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唐剑游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气运加身(上)

大唐剑游记 书非道 2318 2019.06.25 20:40

  西子书院,位于西湖之畔,由四大世家的长孙家出资建立,主要传授大唐三大圣教中儒教的思想,由于第三代院长长孙晓文,厌恶武力,因此将习武一学,从书院中剔除。

  所谓术专于一而精,剔除武学的西子书院,连续教出了五届科举状元,使得西子书院之名响彻大唐。

  由于书院上下无人习武,当书院收到雌雄双盗盗取书院至宝《兰亭序》的消息时,连忙向邻近的杏林书院求援,于是杏林书院派出了有江南五杰之称的“华丽无双”孔昭林前往协助。

  孔昭林心知雌雄双盗非易于之辈,于是到百花坊去寻找帮手,所谓无巧不成书,方一到百花坊就碰见了被小德制服的雌雄双盗。

  在被唐吉说中心中秘密之后,傅星辰恼羞成怒,声称今夜子时必定前往西子书院盗走《兰亭序》,说完也不管被封住穴道的右手,凭借奇特的功法和卓越的轻功,在一众少侠眼前逃走了。

  小德调息恢复之后,立刻帮着孟飞疗伤,随后几人在孔昭林的邀请下,一同前往西子书院,准备共同抵御雌雄双盗。

  ……

  ……

  “小德兄弟,你确定那傅星辰无法解开被你封住的穴道吗?”餐桌上孔昭林好奇的问道。

  “昭林,食不言,寝不语。如有疑惑可以在晚餐结束后向小德同学请教。”

  说话的正是西子书院的院长长孙晓文,这长孙院长虽然四十多岁,但是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相貌谈不上漂亮,但是可能长期与书为伍,久而久之产生了一种特殊的儒雅之美。

  “谨遵院长教诲。”

  于是一干人等,纷纷埋头吃饭,没有一人敢再说话,唐吉仿佛一个天生的儒生,吃饭时不仅不说话,而且口口细嚼慢咽,不发出一点声音。反而是其余三人,不仅吃相难看,而且还不是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

  “我吃饱了,一个时辰之后,来戒堂找我。”长孙晓文非常受不了三人的吃相,于是放下碗筷,转身离开。

  “小德,你师父吃饭一直是这样嘛。”孟飞以为唐吉是装给长孙院长看的,但是长孙院长现在已经离开,唐吉还是那样慢吞吞的小口咀嚼,于是向小德问道。

  “师父平时可不是这样。”

  “唐兄,院长大人已经走远了,不用再装了。”

  “平时师父吃饭比这还要慢,还要少,今天可能是饿着了,竟然吃了两碗饭。”小德正吃着一块鸡腿,因此说话一顿一顿的。

  “噗”

  孟飞嘲笑完唐吉,刚下了一口米饭,听见小德后边的话,瞬间忍不住把一口米粒喷了出来。

  “孟兄,现在明白小口细咽的好处了吧,不仅可以防止这种不礼貌的行为,而且万一气脉不顺,方才孟兄的情况很有可能会窒息而死。”唐吉对孟飞教育的说道。

  “唐夫子教训的极是,劣者受教了。”孟飞学着唐吉的口吻说道。

  “唐兄乃真儒士也,不知以前在哪一家书院求学。”通过唐吉的言行举止,孔昭林可以肯定唐吉是一位儒生,因此试图探探唐吉的底细。

  “劣者鄙乡还没有书院,劣者幼时一直跟随一位隐居鄙乡的老夫子学习。”

  “不知尊师名号。”

  “夫子不曾提过。”

  “难道你就没问过?”孟飞突然插口问道。

  “夫子既不说,必有其缘由,作为弟子焉能乱问。”

  “真儒士也,日后有机会,一定将你介绍给我张师兄,相信你两一定相见恨晚。”孔昭林笑着说道。

  “可是江湖十大新秀之一的‘之乎者也’张文秀?”

  “正是。”

  “张公子之才名,劣者神往已久,劣者正是拜读了其大作——《侠歌行》,才最终决定离家闯荡江湖,行侠仗义,不想无双公子竟是其师弟,待品剑大会结束之后,无双公子一定要给劣者引荐。”

  “回头我一定告诫师兄,让他以后不要再乱写东西,忽悠懵懂少年,世间可不是每一个人都像唐兄这般集天地之气运于一身的。”

  ……

  ……

  两个月前,宋州

  “这位小兄弟,半夜三更的,为何不休息,在这里鬼鬼祟祟的瞎晃悠什么。”一位虎背熊腰的粗犷大汉,出现在唐吉身边问道。

  “大叔,劣者如此光明磊落,可没有鬼鬼祟祟,听说这里有采花贼出没,劣者既然身为正义的化身当然要阻止犯罪。”唐吉正气凛然的说道。

  “不错不错,小小年纪竟然如此侠肝义胆,不过那朱潜不仅轻功了得,而且一双龙爪手霸道无比,不知多少正道侠士惨遭其手,难道你就不害怕。”

  “原来,此采花贼叫作朱潜?”

  “你连人叫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知其长啥模样,怎么抓?”

  “我们在一位许公子的组织下,分别巡视,听那许公子说几天前他差点就抓住了朱潜,要不是朱潜跪地求饶,使得他一时心软,被那朱潜趁机逃去了。”

  “放屁,分明是那狗屁许公子看见老子,奥不对,看见朱潜立刻跪地求饶,朱潜善心大发饶了他的狗命。”那粗犷大汉气愤的说道。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给你说现在的江湖沽名钓誉之辈比比皆是,比如……。”

  “这可真是一大江湖秘辛,大叔你怎么知道的。”

  “这天底下就没有老子不知道的秘密。”朱潜开始向唐吉吹嘘起来

  “真的,那大叔给我讲讲江湖上那些大侠们的英雄事迹吧。”

  “小子算你走运,老子现在心情不错,就给你讲讲。”

  ……

  ……

  “我擦,天都亮了,你这小子真够邪门的,竟然和你谈的投机,误了老子的大事。”听见鸡鸣声的朱潜对着唐吉笑骂道

  就这样本来打算去城东张家辣手摧花的朱潜,竟然和唐吉讲了一晚上的江湖上的奇闻轶事,也就是这么巧,当时在张家埋伏的一众青年侠客们,就这样白等了一个夜晚。

  三日后,深夜。

  “你小子怎么还在这里。”

  唐吉回头看着眼前清瘦俊俏的白面书生,脑子里飞快的回忆着,在哪里见过,但是最终还是丝毫没有印象,于是开口问道,“这位少侠我们见过吗?”

  那朱潜立刻记起,今天自己换回了本来面目,眼前这小子当然认不出来,同时暗骂唐吉邪乎,竟然差点使自己自曝身份,见唐吉如此呆蠢,于是匡问道,“怎么这才几天不见,就不记得为兄了。”

  “兄台抱歉,这几天碰到捉拿朱潜的正义之士实在太多,劣者可能记不太清楚了,不过咱两赶快前往张府汇合吧,不然那许公子又要骂劣者行动迟缓了。”唐吉实在想不起来眼前之人是谁,但是判断此时出现的年轻侠客肯定是同道中人,于是邀其一起前往张府汇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