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唐剑游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正邪之分

大唐剑游记 书非道 2280 2019.06.29 12:05

  唐吉的一句话,切中了重点,也问到了孔昭林和孟飞非常头痛的问题上,雌雄双盗到底想干什么。

  人类为了生存,产生了武功招式。

  在思考生命真谛的过程中,发现了内力,可以使得武功招式发挥出几何倍增的效果,武道概念至此诞生。

  但是生存问题解决之后,武道该如何发展却产生了分歧。

  由于情感,见闻,经历的不同,对生命思考的结果也不尽相同。

  有人在生活顺境当中思考,认为生命是美好,应该勤劳,友爱,利他。

  有人在生活逆境当中思考,认为生命是丑恶,应该懒惰,自私,利己。

  但是人的经脉是相同,不管最初的行气法门如何不同,最终都是通过凝精成气,进而运转奇经八脉,最大限度的追求武道巅峰。

  在不同心境下创造出的武功心法,会产生不同的行事风格,因此武道有了正邪之分。双方各执一词,谁也说服不了对方,更无法消灭对方。于是就产生了无休止的正邪对抗的局面,双方争斗了数百年,一直不分高下,虽然有时候平衡会被打破,致使一强一弱,但最终又会恢复之前的平衡。

  由于时代的不停变迁,无数门派经过由兴盛到衰落再到灭亡,致使各种武道功法散落中原大地,正邪之间泾渭分明,非黑即白的局面渐渐被打破,出现一层灰色地带。

  有人出生名门正派,但是觉得邪道功法奥妙异常,修炼之后武道境界大进,却仍能守住初心;有人来自魔教邪派,偶然之下习得正道至高心法,之后仍旧无恶不作;有正道之人道貌岸然,行苟且之事,又有邪道之人义薄云天,行侠义之事。

  正邪之间终于发现,他们只是理念不同,功法修炼虽对人能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是最终为善为恶还是自己的抉择,于是双发改变策略,不再大规模的互相厮杀,而是针对后起之秀大力宣传自己的理念。

  因此被誉为盗贼中最为勤奋的雌雄双盗,虽然频繁犯案,但是江湖正道联盟——浩然殿却从不对他们下发侠义帖。即使他们盗走了铁剑门的镇派之宝——巨阙剑,正道中人也只把他们的行为看成是与铁剑门之间的恩怨。

  偷盗的行为既然违背律法,自由朝堂之人出面追捕。

  江湖不涉足朝堂之事,朝堂不插手江湖恩怨。

  这是一个约定。

  但是这一次不同,他们竟然选中西子书院为目标,且不说西子书院近年来孜孜不倦的为大唐培养人才,可以说是天下稳定的一块基石,单凭西子书院教的是儒家正统思想,是大唐一府两殿三教中儒教的门面。

  挑战西子书院就是挑战儒教正统,同时也是向正道宣布我要加入邪道了。

  雌雄双盗作为后起之秀,虽然行事作风亦正亦邪,但是武道境界之高,绝对是正邪双方抢夺的重点,因此收到消息之后,正道联盟浩然殿并没有下发侠义帖,而是密令江南五杰之首“华丽无双”孔昭林前来处理。

  ……

  ……

  “唐兄之前在百花坊所言,是否真是雌雄双盗的傅氏兄妹。”孔昭林满怀期待的对唐吉问道。

  “这个劣者不敢肯定,毕竟只是两年前的匆匆一瞥,不过当劣者在百花坊看见两兄妹时,莫名的闪出了当年的记忆。”唐吉回忆的说道。

  “如果傅家兄妹真是唐兄印象中人,那他们这些年来频繁犯案就可以解释了,但问题是他们为什么要将目标定为西子书院。”孔昭林虽然没有得到肯定的答案,但还是相信两人心有正道,于是不解的说道。

  “会不会是想证明自己?”孟飞说道。

  “不可能,如果想证明自己,就应该挑选四大家族或五大门派下手。”唐吉反驳道。

  孟飞轻哼一声,不悦的看了唐吉一眼,虽然他对小德态度已经改为尊敬,但是对于唐吉这个腐酸儒生还是没有多少好感,尤其是唐吉不懂武功,却对江湖之事夸夸其谈,并且从不掂量自己,什么事都敢做,什么话都敢说。在孟飞看来唐吉就是倚仗小德,狐假虎威的小人。

  唐吉仿佛并没有看见孟飞的不满。

  “孟兄所言不无可能,但是概率很低,毕竟西子书院没有武道好手坐镇,并且御书楼也不是什么机关重重的密室,对于雌雄双盗来说没有什么挑战性,而且西子书院在江湖中地位微妙,实在不是证明自己的首选,更重要的是雌雄双盗的,勤奋之名已经响彻江湖。”孔昭林看见孟飞的不满之情,赶快说道。

  “孔兄,所言极是,不知孔兄是否有头绪呢?”孟飞对孔昭林的分析点头认同道。

  “没有,他们根本没有理由这么做,不知唐兄有何高见。”孔昭林摇了摇头,看向唐吉问道。

  “凡事都必有其因果,因果之下的所有行为都有其特定的意义和联系。”唐吉若有所思的说道。

  “说了等于没说。”孟飞讥讽道。

  孔昭林当然知道唐吉所讲的道理,但是问题是他们现在根本没有头绪,面对唐吉的酸腐之风,孔昭林也不禁眉梢微皱。

  “小德,对此你怎么看。”唐吉并不理会孟飞,而是转头看着身旁的小德问道。

  只见小德正全神贯注,似在回忆着什么,又似在领悟着唐吉所说的道理,片刻之后开口道,“假设雌雄双盗真是师父印象中的那对兄妹,那么傅星辰偷我师父钱袋的行为就很不正常。”

  “小偷遇见肥羊,有什么不正常的。”孟飞理所当然的反驳道。

  “是谁?”正欲开口的小德,突然低喝一声,同时身形一闪,朝门外飞去,

  “是……是我……张……张三。”

  见如同鬼魅般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小德,张三被吓得脚步不稳,就要摔倒在地,小德赶忙扶住其右臂,将其稳住。

  这张三三十出头,一身破旧的儒袍洗的甚是干净,脸上虽有一道疤痕,却一点也不狰狞,反而有一股儒雅之气,散发全身。

  张三本是这西子书院的一名教书先生,但是多年前和一名女学生产生感情,无奈这种师生恋情,最是违背师德伦理,最后女学生悲痛之下,跳楼自杀,这张三抢救不成,反而自己流下了伤疤,并且整个右手也残废了。

  长孙院长怜其无家可归,于是让其留了下来,教书是不可能了,因此让其管理这御书楼。

  所谓时间时最好的疗伤良药,最初之时,这张三整日弄得邋里邋遢,浑浑噩噩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张三开始注意自己的仪表,也不刻意隐藏自己脸上伤疤,并且将御书楼整理的干净整齐。

  虽然已经知道有江湖少侠们在此守护御书楼,但是张三还是习惯性的在子时前来巡视一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