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唐剑游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情僧福至

大唐剑游记 书非道 2055 2019.07.22 22:08

  翌日正午。

  近水楼台广场庭院之中。

  “不知道御楼主再次召集大家,所为何事。”项通见御楼主再次将众人召集起来,心情不爽的的问道。

  “昨夜,有贼子趁御某不在,潜入了御某卧室,如果御某所料不差,那贼子应该是欲盗取解开镇魔狱地图所需要的颜料。”御楼主神色郑重的说道。

  “御楼主,如此阵仗难道又是在怀疑吾等了。”项通语气冰冷的说道。

  “项少侠切莫误会,御某这次召集大家,是为了告诉诸位,唐少侠已经将‘保命金丹’给琴姬服下,相信要不了多久琴姬姑娘就会苏醒,到时候关于偷盗镇魔狱地图一事,肯定会有所进展。”

  御楼主一边解释,一边看着在场众人的神情变化。

  “哼,那在下就等着琴姬姑娘苏醒了。”

  项通冷哼一声,转身朝着自己的厢房走去。

  这次御楼主并没有阻拦。

  ……

  ……

  是夜。

  月黑风高。

  一道黑色身影来到了琴姬厢房,轻轻的推开房门,走到床榻附近,抽出匕首。

  就在此时,厢房烛光突然亮起。

  床上之人竟然不是琴姬阮风月,而是农家五娇中的红蔷。

  躺卧在床榻上的红蔷猛然睁开眼睛,双手如灵蛇一般,封住了黑衣人的穴道。

  “陆舒姑娘,没想到竟然是你。”项通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御楼主,唐吉,项通还有农家五娇全都出现在厢房之外。

  红蔷摘掉了黑衣人的面具,郝然正是玉箫仙子陆舒。

  “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的。”陆舒回头看向众人,满脸疑惑的问道。

  “今天御楼主前来告诉劣者有人进过他的房间,并且告诉劣者他仍然怀疑项兄。

  但是昨夜劣者为了了解细节,整晚上都和项兄在一起。并且农家五娇影形不离,因此唯一有可能作案的就只有陆姑娘了。

  并且当时第一个发现琴姬姑娘中毒的恰恰就是陆姑娘。

  但是由于没有证据,我们也不敢贸然怀疑,因此才设下此局,看陆姑娘是否会上钩。”

  “妾身听见唐少侠欲使用救命金丹时也有所怀疑,但是妾身毕竟不敢冒险啊。”陆舒听完唐吉所言之后感叹道。

  原来陆舒盗得‘破图六郎’,取出地图之时,恰巧碰见了琴姬,琴姬见那‘破图六郎’模样甚是喜欢。

  陆舒就将“破图六郎”送给了琴姬,并且趁机将地图藏在了琴姬的古琴当中。

  但是陆舒没想到的是琴姬竟然又将“破图六郎”转送给了项通。

  更巧合的是项通在与御楼主交手时,竟然将“破图六郎”给暴露了出来。

  这一系列的变故,打乱了陆舒原有的计划。

  因此陆舒不得不临时对琴姬下毒。

  “说,你盗取镇魔狱地图的目的是什么?”御楼主冷冷的质问道。

  陆舒轻哼一声,抬手朝着御楼主抢攻过去。

  御楼主一声冷哼,提掌应对。

  那陆舒临时变招,借着御楼主之势,反退到窗口,破窗而出,同时手中烟花信号放出。

  御楼主见状暴怒,身形一动,将陆舒再次制服,并亲自封了其穴道。

  “启禀楼主,近水楼台遭到了袭击。”

  ……

  ……

  某官道。

  有一和尚,身披七彩袈裟,满头禅心舍利,朝着驿站缓缓走来。

  “店家,来碗素面。”和尚开口问道。

  “好嘞,客官请稍等。”那驿站老板,打量了和尚两眼,退到厨房当中。

  不久之后驿站老板端着一碗素面出来。

  “偌大的驿站只有店家一人?”和尚并不急着吃面,而是开口问道。

  “本来还有一店小二,只是昨天有事回去了,因此只有小的一人,不过这荒山野岭的,很少有过往行人,因此有小的一人足矣。”那驿站老板说道。

  “也是,荒山野岭之中,人烟稀少,杀人之后,就随手将尸体丢弃。”和尚放下手中竹筷,双手合十说道。

  “大师,什么杀不杀人的,多晦气。”驿站老板听见和尚的话,鼻子不禁一皱。

  “贫僧在来此路上,超度了两具尸体,看其衣着打扮也像这驿站伙计。”

  和尚说完之后,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那驿站老板听见和尚说超度了尸体,不禁面露异色,但是见那和尚端起碗中素面,吃了起来,嘴角不禁微扬。

  “施主,贫僧这面也吃了,是否可以动手了?”和尚突然问道。

  “什么动手,大师在开玩笑?”

  “出家之人,自有金身护体,因此百毒不侵。”

  听见和尚言语,驿站老板脸色一变,随后大喝一声“动手”。

  就有十余名全性殿杀手出现,将和尚团团围住。

  “施主的素面贫僧已经食用,何不出来一见。”

  “生一刀,死一刀,未见天斩不识高,生死由来不二刀。”

  不二刀手持天斩从厨房中走了出来。

  “初晴融雪”

  只见和尚陷入一片冰天雪地当中,初阳初照,冰雪微融,透骨寒意直袭那和尚。

  “吾之天斩,只此一刀。”

  就在不二刀准备出手之际,忽然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在一只手掌当中。

  抬头再看,那和尚仿若巨人一般,微笑的看着自己。

  “我佛慈悲。”

  那和尚反手拍下,右手便化成了一座五指山,似要将不二刀压在五指山底。

  “夕晴映雪”

  莫邪剑携带无比寒气,劈向了五指山。

  只听一声巨响,五指山被劈的粉碎。

  下一刻不二刀一口鲜血喷出,失去了战斗能力。

  “不错,莫邪剑在你的手上的确威力不俗。”和尚回头朝着雪初晴看去。

  “如此年纪竟然修的道心通明之境,果真后生可畏。”

  “我感觉到莫邪剑了,是你吗峨眉。”和尚仿佛变了一人,模样不再慈善,反而有些狰狞。

  “现在还不是你苏醒的时候。”和尚恢复慈善面容说道。

  “你闭嘴,告诉我峨眉在哪。”

  雪初晴看着那和尚自言自语,时而温柔,时而暴躁,当下眉头紧蹙。

  全身内力暴提,汇于莫邪剑之上。

  “快雪时晴。”

  只见莫邪剑化为无数飞雪,袭向情僧福至。

  那福至见状拈花微笑,盘膝而坐,只见其身上五色霞光骤现,抵御着莫邪剑所化成飞雪剑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