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八零兽医能掐会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人质

八零兽医能掐会算 银狐小音贰 2072 2021.05.01 19:55

  花小满也不知道楚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看他自信满满的样子,就没多说什么。

  毕竟刘翠英演技真的很一般,她不信楚淮这么聪明的人,就真的看不出点端倪。

  楚淮既然说要钓鱼,那就看他怎么做吧。

  至于会不会遇到危险,花小满都不在意了。

  她不想涉险,好好活着不好吗?可她上辈子欠了楚淮的,总要还给他。

  再说根据前世记忆,楚淮这次也就是被抢了钱,又没生命危险。

  如果真的遇到危险,至少她认得路,他们可以往鬼哭山里头跑。

  两人沿着刘翠英地图标注的路线,一路闷着头往前走。

  路上楚淮还不好意思地解释:

  “那个,花小满,你别担心,我不是坏人,我也没想占你意思。”

  “我知道,我一个村姑,哪儿配得上你。我不会多想的。”花小满低着头回应,声音里还有点小幽怨。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很好。”

  “不用说了,我知道。”

  楚淮真不知道咋解释了,女孩的心事,你呀别猜!感觉他就不该说话。

  还好,这时候有人给他解围!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树后面雪窝子里,突然跳出个身穿牛仔衣、戴着牛仔皮帽的汉子,操着北方方言,拦在两人面前。

  很快,又从雪窝子里,跳出几个年轻小混混,将他们团团围住。

  为首那个,拿了把生锈的砍刀,用自以为很帅的姿势,把砍刀往肩上一背,恶狠狠地吓唬:

  “别在这谈情说爱了,赶紧把钱包交出来,走人。”

  “我没带钱。”楚淮回答。

  “没带钱?没带钱,我们就把你媳妇带走。”说着,他就要来抓花小满。

  楚淮像是吓坏了,声音都发抖:“别,我给钱,给钱,你们别碰她。”

  说着,楚淮丢出来一个黑色的钱包,里面鼓囊囊的。

  那汉子接过钱包,看了眼上面的鳄鱼图案:“呦,还是鳄鱼牌的呢,这钱包真皮的吧。”

  里面的票子也不少,一百一张的红票子,足足有几十张呢。

  那几个小混混也想过来数钱,汉子却一下把钱包揣兜里,又指了花小满:

  “你,把衣服脱下来。”

  “我们都已经给钱了,你们别碰我女朋友。”楚淮挡在花小满面前。

  “去,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只要她一件外套,又不把她咋样,赶紧脱。自己不脱,我就帮你了。”汉子骂骂咧咧地上前,显然欺负楚淮是个软蛋。

  花小满淡定的很,木头桩子一样站着,楚淮都没说跑,她不急。

  眼看那汉子手都伸过来,楚淮突然动了。

  以花小满的眼力,是真的没看清,就感觉楚淮好像变了个人,手这么一挡,脚一动,那家伙砍刀就落到地上,人也跟着跪在地上,嗷嗷叫着捂着手。

  他身后几个小混混倒是挺团结,一起冲上来,楚淮就像是老鹰落入鸡群,左右冲突,手肘撞飞一个,飞起一脚踢飞一个,又是一个利落手刀。

  花小满努力地睁大眼,还是看不明白,楚淮动作太快,让花小满有种看武侠剧的感觉。

  反正就那么几下子,几个小混混全都倒了,地上没见一滴血,所有人都捂着胳膊腿,哼哼唧唧喊疼。

  那汉子也是聪明,已经把楚淮的钱包拿出来,跪在地上,求爷爷告奶奶地,求楚淮高抬贵手。

  楚淮笑了:“高抬贵手,是不可能了。卢彪,钱包,你给我保管好,这个是罪证。少了一张,我会亲自找你。”

  罪证?啥意思?他知道自己叫卢彪?

  “彪哥,咋办?”小混混们急了。

  彪哥发了狠:“啥咋办,快跑啊,分散了跑,能跑一个是一个。臭娘们,出卖我!谁跑了记得帮老Zi找她。”

  彪哥很有威严,一句话刚出,还有两个能跑的小混混,撒腿就往外跑。

  楚淮笑了,随手捏了两个雪团,一人一个,准确无误地砸中膝盖弯。

  两个小子跑一半,哼哼唧唧捂着腿,再也跑不动了。

  “在我楚淮眼皮子底下跑?那我不要面子吗?”楚淮嗤笑。

  彪哥也是发了狠,趁着楚淮对付那两个小混混,突然暴起,冲向花小满。

  花小满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已经被人扭了胳膊,脖子上还架了个明晃晃的匕首。

  彪哥的砍刀是吓唬人的,藏在腰间的匕首,却是个真家伙,锋利的很。

  “小子,放我走,要不然,我先弄死你马子。我可不想吃牢饭,要死大家一起死。”

  “我就是个带路的,跟他不熟。”花小满有点委屈,无奈,她看个戏招谁惹谁呢?

  楚淮也有点紧张,他是真没想到,已经认怂的彪哥,还敢在这时候发难,也没想到这个混混发起狠来,还有几分本事,至少速度是真的快,等他反应过来,没来得及拦。

  “我不管,你不放我走,我就杀了她。”彪哥拉着花小满,这是他唯一的筹码。

  “你知不知道,本来你只是抢劫,罪不至死。现在又多犯一条绑架和蓄意伤人罪。”楚淮板着脸科普。

  彪哥不管,还是拉着花小满:

  “放我走!”

  “可以。你现在就走,不过要把她放了。”

  楚淮怕逼急了他,真给花小满来那么一下,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放了她?放了她我可不是你对手。你们委屈点,跟我进山,只要进了山,我就放了她。”

  彪哥的几个小弟,腿还能走的,都跟上了他。

  就算彪哥刚才当着他们的面,利用了其中两人,剩下的几个还是讲义气的很,宁可跟着彪哥进鬼哭山,也不肯跑。

  一行人,不断深入。

  花小满亏得是穿得厚,要不然真要冻僵了。

  好在彪哥就是样子凶,真不敢把花小满怎样。

  花小满可是脆弱的人质,他比任何人都怕花小满出事。

  花小满要真出事儿了,他不但要担杀人的死罪,还没了筹码,怎么对付楚淮这个煞神。

  警车的声音响起,山口上,还传来刘翠英很大声的交流:

  “你们干啥?民警就能不讲理了吗?我就在这等朋友不行吗?”

  显然,跟楚淮联系的民警同志,显然也开始入山了。刘翠英这是在跟彪哥示警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