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唐剑游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地图去向

大唐剑游记 书非道 2032 2019.07.20 21:57

  闻得失窃之物,竟然是镇魔狱地图,在场之人无一不为之震惊。

  能被关进镇魔狱里的,无一不是穷凶极恶,武功超凡之辈。

  即使天后大赦天下,从镇魔狱释放出来的也都年龄在七旬以上,继续为恶的能力有限。

  但就是这样,从镇魔狱中放出的雷七指还有癫不乱,最终恶性难改,联合全性殿大闹论剑海,使得剑圣叶凡因此而陨落。

  现在镇魔狱地图竟然失窃,怎能让人不震惊。

  “御某已经将整个近水楼台封锁,并清点了楼中人数,没有一人缺失,楼中每一寸土地也都被仔细检查过了。”御楼主开口说道。

  场中众人立刻明白,御楼主的言下之意乃是唯有他们还没有被检查过。

  “敢问楼主,不知这‘破图六郎’是在什么时间丢失的?”唐吉开口问道。

  “具体时间无法确定,但是护院在午时之前,前往宝库例行检查之时,那‘破图六郎’仍旧还在,并且午时之后,没有一人离开近水楼台。”

  “御楼主的意思就是我们之中有人偷了那‘破图六郎’了。”项姓少年,愤愤的说道。

  “御某怎敢怀疑各位,只是‘破图六郎’事关重大,还需要诸位少侠配合。”

  御楼主虽然说得礼貌,但是他已经排查过楼内之人,那么唯一有可能并且有实力盗窃‘破图六郎’的就只有这些前来赴会之人了。

  “不知御楼主需要吾等如何配合。”项姓少年冷冷的说道。

  “由于事态严重,诸位的房间,御某已经派人检查过了。”

  此话一出,不仅是项姓少年,在场之人,除了唐吉以外,所有人都面色微变,对御楼主此举表示不满。

  “既然如此,御楼主是否要让我等脱个干净,让您检查一番了。”项姓少年语带讥讽的说道。

  “项少侠言重了。”

  御楼主没有继续说下去,显然正如项姓少年所言,是要对他们进行搜身。

  “御楼主,是你邀请吾等而来,还是我们自己厚着脸皮要来你这近水楼台。”项姓少年质问道。

  “诸位少侠均是曲中好手,侠名更是盛传江湖,御某正是对诸位仰慕已久,因此才发出请柬,邀请诸位前来鄙楼,参加这“声乐雅典”。”

  “即使如此,御楼主可知自己行为,是对吾等的侮辱。”

  参会众人听见项通之言,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事后,御某必定向诸位赔罪。”

  “不用了,在下项通,师承玉笛门,请指教。”

  项姓少年竟然直接向御楼主请招。

  御楼主见状也不多说什么,身上斗气骤然爆发袭向项通。

  项通感觉到来自御楼主的庞大压力,面色一沉,接着全身内力猛提,拿出腰中玉埙,但是还未等其将玉埙放入口中,就闻悠扬曲声而至,下一刻项通一口鲜血喷出,已然受伤。

  众人只见御楼主丝毫未动,项通就吐血受伤,心知项通是在意识之境中受到了重伤。

  在项通后退同时,一个形似蛇龙的玉器从其身上滚了出来。

  “破图六郎”

  身后负责看管宝库的管家失声叫了出来。

  御楼主给手下护院使了个眼色,立刻就有两名中六境巅峰的护院,将项通点穴制服。

  “楼主,地图不见了。”

  当那护院捡起‘破图六郎’之时,发现那蛇龙嘴已张开,里边的镇魔狱地图,已然不见。

  御楼主脸上一阵阴晴变化之后,抬头看向了项通,语气冰冷的说道:“地图在哪?”

  “欲加之罪。”项通狠狠的说道。

  一旁唐吉看见一股浓烈血红色斗气朝着项通袭去,知道御楼主即将侵入项通意识之境,赶忙开口阻止道:“御楼主,还请慢些动手。”

  听见唐吉开口,御楼主收回斗气,抬头看向唐吉,看他有何见解。

  “项兄,所谓人赃并获,敢问作何解释。”唐吉见御楼主收手,赶忙对项通开口问道。

  “欲加之罪,何须解释。”

  “想必此刻大家都对御楼主行为感到不满,项兄直快豪爽,劣者佩服,但是事关镇魔狱安危,吾等既以侠义二字自称,自然应以大局为重。”

  听见唐吉大义凛然之词,项通心中怒气渐减,转头对御楼主冷哼一声后说道:“此物乃是琴姬姑娘赠送给在下的。”

  项通将自己在盛典开始之前,于画廊偶遇琴姬姑娘,并且两人相谈甚欢,分别之时,琴姬将那‘破图六郎’当作礼物送给了项通,并且项通也回赠了一枚玉佩给那琴姬。

  众人听了项通之言后,在御楼主的带领下,来到了琴姬阮风月的厢房。

  御楼主和唐吉等一众男子留在厢房之外,由黄衫女子和农家五娇进入厢房之中,查验项通所言是否属实。

  “御楼主和唐少侠还请进内。”农家五娇之中的红蔷开口说道。

  唐吉和御楼主进入之后,只见那琴姬双脸乌青,显然是中毒的表现。

  御楼主派人前去请了楼中常驻郎中前来。

  “启禀楼主,琴姬姑娘的确是中毒了。”

  厅堂之上。

  “项通,琴姬姑娘已经中毒,并且身上没有你说的玉佩,这你又作何解释。”

  在项通身上搜不到地图之后,御楼主震怒的说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项通仍然不承认自己是偷盗地图的凶手。

  “快把地图交出来,否则别怪御某对你不客气了。”

  在项通身上搜不到地图之后,御楼主大怒道。

  项通朝着御楼主怒目而视,不再言语。

  “楼主,这项通会不会已经把地图背熟,然后毁去了。”黄衫女子开口说道。

  “陆姑娘有所不知,那地图已经用特殊颜料隐去,除了御某以外,这天下没有第二个人可以解除。”御楼主开口说道。

  “那么这项通能把地图藏在哪里呢?”黄衫女子好奇问道。

  “陆姑娘,官府审讯,即使证据确凿,也会听取犯人的辩词,才最后定罪,我们不能先入为主的认定项少侠盗取了地图。”唐吉忽然开口说道。

  “唐少侠说的极是,妾身僭越了。”黄衫女子赶忙道歉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