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唐剑游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气运加身(下)

大唐剑游记 书非道 2045 2019.06.27 12:27

  “施主,可否借剑与贫僧一观。”

  “大师,请。”

  唐吉将手中的剑递给了慧空,慧空接过剑,感觉十分轻盈,再看那乌黑剑鞘上刻满了佛门梵文,即使慧空乃佛门二代圣僧,也看不懂这些梵文的意思,使得慧空越发觉得此剑不一般。

  慧空满怀期望的拔剑出窍。

  期盼越大,失望越深。

  “哇”

  慧空拔出剑的那一瞬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几乎走火入魔。

  “大师,您怎么了。”唐吉见慧空莫名吐血,赶忙关心的问道。

  “可能正如施主所说,贫僧佛心蒙尘,方才动了贪念,因此差点走火入魔,施主可否告诉贫僧此剑来历。”看着空空如也的剑柄,慧空失望的说道

  听唐吉讲完此剑来历之后,慧空心下断定,这剑鞘应该是普通之物,关键在于剑上所刻的梵文,方才所见之圣气应该是自己所修的佛门心法与这梵文所产生的的共鸣。于是看着唐吉起了杀人夺宝的念头。

  “哎,终于找到了个能避雨的地方。”

  一位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走进破庙。

  那男子穿一身紫色道袍,手持拂尘,背缚长剑,头戴道冠,清秀的面庞上,双眼极位清明。

  看着缓缓走进的男子,武道七识境的慧空,竟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恐惧感,迫使自己立刻远离这青年男子,心思下定,慧空将那奇特之剑,当作暗器朝男子扔来,随即脚下内力暗提,朝门外退去。

  青年男子冷笑一声,右手一挥拂尘,卷住了袭向自己的剑,同时左手剑指一划,一道真气打向了已经退出门外的慧空,慧空闷哼一声,全身内力猛提,全速向远方逃去。

  看着逃跑的慧空,青年男子丝毫没有追赶的意思,因为在他眼里慧空已经是个死人。

  高手过招就是如此简单。

  “大师,您要去哪?”

  不会武功的唐吉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看见青年男子走进庙中,慧空和尚突然起身离开,两人照面之时,慧空将自己的剑丢给了男子,然后离开。

  “这位大师可能想起有重要事情要办吧。”青年笑着说道,随后将剑递给了唐吉。

  “劣者唐吉,不知兄台如何称呼。”唐吉听了男子的话,也不辨真假,当下接过剑,向男子问道。

  “小道‘指掀涛澜’劫无心。”男子向唐吉行礼答道

  “劫者,时也,知其心方可量矣,古往今来凡欲渡劫者,必先知其劫心;无心之劫,无可渡也,故无敌矣,劫兄这名字真好境界。”

  “父母粗鄙,随便给取了个俗名,竟被唐兄品出如此境界,可见唐兄真奇人也。”劫无心谦虚的说道。

  “劫兄赞缪,劣者不过一俗人罢了”听见劫无心的称赞,唐吉嘴上谦逊,心中还是很受用的,他离开家乡一个月,还是第一次有人称赞他为奇人。

  “小道师从须弥山太虚洞忘语真人门下,略懂观气看相之术,自盘古劈开混沌,有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沉成地,此天清地浊二气乃万物之本,盘古身化万物之后,留有一口圣气,谓之天地一气,吾观唐兄之一言一行,皆引得天地一气随之而动,可知唐兄非凡人也,将来必定名动江湖。”这劫无心见唐吉虽然口中谦虚,但是面露喜色,显然很享受自己的说词,于是继续说道。

  “哪里哪里,劫兄来喝口热汤驱驱寒意。”唐吉将慧空之前盛给他的汤递给劫无心。

  “吃人和尚留下的汤,小道可不敢品尝,还是唐兄好胆色。”

  “劫兄是说,方才离开的慧空大师是江湖恶徒‘吃人和尚’王路。”唐吉从朱潜那里了解了不少江湖奇闻,包括这变态的“吃人和尚”。

  劫无心笑而不语,微微点头。

  “不可能,慧空大师乃二代圣僧,并且长得慈眉善目,怎么可能是江湖恶徒?”唐吉一脸不信的说道

  “样貌是天生的,为善为恶却是自己的选择,两者其实并无关联。”

  “相由心生,怎么会没有关联。”

  “相貌形成后就不会改变,心却会随着感情经历而不断变化,不信你可看看汤中煮的是何物。”

  ……

  ……

  唐吉一连呕吐了三天三夜,现在饿得皮包骨头,终于有了食欲,和这“指掀涛澜”劫无心一同进入了苏州城的飘香楼当中。

  “唐兄经历果真不凡,不过赠剑的那奇人,姓甚名谁,后来又去了何方。”唐吉和劫无心正坐在一雅间当中,桌上放着几盘素菜和一壶清茶。

  听见劫无心的提问,唐吉心中再对这劫无心多了几分好感,平时自己说出宝剑的来历,人们只会对他冷嘲热讽,而现在这劫无心竟然好奇赠剑之人的来历,显然是相信此剑的不凡。

  “劣质当时尚来不及询问,那奇人就不见了。”唐吉回忆道。

  “那唐兄可知此剑的剑身何在。”

  “那奇人曾说,时机一到,剑身自会出现。”

  ……

  ……

  某深山小庙之中。

  “师父,弟子此行意外见到了您所说的那柄剑的剑鞘。”

  “只有剑鞘?”

  “是的,只有剑鞘,剑却不知所踪。”劫无心将遇见唐吉的经过详细的告诉自己的师父。

  “唐吉的背景可调查清楚了。”

  “这唐吉出生于洛阳一个叫做草帽村的小村庄里,父母经营着一间小客栈,并无特殊之处,唐吉自幼做着大侠梦,他父母曾送他到草帽村的小道场习武,哪知他天生不是习武的料子,学了两年也不见有什么成就,于是开始自暴自弃,后来就一直跟着一位儒门夫子学习。”

  “那夫子又是何人。”

  “那夫子名唤王天之,曾是洛阳书院的先生,精通三教典籍,后来开罪了权贵,于是被迫隐居于草帽村,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剑鞘之前的拥有者呢。”

  “应该是一个江湖骗子,此人拿着剑鞘到处说是宝物,恰好遇见了初入江湖的唐吉。”

  “江湖骗子拿着宝物,忽悠了一个无知的少年,使得少年产生了信仰,真是玄妙。”

  “是否要把剑鞘夺过来。”

  “不用,剑鞘既然落在了那唐吉手上,必有其因果,暗中监视即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