长得这么俊,嫁个什么样的人家不行?偏偏你眼皮子浅。见不得那点彩礼钱。

  老二,你们要是不待见小满,就让她跟我住,我虽然是年龄大了,不中用了,给小满洗衣做饭,也没问题。”

  花小满在曹国柱背上趴着,没什么力气,强打着精神插嘴:

  “就是,我爸还留了本存折呢。奶奶,回去后我就搬过去跟你住,你把里面的钱取出来,我再复读半年,继续考大学。奶奶,你不是说,我爸留下的钱,够我读大学了吗?”

  “胡说啥呢,哪有钱。你肯定是冻糊涂了!奶奶摸摸,发烧了没?哎呀,这么烫!柱子,走快点,小满发烧了。”老太太急了,声音拔高了几分。

  这事儿花小满不该知道,老太太没跟她说过。也是几年后,花小满在收拾老太太遗物的时候发现,可惜一切都晚了。

  花小满也不辩驳,好像是冷的睡着了,也是真的发烧了。

  曹国柱虽然拿自己媳妇没办法,对这个侄女还是挺心疼,把身上的棉大衣脱下来,给她搭着,让花小满整个人都暖和起来,睡着也舒服多了。

  至于老太太和刘玉芝,两个人之后怎么扯皮,老太太怎么否认都没用,刘玉芝绝对信了。

  毕竟花小满这小丫头,一向老实巴交话又少,这种话不可能编出来。

  老太太觉得花小满傻,其实不然,花小满是故意这么说,这样一来,如果路上再遇到危险,哪怕是为了没拿到手的钱,刘玉芝也会拉老太太一把。

  

举报

作者感言

银狐小音贰

银狐小音贰

终于开新书啦,激动,忐忑,想写最好的故事分享给大家,又怕大家不喜欢。希望路过的读者朋友们,多留下宝贵意见,以及宝贵的支持!爱你们。

2021-04-20 11:2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