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唐剑游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这是个意外(意外来了个收藏)

大唐剑游记 书非道 2128 2019.07.03 12:01

  话说那指掀涛澜劫无心与唐吉告别之后,找了一间茶楼,包了一雅间,靠窗而坐,品茶之余,不时盯着对面卖冰糖葫芦的小贩,许久之后,劫无心嘴角微扬,似乎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于是劫无心掏出一大块碎银,丢给了推门而入的店小二,之后就离开了酒楼。

  那店小二刚刚端着热菜上楼,就见这清秀老板,转身离开,看着满桌的糕点和手中的打赏,心中不禁暗叹,富贵人家的生活,我们不懂。

  劫无心走进了一家玉器铺,随意的看了几眼,就走上二楼,见二楼空无一人,于是朝着摆有一件白玉老虎的货架走去,拿起那白玉老虎把玩了起来。

  那老板见劫无心擅自走上二楼,既不招呼也不阻止,而是伸手随意的拨弄了几下桌子上的算盘。

  就在老板拨弄算盘之后,劫无心面前的货架忽然打开了一道暗门,劫无心把手中白玉老虎放下,朝着暗门中走了进去。

  “任务执行的怎么样。”

  “那小德实力不俗,即使是我也不敢贸然出手。”劫无心摇了摇头说道。

  “哼,师父他老人家是修禅修傻了,做起事来竟然开始讲因果,如果当时直接把唐吉干掉,现在就不会有小德这个变数了。”

  “不要在背地里议论老头,老头神通可大着里,说不定你这几句话已经传到他耳朵里了。”劫无心示意小心隔墙有耳,但是他神情自若,仿佛并不担心。

  “当着他老人家的面,我也敢这样说。你的心情似乎不错,看来是另有收获了。”

  “这是个意外,我们的唐大侠不仅是罪恶克星,也可能是正道灾星……”劫无心心中想着唐吉那正义凛然的模样,不禁笑着说道。

  “有趣,淡出鸟来的江湖,终于要有点意思了。”

  ……

  ……

  余杭

  博客书坊

  戏台之上,四个艺伎分别抱着琵琶,胡琴,二胡,古筝,合奏着一曲《乌江断魂》,曲罢之后,只见那正坐在台中的说书老人,放下手中茶盏,拿起桌上惊堂木用力一拍,现场顿时鸦雀无声,于是老人张口缓缓说道:

  “江湖本是不归路,焉能回首忆秋年。八月的江湖,注定是不凡的一页。

  三个月前,天后陛下,大赦天下,那些被剑圣亲手送入镇魔狱的妖魔鬼怪们,纷纷出笼,誓要在四天之后的品剑大会上,与剑圣了解恩怨。

  为了品剑大会能够正常举行,正道联盟浩然殿已经广发侠义帖,势必要找出那些躲藏在暗中的牛鬼蛇神来。

  三十年前,剑圣于丹阳郡一招败中瘟史克达,不杀,将其送进镇魔狱。十天前,十大新秀之首‘四绝公子’萧天炎一招斩中瘟史克达于丹阳郡。

  三十年前,剑圣于晋陵一招败春瘟张博远,不杀,将其送进镇魔狱。十天前,十大新秀排名第二的‘九天玄女’长孙婧一招斩春瘟张博远于晋陵郡。

  三十年前,剑圣于吴郡一招败夏瘟刘玉芳,不杀,将其送进镇魔狱。十天前,十大新秀排名第三的‘拼命六郎’上官无敌一招斩夏瘟刘玉芳于吴郡。

  三十年前,剑圣于会稽郡一招败秋瘟赵无双,不杀,将其送进镇魔狱。十天前,十大新秀排名第四的‘金玉满堂’柴召,一招斩秋瘟赵无双于会稽。

  三十年前,剑圣于东阳郡一招败冬瘟钟钱凯,不杀,将其送进镇魔狱。十天前,十大新秀排名第五的‘俏娘子’王艳,一招斩冬瘟钟钱凯于东阳。

  这江南五鬼,方一离开那镇魔狱,就扬言要在剑圣退隐之日,与剑圣了解恩怨,岂料刚一回到自己的故土,就永久长眠了。”

  说书老人轻叹一声后继续讲到:

  “恩怨,恩怨,这又是何苦呢?好不容易能离开那不见天日的镇魔狱,为何不好好安度晚年,偏偏要想着那江湖恩怨。”

  “哎,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无情,想我们这些糟老头子,三十多年未曾回家,难得有机会回去瞧瞧,怎知归路却是归途。”靠窗的桌子边一个老头端起茶杯叹道,只见老头端茶杯的手上只有三根手指,另一只手也少了一根指头,这老头竟然是三十年前令西蜀一代少女闻风丧胆的采花大盗雷七指。

  就在这时一面带薄纱的女子走进了说书坊,四处环视,发现雷七指后朝着雷七指所在的位置走去,并坐在雷七指旁边,只见那女子身穿紫色素衣,手持拂尘,背缚长剑,用紫色方巾扎着一个高马尾,面纱之下的双眼极为清明。

  “全性圣女亲来,不知有何指示。”雷七指看了一眼蒙面女子说道。

  如果是三十年前,他定会不择手段的摘下圣女的面纱,看看圣女的真容,如果属于绝品,那么嘿嘿……但是现在他却没有这种冲动。

  也许镇魔狱中的那群秃驴整日念经,真的消除了他的邪性,他没有了初时的那种邪念,他还曾想过,如果有一天能离开镇魔狱的话,打算找个地方归隐,顺便寻个弟子,将他一身本领传承下去,至于弟子是正是邪那就不是他该操心的事情了。

  但是真正离开无间之后,他却没有那样洒脱,因为他心中有口怨气朝天冲,与剑圣的恩怨不斩断,他是无法安心归隐的,就在这时全性殿找到了他,听了全性殿的提议之后,他欣然接受。

  “刚刚得到一条重要情报,就不知前辈能否像当年一般傲笑风间,别像江南五鬼那样胆小怕事。”

  “在地狱里待久了,自然不想再回去,但是你们全性殿出手也太狠了,竟然借刀杀人。”雷七指对圣女那仿若仙籁的声音也已经没有多少感觉。

  “他们应该庆幸,不是殿里的人动手。”

  “哎,逝者已矣,还是说说圣女为我们带来了什么消息吧。”

  “我们掌握到了浩然殿的行踪。”

  “这可真是条不得了的消息,想当年,我们手段用尽都未能撬开那帮自诩为正道侠士的嘴,老夫我清楚的记得,有那么一个小妞,最后被老夫调教的如同听话的母狗,但仍是未曾透露浩然殿半点信息。”雷七指听见消息后,不禁惊诧现在年轻人的本事,于是感叹的回忆道。

  “这是一个意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