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唐剑游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之乎者也

大唐剑游记 书非道 2076 2019.07.10 20:39

  原来这三人分别是十大新秀中的“拼命六郎”上官无敌,“之乎者也”张文秀和“重剑无锋”李牧晨。

  三人本来就对小德产生浓厚兴趣,又见孔昭林对小德实力赞不绝口,同时又闻得唐吉从那口奇特之剑中悟得一套上乘剑法,更是向往不已,当下便决定由他们三人出手试炼唐吉和小德。

  将唐吉误伤的,正是唐吉仰慕已久的张文秀。

  这张文秀从孔昭林处得知,唐吉视自己为偶像,对唐吉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因此决定亲自出手试探唐吉的奇特身法。

  哪知和孔昭林所说不同,这唐吉竟然临战开窍,学着小德的剑招,向张文秀攻了过去。

  那出手角度又恰好是张文秀破绽所在,因此张文秀护体真气本能运转,将唐吉弹飞了出去。

  没想到本来只是想出手试探,却闹出这么一个大乌龙,将唐吉误伤。

  摘掉面罩之后的张文秀感到非常过意不去,于是主动给唐吉运功疗伤。

  “小德兄弟内力果然如传闻中那般雄厚,小生我清楚的感受到,如果不是中途强收了部分内力,小生我可能会受重伤。”张文秀看小德痴痴的望着唐吉,试图缓解下气氛,于是对小德夸赞道。

   哪知小德全神贯注的望着唐吉,仿佛没有听到张文秀的说话,张文秀本想缓解气氛,没想到吃了个闭门羹,更加觉得尴尬,于是专心给唐吉疗伤。

  张文秀真气行遍唐吉全身经脉,察觉唐吉经脉通畅宽厚,似内家功夫修炼有成的模样,但是唐吉的丹田气海,却空空如也,没有一丝真气。

  他曾听孔昭林讲过,唐吉曾经进入过玄妙状态,使得唐吉身体发生了变化。

  张文秀学富五车,根据孔昭林的描述,猜测唐吉可能进入了玄门至高境界“返璞归真”的状态。

  当下好奇,一丝真气灌入唐吉体内。

  但是这丝真气进入唐吉体内之后,犹如脱缰之马,缺乏引导,在唐吉体内乱窜。

  唐吉受这真气影响,疼痛的叫了出来。

  小德发现异状,就要给唐吉检查。

  张文秀赶忙喊住小德,同时将那丝真气引出唐吉体内,不敢再胡乱试验,全心全意的给唐吉疗伤。

  唐吉体内经脉并没有问题,为何无法修炼出内力,难道是因为脑子有问题,悟性不够?张文秀如是想到。

   不多时,唐吉就醒了过来。

  小德见唐吉苏醒,关心的上前查探,确定唐吉没有大碍之后才放下心来。

  “您就是十大新秀之一的张文秀,张大才子,劣者仰慕已久,今日得见,实属三生有幸。”唐吉知道为自己疗伤的竟是自己仰慕之人,激动的躬身行礼道。

  另外两人见唐吉对张文秀如此尊敬,竟然直接无视自己,心中产出一丝酸味来

   “唐少侠客气了,吾等三人方才出手试探,如有冒犯,还望海涵。”张文秀见唐吉书生意气,很符合自己的口味,也赶忙还礼说道。

  唐吉和张文秀二人,意气相投,一见如故,两人从先秦时百家之文聊到当代诗歌之风,完全一副相见恨晚的感觉。

  上官无敌和李牧晨则是拿着唐吉的诃德剑,仔细的端详研究着。

   但是两人对梵文肯本是一窍不通,虽然试图按照唐吉所说,将梵文分解来看,但是仍旧一头雾水,最终悻悻的将剑还给了唐吉。

   由于三人还有试炼任务在身,因此给唐吉二人一块腰牌,告诉他们可以凭此腰牌到峰顶剑阁的厢房暂住,之后三人就与唐吉师徒告辞。

  ……

  ……

  八月十四,夜。

  黑云遮天。

  “说,你们全性殿有多少人潜入了论剑海,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密室之内,不二刀双手被牛筋倒绑在背后,面前一英姿飒爽的男子正在审讯着他。

   “小爷我都说了几百遍了,我们有上百人,已经潜入论剑海,只要明天剑圣那厮敢现身,必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啪。

   一记清脆的耳光打在了不二刀的脸上。

   “对剑圣前辈尊重点,即使你们全性妖人倾巢而出,也不是剑圣前辈的对手。”

   少年乃是江南五杰中的左手剑江流儿,生平最为仰慕剑圣,见不二刀出口侮辱剑圣,心中大怒出手教训了不二刀。

   “哈哈,剑圣明天死定了,我们会把他大卸八块……”

   不二刀看出了眼前之人对剑圣极其尊重,吐出一口带血的吐沫之后,接续刺激着江流儿。

   啪,啪,啪。

   少年连续抽打着不二刀。

   “江流儿,住手。”孔昭林的声音在密室中响起。

   孔昭林看出不二刀在故意激怒江流儿,出言阻止了江流儿。

   “阁下既然执意找死,我们当然不会让你称心如意,阁下在剑峰杀了那么多人,下半生肯定是要在镇魔狱中度过了。”

   听见孔昭林的话提到镇魔狱,不二刀咽了咽口水。

   这些天和癫不乱一起行动,不二刀清楚的感觉到,癫不乱对镇魔狱是有多么的恐惧,自己可不想后半辈子在那种鬼地方渡过。

   “阁下如果肯将你们的目的说出,在下可以保证,至少你不会被送进镇魔狱。”孔昭林见不二刀双眼闪烁,显然是对镇魔狱有所畏惧,于是抛出诱饵,软硬兼施道。

   “你是谁,凭什么能保证我不会被送进镇魔狱。”不二刀质疑的问道。

   “在下孔昭林。”听见不二刀的质疑,孔昭林心中一乐,知道自己抓住了不二刀的软肋。

   “我们的目的,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

   “剑圣前辈退隐之后,似乎对全性殿有利而无害,为何这次全性殿要大张旗鼓的扰乱剑圣前辈退隐。”

   “那些被剑圣送入镇魔狱的人,难道不应该找剑圣讨个公道嘛?”

   “邪道妖人,难得能离开镇魔狱,不好好隐居思过,还妄想报仇,果真恶行难改。”江流儿怒喝道。

   “如果剑圣真如表面上那般大仁大义,我们全性殿自然不会自找麻烦,但是如果剑圣是一个伪君子呢?”不二刀看着江流儿,诡异的笑道。

   “你说什么。”江流儿见不二刀再次侮辱剑圣,抬手就要抽去。

   “你这话什么意思?”孔昭林阻止了江流儿,对不二刀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