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唐剑游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气运加身(中)

大唐剑游记 书非道 2184 2019.06.26 20:00

  月黑风高,夜鸦啼叫。

  “老子怎么感觉有点阴森森的。”朱潜抬头看着被乌云遮蔽的狼牙月和不时传来的夜鸦叫声,心里产生一种不安的感觉。

  “兄台此言差矣,我等侠义之士,心怀乾坤正气,自当百邪不侵,如今乌云蔽月,正是奸邪之徒出没之时,我们应该打起精神,赶快前往张府埋伏。”唐吉正气凛然的说道。

  “唐兄,所言极是,我们赶快与其他侠士汇合。”朱潜心中暗想,若不是你慢吞吞的,老子早就到张府了,不过也是老子运气,竟然遇到你这愣头青,否则贸然前往张府,说不定真有可能着道,不过这小子也太过邪乎,平时老子都是在这种环境出没,现在竟然会心生不安。

  朱潜本打算和唐吉一起混进张府,伺机收了张家那貌美如花的小女儿,顺便戳戳一众自以为是的黄毛小子,但是和唐吉一起,却越觉心中不安,习武之人到了一定境界会与天地建立一种奇妙的联系,这朱潜在武道六识境沉浸多年,这种微妙的示警,帮他躲避了不少凶险,因此对当前这种莫名不安的感觉,深信不疑。当下心思转动,试图甩掉唐吉,悄然离去。

  “兄台,你干嘛去”走到张府大门的唐吉,见朱潜朝角落隐去,开口问道。

  “人有三急。”

  “已经到了张府门口,兄台这样随意方便有失礼仪……不要往那里走。”

  “啊!”

  “……那边,有陷阱”

  陷阱启动,朱潜忽觉脚下一空,心中轻蔑一笑,脚下内力一提,飞身一跃,就要踏上眼前树枝,“嗖嗖嗖”三声破空声响,三支弩箭自繁茂枝叶中射出,朱潜见状内力暗提,在空中一个转身,避过了两支弩箭,同时右手轻点,借第三支弩箭之势,朝张家大宅的院落飘去。

  就在朱潜要站在墙壁之上时,乌云散去,墙壁之上反射月光,朱潜心中暗喜,真是天助我也,原来墙壁之上已被涂满了脂油,如果朱潜贸然站上去,必然会因脂油滑腻,而重心不稳,中了陷阱。

  空中朱潜一口真气,连续运转,几乎耗尽,于是从腰间抽出一团晶莹细丝,朝身后树枝一甩,那细丝缠住树枝,朱潜借势,再欲上树,此时传来了唐吉的声音,“兄台,小心。”朱潜闻声,回头看向唐吉,当下分神一滞,一张巨网突然出现在朱潜上空,朱潜一口真气已尽,当下松开手中细丝,双手举着巨网不让其锁住自己,只听‘咚’的一声,随后朱潜惨叫声传来,掉入了陷阱之中。

  原来这陷阱本是从内向外设计,如果朱潜从此处逃走,飞身越上墙,必然着道,即使侥幸避过脂油,那么唯一落脚之处就是这颗大树,虽然树中暗藏弩箭,但是弩箭只为诱敌,只要朱潜站上树枝,巨网就会落下,将朱潜锁住,困入地下陷阱之中。

  正常情况下这等陷阱根本不足以困住朱潜,怎知朱潜今天从外往内而行,先是避过了地面的巨坑,随后触发了三支弩箭,同时发现了墙壁油脂,通过细丝触发了巨网陷阱,本来这张巨网完全可以被朱潜发现并避过,哪知唐吉恰到好处的叫了朱潜一声,使得朱潜分神,没有看见巨网,同时朱潜真气耗尽,无法继续施展轻功,最终落在了显而易见的地下陷阱之中。

  这一切的发生口述起来有上百余字,实则只不过是刹那之间。

  听见陷阱的发动,隐于张府的一众侠士们纷纷出现。

  “兄台你没事吧。”唐吉走近问道,欲解救朱潜。

  “是碧蚕丝,朱潜落网了。”有眼尖之人看见了缠在树上的细丝,开口说道。

  “诸位误会了,这位兄台是我们的同志……”唐吉替朱潜辩解道。

  “误会你个大头鬼,老子就是朱潜,想老子大江大浪渡过无数,没想到却在阴沟里翻了船,栽在你小子手里,真是晦气。”朱潜大骂道。

  ……

  ……

  两个月前,宿州,大雨。

  唐吉来到一破庙避雨,方一走进破庙,就有香味扑鼻而来,只见一和尚正在庙中煮汤。

  那和尚坦胸露乳,慈眉善目,貌似弥勒,看见唐吉进来,笑盈盈的招呼道,“施主也是来此避雨?”

  “正是,劣者唐吉,请教大师法号。”唐吉对这和尚躬身拜道。

  “贫僧慧空。”

  “福慧智子觉,了本圆可悟,大师竟是二代圣僧,劣者方才失礼了。”唐吉听见和尚法号之后,赶忙跪拜道。

  和尚见状,不禁一怔,随即莞尔一笑,双手合十回礼,唐吉不知自己就此避过了一杀劫,这和尚江湖人称“吃人和尚”,没人知道其出自哪家寺庙,但是所有江湖中人都知道此人有一特殊嗜好——吃人。

  “施主有礼了,相逢即是缘分,何不过来一起喝口汤,驱驱寒意。”

  当吃人和尚看见唐吉提剑进入庙中,以为又是一年轻侠士,欲借自己项上人头来扬名立万,当下就对唐吉起了杀心。当唐吉听见自己法号,反而诚心跪拜时,一惯心狠手辣的杀人和尚竟然手软了起来。

  “大师的煮的汤可真香。”

  “贫僧行脚山中捡了只死猴儿,本欲为其诵经超度,哪知恰感腹中饥渴,于是就拿来煮了汤。”

  “大师身为二代圣僧,怎能不守清规戒律。”听完杀人和尚的话之后,唐吉讶异的问道。

  “所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贫僧虽口食荤腥,但是心中清淡,自然百无禁忌。”吃人和尚双手合十说道。

  “大师果然高人也,不过佛渡世人,首正其身,大师虽心中清明,但世人愚昧,未能理解大师境界,岂不违背如来宏愿。”

  “如来渡世,凭一缘字,得一因果,因此有三世三千法相,断过去,现在,未来因果,故渡一切苦厄,贫僧腹中饥渴,恰有这猴儿充饥,实乃缘至。”

  “大师所言甚妙,劣者倍感受教。”于是叩首再拜道,“不过大师尚未给这猴子超度,反而食之,即使大师修为过人,业已种下恶因,佛心蒙尘,之后修行会否走火入魔。”

  “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唯有尝尽世间苦厄,方能度一切苦厄。”

  “大师境界之高,劣者弗能及也。”唐吉叩首再拜道。

  杀人和尚见唐吉虽像儒家弟子,但是言谈之间,极具慧根,不禁好奇的对其仔细打量起来,看见其手中之剑时,不禁大吃一惊,只见那剑鞘之上,隐有圣气环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