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八零兽医能掐会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墙头草

八零兽医能掐会算 银狐小音贰 2005 2021.04.22 20:00

  你的小满就是天上仙女,我们这些人就是路边野菜花。

  刘玉芝翻了个白眼,也不跟老太太再墨迹这个问题,这时候有更重要的事情,就先顺着她:

  “行,妈不同意,我回了老张家就是。都说一家闺女百家求,我们家小满这么俊的姑娘,咱家门槛儿呀,都要被踏破呢,哪儿能便宜老张家。

  小满这一病啊,您一个人也照顾不来,要不然还是送我家吧。您要是不放心,就一起住过来。您都不知道,这几天乐乐也一直嚷嚷,说想吃他奶包的饺子呢。”

  提起大孙子,老太太脸上多了一丝笑容:

  “那行吧,我就去住几天,免得你又想打歪主意。

  我跟你们说啊,国栋是留下点钱,那也是人家的钱,说好了是留给小满上学的。你就别动那些歪脑筋,也别急着给小满说婆家。

  不就是没考上大学吗,咱们复读半年,夏天再考!”

  “妈,不是我们不让小满读大学,你也看到了,她的成绩,又不是读书的料。为啥非要钻牛角尖呢?

  咱们穷人家的孩子,哪儿复读的起。还不如趁着年轻漂亮的,找个好人家,一辈子有个依靠。”刘玉芝有点急了,还在尝试说服老太太。

  老太太怒了:

  “哼,你当我不知道,你背地里说话多难听?说我家囡囡是小姐身子丫鬟命?

  谁说我囡囡是丫鬟命了?我家囡囡就是小姐命!人家阿月,可没花过我们老曹家一分钱,她要是活着,小满就时小公主。

  你这个当妈的,要是有阿月一半的本事,我们乐乐也不愁了。你要真的为了乐乐好,就想办法跟柱子一起多赚点钱,比啥都强。”

  感觉老太太嘴皮子是真厉害,几句话说得刘玉芝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花小满生怕刘玉芝气到,突然使点小动作,把老人家从牛车上推下去的话,不死也要掉半条命。

  想了想,她还是揉了揉眼睛,假装醒了,跟着插了句嘴:

  “二婶儿,我知道你和二叔、奶奶,都是为了我好,我也知道自己成绩不好没考上大学,不能怪别人。

  可我真的想试试,就试一次,要是今年还考不上,我就死了这条心。

  我知道家里的情况,弟弟马上也要读高中了,叔叔婶婶要供弟弟读书,我听说大学里有助学贷款和勤工俭学,我到时候自己想办法弄学费,一定不拖累家里。”

  说到底,刘玉芝就是贪财,主要矛盾是钱。花小满比老太太,更能点准刘玉芝的死穴。

  花小满现在胳膊拧不过大腿,先稳住刘玉芝再说。有些事,又不是非要现在争个长短,让她知道自己有私房钱,又不代表她就能拿到了。

  花小满还有个靠山呢,老太太年龄是大了,嘴巴可一点都不含糊,劈里啪啦一顿说。

  而且老人家也挺聪明的,知道找曹国柱说道。

  曹国柱就是个老实巴交的汉子,小时候怕老妈,结婚了怕老婆。

  老太太张口闭口就是:

  “你小时候啊,你哥背着你进山……”

  “我记得有一次啊,你生病了,咱家那时候也穷,连个牛车都没有,老头子又死得早,你那几个叔叔啊,都跟死人一样,根本不肯搭把手。

  你哥就一路背着你,赶了大半天的路,才走到县城,国栋那时候才十三岁,鞋底都磨破了。”

  ……

  破败的柏油路上,还有未清扫干净、结成一坨坨冰疙瘩的积雪,并不好走。

  一家人坐着牛车,时不时磕绊一下,总归比自己走路省点力气。

  老太太是真的累了,念叨几句,自己就靠着花小满睡着了。

  花小满此时倒是清醒,不过不想理她二婶刘玉芝,也闭着眼睛调匀呼吸装睡。

  曹国柱坐在车把上赶车,听到后面没动静了,倒开始跟自家媳妇念叨,让她少管点花小满的事情,也别惦记老大家的钱。

  对于媳妇给小满说亲的事儿,曹国柱也有点无奈。女人家的算计,他有点懂,但是不太想管而已。

  不过老太太提起以前他兄嫂的事儿,让曹国柱有点愧疚了,觉得良心又点过不去了。

  可刘玉芝当头就是一句:

  “说的好听,我不谋算,乐乐怎么办?乐乐明年也该考高中了,乐乐可是男孩,以后要给你们老曹家传宗接代的。不学点本事,跟你一样,一辈子被人看不起吗?”

  “乐乐成绩又不好,哪儿考得上。”曹国柱也无奈。

  “就算考不上高中,那咱们也得上个像样的中专或者技校,你还记不记得我娘家哥的女儿,刘翠英,小名也叫囡囡的。

  她跟咱们家小满,初中的时候还是同班同学呢,人家上了个中专,现在在县里头的大公司,给人家当秘书,回家穿得可时髦了,跟咱们这些乡下人,就是不一样。

  哎,小满那时候比翠英成绩还好不少,她要是肯听我的,别想着什么上高中读大学的,以她那时候的成绩,什么师范、财务、护校类的中专,还不是尽着挑,现在也该毕业了,混的也不能比翠英差吧。

  你看她要是上了中专,现在也能出来工作了吧,我也不指望她怎么样,咱们也养了她六七年,等乐乐读书用钱,她好歹也能搭把手。

  现在这样算什么?我们自己日子都过不下去,还得养着个拖油瓶。”

  曹国柱本来就是墙头草,刚才被老太太说起往事,觉得对小满不好,就是对不起大哥大嫂。

  现在又被自己媳妇洗脑,觉得自家媳妇说的有道理,也忍不住叹气。

  刘玉芝嘴巴不停,张家长李家短的,一直叨叨,曹国柱屁都不敢放一个,闷着头赶他的牛车。

  偷偷看了花小满和老太太两眼,看这爷孙俩都睡得香,心里不知道盘算着什么。

  牛车可比不得城里的小轿车。上次翠英回家,就是打了个的士回来的,听说从县里头到村上,十来分钟就到了。

  哪儿像他们这破牛车,吭哧吭哧一个多小时,才能到村口。

  

举报

作者感言

银狐小音贰

银狐小音贰

拼音打字,有时候会有错字,大家遇到错别字,及时原地评论哦,小音几乎每天都会扫一眼评论,看到会及时更改。感谢。

2021-04-22 2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