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唐剑游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不辨是非

大唐剑游记 书非道 2151 2019.06.24 10:05

  余杭城

  “师父,城里一直都有这么多人嘛”

  “城里平时的确有不少人,但是这几天要更多些。”

  “为什么啊。”

  “因为还有十天就是品剑大会举办的日子了。”

  “品剑大会是干什么的啊。”

  “品剑大会就是……。”

  说话的两人正是唐吉和小德。

  狄果儿在取得了三尾火狐的一滴心血之后,就匆匆与唐吉二人辞别。

  唐吉和小德在山中居住几日,最终唐吉决定带着小德前来参加品剑大会。

  两人长途跋涉来到了江南道的余杭县,从来没有下过山的小德,仿佛发现了人间天堂,好吃好玩的新鲜事物,使的他目不暇接,看着小德唐吉不禁摇了摇头,即使自己身价还算丰厚,但是一个月下来,也快要撑不住了。

  ……

  ……

  两人来到了余杭最著名的客栈,百花坊

  相传天后与上官昭仪于余杭避雪,时有暗香传来,天后抬首,发现是梅花开放,甚是欢喜,但随即认为,自己既然出现在此,怎能只有梅花相迎,于是题诗一首曰,“明朝游西湖,火速报春知;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催”

  次日天明,百花齐放,龙颜大悦,于是建立了这百花坊。

  百花坊中四季如春,百花齐放,引得天下才子佳人常年流连忘返。

  唐吉师徒二人走进百花坊之后,仿佛进入了花海。

  这百花楼共分三层,第一层摆有二三十张八仙桌,每张八仙桌之上摆有一种名花,正中央是一大戏台,正有舞姬在表演着。

  二楼设有大厅和雅间环境比一楼较好一些,摆放的鲜花品种,也更多一些。

  三楼厢房,必须提前数月预定才能进入。

  唐吉来百花坊是为了询问那论剑海该如何前往,正愁不知问谁时,一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婢女就迎了过来。

  唐吉深知白花花的银子是无所不能的。

  于是从钱袋中掏出一块碎银,扔给了婢女,那婢女见唐吉如此大方,当下眉开眼笑,领着两人朝二楼走去。

  二人跟着婢女,正上着楼梯,忽有一人正面撞上唐吉,唐吉本就没有武学基础,下盘不稳,一脚踏虚,被撞倒在地,顺着楼梯咕噜噜的滚了下去,那人也没料到唐吉如此不济,遂赶忙走近扶起唐吉,并表示道歉,唐吉起身拍了拍周身,憨笑着点头示意自己没事。

  就在对方准备离开之时,小德突然出手,点了那人右手穴道,将其制服。

  “啊!你干什么。”

  那人显然没料到小德会突然出手,当下尖叫道。

  “师父,这人偷了你的钱袋。”小德并不理会闻声而来的他人目光,对唐吉说道。

  唐吉赶忙往腰中摸去,发现钱袋果然不见,于是开口质问道,“这位兄台,光天化日之下,行偷盗之事,可是违反律法的。”

  “你们师徒二人好生无耻,先假装被我撞到,我好心扶你起来,现在反而出手伤人,还诬赖我偷你钱袋,你们纷纷是要讹人,大家来给我评评理。”这人见小德手法狠辣,不是对手,反而大叫起来,引来不少人围观。

  唐吉对围观而来之人的议论,熟视无睹,看着眼前偷窃之人,神色严厉的说道,“偷窃已然不对,现在又试图以谎话煽动无知民众,可知这是罪上加罪。”

  “你说谁无知。”

  品剑大会举办在即,百花坊内亦有不少青年侠士,唐吉一句“无知民众”引得不少围观之人的不满。

  “我看就是你故意摔倒楼下,试图讹诈这位公子。”开始有人指责唐吉。

  “你们怎能如此不辨是非,此人先是欲偷劣者钱袋,被劣者徒弟发现之后,又以谎话欺骗……”

  “你的意思是说吾等皆是不辨是非,昏庸无知之辈了。”人群中有人说道,此话一出,顿时将一干围观之人彻底激怒。

  “昏庸与否,劣者不敢妄下定论,但是不经实践,仅凭一家之言,就妄下定论,实属不……”。

  “我亲眼看见,你在这位公子下楼之时,同时故意上楼,然后假装被撞到,公子好心扶你,你却要讹诈于他。”一年轻女子不等唐吉说完,开口说道。

  “你们两人是一伙的,怪不得一直在这挑拨离间。”

  原来之前一直说话的就是这女子,小德看见女子与男子有眼神交流,当下二话不说就要出手制服。

  “小贼好胆。”

  站在女子旁边的一位英俊少年,见小德欲出手,大喝一声,挡在女子身前,左手一掌拍出,欲逼退小德。

  小德见少年掌至,丝毫不退,随着一拳迎了上去。

  拳掌相交,小德不动,英俊少年向后退了三步。

  “在下孟飞,不知阁下名号,师从何处。”

  江湖侠客过招之时,一般会先互问名号师门,这样做有三个目的,首先,当然是确定对方是否自己惹得起,从而决定出手的轻重,比如对方武功虽然不行,却是四大世家,五大门派的弟子,那么自然就不能下重手了,如果得罪了这些世家门派,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其次,是确定上一辈是否有恩怨,如果上一辈有死仇的话,那么这一场就不是点到为止,而是不死不休了;最后,当然是从气势上压倒对方,想想四大世家,五大门派的弟子,只要报报名号,普通人基本就会认怂。

  这孟飞是余杭三大武术道场之一,威远道场的首席弟子,在余杭一代也算小有名气,江湖人称“开山手”,将威远道场的绝技,劈空掌练得小有所成。

  “我叫小德,师从唐吉。”小德说完指了指唐吉。

  能窝囊的从楼梯上滚下来,孟飞断定眼前的唐吉的确不会武功,但是方才和小德只过一招,就感到小德内力远在自己之上,因此才想通过借问名号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如果小德报上名号,不管自己是否听过,完全可以以一句久仰,之前是误会化解开来,不想这小德竟然不按套路出牌,使得自己陷入尴尬之地。

  “原来少侠是‘开山手’孟飞”唐吉开口说道。

  听见唐吉竟然认识自己,孟飞自是一喜,松了一口气,刚欲顺势下台,唐吉却又开口说道,“听闻孟飞为人鲁莽,今日一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