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唐剑游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灯火阑珊处

大唐剑游记 书非道 2061 2019.07.23 23:49

  近水楼台本建立在天险之上,易守难攻。

  但是在如今太平盛世之下,御楼主根本没有考虑过有人会大规模的攻打近水楼台,所以近水楼台的主要力量都用来保护宝库,城防反而相对松散。

  因此直到陆舒放出了信号,护院们才发现已经有大批邪道中人渡过天险,来到了城楼之下。

  霎时间,无数火箭自楼外飞射而进,近水楼台沦为一片火海。

  不多时,楼门已经被攻陷,大批邪道之人杀将进来。

  广场庭院之中。

  “竟然是天石门之人。”筝中情看着杀入近水楼台的邪道之人的衣着之后说道。

  “筝姑娘识得这些贼人。”御楼主开口问道。

  “正是,天石门之人涉及到十年前一段三教秘辛,天石门门主目前正被关押在镇魔狱三层。”

  听见镇魔狱三层,所有人都不禁为之一颤。

  镇魔狱第三层关押着的可都是十恶不赦的魔头,为何这天石门却没怎么听说过。

  “观这攻城之人足有三四百人,这天石门为了镇魔狱地图也算是倾巢而出了。”看见攻入楼中的人数,御楼主感叹道。

  “没这么简单,唐少侠身后的剑盒也是天石门必得之物。”筝中情看了唐吉一眼说道。

  “御某请诸位少侠前来,本是为了举行一场同道中人的切磋盛会,怎知竟然会发展到如此地步,是御某的罪过,现在还请诸位少侠,各自离去,不要受这无妄之灾。”御楼主面带愧色的对众人说道。

  “哼,这道歉说辞,还请御楼主在击退强敌之后再说吧,项某可惦记着御楼主的十大名谱真迹,暂时还不想走。”项通虽然说话语气略带嘲讽,但是其侠义本色,御楼主却看得清清楚楚。

  “御楼主,我等平日自诩侠义之辈,如今遇到近水楼台陷危,焉有独自逃走之理。”筝中情也开口说道。

  “妾身几人愿助御楼主共渡难关。”农家五娇毅然说道。

  “好,御某就此谢过各位了,如果能熬过此关,御某定将楼中珍藏曲谱,与众人观赏。”御楼主见前来与会之人,如此仗义,不禁慷慨的说道。

  “唐少侠,请随御某前来。”

  御楼主拉着唐吉来到了自己的卧房

  御楼主移动床头机关之后,那床榻竟然向下打开,露出一条密道。

  两人穿过密道,来到一件密室。

  御楼主从密室之中拿出一个碧玉机关交给了唐吉。

  “唐少侠,这才是真正的‘破图六郎’,现在麻烦您将其交给狄仁杰大人。”

  “御楼主这是何意,劣者虽然功夫微薄,但也绝对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唐吉正色的说道。

  “唐少侠误会了,御某之所以将‘破图六郎’托付于你,是相信剑圣前辈的眼光,现在整个近水楼台御某唯一能信任的只有唐少侠了。顺着密室有一条通道,可以直达官道。唐少侠还请速速离去。”

  见御楼主如此严肃,唐吉也不多说什么,一声珍重之后,就转身离去。

  ……

  ……

  小树林中。

  雪初晴急急而奔。

  身后情僧福至如影随行。

  中途虽然有不少全性殿杀手出手阻拦,但是没人能阻挡情僧一刻钟以上。

  雪初晴逃至一处山崖之上。

  “施主,交出莫邪剑,贫僧或能亲自给你超度。”情僧福至见雪初晴以至绝路,开口说道。

  “即使将莫邪剑给你又如何,告诉你把,练峨眉已经死了。”雪初晴故意激怒情僧说道。

  “不可能。”

  情僧福至露出狰狞的面孔吼道。

  “十年前,你被剑圣叶凡困于不杀剑阵当中,练峨眉为了救你,前往天净沙,岂知这正是三教共同设下的埋伏,练峨眉死于三教围攻之下。

  而负责带队的则是你的好友。”

  “不可能,你休要欺骗我。”

  “如果练峨眉没有死,她的佩剑为何会到我手中,很显然我使用的剑法并不是练峨眉的峨眉飘萍。”雪初晴继续刺激情僧福至。

  “姑娘,如果你在这么胡言乱语,你很可能会尸骨无存。”情僧福至恢复了慈善的面容说道。

  “我有没有说谎,大师完全可以到上元观去找你那好友一探究竟。”

  “不可能,龙阳答应过我会保护峨眉的。”

  “龙阳子前辈既然被尊称为道尊,那么其行为肯定要以三教利益为重。”

  “不可能。”

  情僧抓狂了起来。

  雪初晴全身真气注入无垢之眼中,找到了情僧福至的破绽所在。

  “漫天霜雪人独影。”

  雪初晴将仅存的内力聚于莫邪剑中,掷剑而出,袭向情僧福至。

  就在莫邪剑将要命中福至之时,福至突然从抓狂中苏醒了过来,右手剑指夹住了莫邪剑。

  “吾若成佛,天下无魔,吾若成魔,血染天下。”

  只见情僧福至,满头禅心舍利尽散,露出一头鲜红血发。

  雪初晴感受到恐怖气息扑面而来,没有丝毫犹豫,朝着悬崖跳了下去。

  情僧福至见状,一掌拍出,一道宏大掌劲击中了悬崖之中的雪初晴。

  “龙阳吾友,迎接魔佛的洗礼吧。”

  雪初晴一口鲜血喷出,感觉到全身骨头尽碎,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离她如此之近。

  她想到了师父。

  想到了痛苦的童年。

  想到了唐吉。

  ……

  ……

  唐吉从密道之中,爬出之后,感觉浑身脏臭,于是来到了一处湖水旁打算洗个澡。

  就在此时,唐吉看见一道紫色身影飘至,一段痛苦的回忆浮现在脑海之中。

  雪初晴睁开双眼,已是黑夜。

  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处山洞之中,由于筋骨尽碎,她没移动的能力。

  雪初晴发现自己的衣衫被人松动过。

  就在此时,雪初晴听见了脚步声,有人进入了山洞。

  雪初晴必上了眼睛,那人来到了她的身旁,似乎在盯着她看,接着那人抚摸着她的脸庞,然后开始解开她的衣衫。

  雪初晴不愿睁开眼睛,她不想看见眼前禽兽之人的模样。

  脑海中出现了唐吉的身影。

  但是下一刻,她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那人只是在帮她换药。

  雪初晴睁开了眼睛。

  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那人也感觉到了雪初晴的苏醒。

  “雪姑娘你醒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