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唐剑游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十赌十骗

大唐剑游记 书非道 2188 2019.07.04 12:01

  唐吉几人在雷七指的带领下来到了银钩赌坊。

  几人方一踏入赌坊,就有一名浑身铜臭的矮胖男子迎了上来:“几位贵客是否初次来到咱们赌坊。”

  雷七指之前就告诉唐吉三人,进入赌坊不要随意分开,也不要胡乱说话,一切都听雷七指指挥。

  雷七指朝那矮胖男子说道,“我们只是随便看看,你去招呼别人罢。”

  那矮胖子应声而退。

  唐吉是第一次进入赌场,只见这赌场中,无论是赌桌还是赌具甚至是家私摆设,无一不是华丽讲究。

  而且地方宽广,不但有前中后三堂,每堂左右各有相连的厅室,所以虽有近百人在这里赌博,丝毫不觉得拥挤。

  最引人注目的是各座大厅里面负责主持赌局的荷官,甚至斟茶奉烟的女婢,都是绮年玉貌的动人少女,而且一个个衣着性感,身上穿的是抹胸、肚兜般的红衣,衬以绿色短裳把玉藕般的双臂和白皙修长的玉腿,完全暴露出来,穿梭来往各赌桌时,更是婀娜多姿。

  那春桃长期在忘归楼中,对此自然是见怪不怪,但是唐吉还从来没有见过这般风景,虽然心中默念非礼勿视,但是仍忍不住的向往来婢女身上瞟去。

  雷七指看见唐吉模样,回想起自己初入赌坊时的情景,不禁大笑起来,唐吉见雷七指看着自己大笑,当下脸红的低下了头。

  雷七指带领三人来到一张挤有二三十人的赌桌旁,只见那动人的女荷官把三枚骨制的骰子放入一个方盅内,盖上盅盖之后,举过头顶,用力摇晃了一轮之后,再放在台上,娇喝到:“各位贵客请下注!”

  只见那赌桌之上有红黑两大块,红色中央写着一个“大”字,周围分别是十一到十八,八个数字,黑色中央写着一个“小”字,周围是三到十,八个数字。

  “这叫押宝,压中三枚骰子上数字之和的点数,即可获得一赔十的赌注。也可以押大小,三到十为小,十一到十八为大,压中即可获得一赔一的赌注。”雷七指对唐吉解释道,同时他从身上摸出一锭五十两的金元宝扔到数字十八上。

  那荷官惊异的看了雷七指一眼,打开了盅盖,只见三枚骰子上的数字是三个六,十八点,大。

  赢到了五百两之后,雷七指将赌坊开出的单据,往身上一收不再继续,而是对春桃说道,“去找你的父亲。”

  春桃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愣在那里一动不动,雷七指又说了一遍,春桃才缓了过来,引着几人穿过中堂朝后堂走去。

  在后堂入口处两个精壮汉子,伸手拦住了几人,雷七指扔出两锭元宝给那两人后说道:“我们来赎人。”

  两个汉子接过元宝,心中一喜,当下一人带着四人进入后堂的一间厢房。

  厢房之内,只见四五名面目狰狞的魁梧大汉,围在桌前玩着牌九,另有一名书生打扮的男子,坐在一张书桌前,正书写着契约,对面则是一排长队,队伍中的人,一个个满脸丧气,衰神附体,显然是输红了眼的赌徒,前来借钱。

  带领唐吉四人进入的汉子,在一络腮胡子耳边说了几句,那络腮胡子不悦的从牌桌上起身,朝着四人跟前走来。

  那络腮胡子色眯眯的上下打量着春桃,春桃被看得很深不自在,于是躲到了雷七指身后。

  雷七指将赌坊开具的五百两银子的单据递给了络腮胡子,“我们来赎人。”

  那络腮胡子看见自己赌坊开五百两金额的票据,当下嘴角不自觉的抽动了几下,随后吩咐手下,将春桃的父亲带了出来。

  不一会儿两名喽啰押着一个面容枯瘦,伤痕累累的邋遢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春桃见那男子狼狈模样哭着扑了上去,却被一喽啰拦住,春桃回头看向雷七指,那雷七指则看向络腮胡子。

  “放人。”络腮胡子对小喽啰说道

  就在这时,最先招呼唐吉几人的矮胖子进来,看见雷七指后先是一惊,随后在络腮胡子耳边说了几句。

  之后那络腮胡子更是讶异的看着雷七指说道:“阁下要不要再玩几把。”

  “当然,只是不知能给我们这位朋友弄点吃得。”雷七指知道春桃的父亲肯定被饿了几天,于是说道。

  ……

  ……

  雷七指带着春桃的父亲来到一张赌桌前问道:“朋友,你认为这把是该买大还是买小。”

  “已经连续出了十几把大了,这把肯定要出小。”春桃的父亲似乎很在行的说道。

  雷七指拿出一锭五十两的元宝,扔到了大上。

  荷官打开盅盖,四五六,十五点,大。

  “这一把呢?”雷七指又问道。

  “这把肯定是小”春桃的父亲语气坚定的说道。

  雷七指将赢回来的一百两扔到了打赏。

  三个四,十二点,大。

  “这把肯定小。”

  雷七指将赢得的银子全部压在大上

  “一六六,十三点,大。”

  “开小”

  “三个五,十五点,大。”

  ……

  ……

  不知不觉中雷七指连续压大,手中赌资已有一万多两。

  “这把压什么?”

  “压……大吧。”

  雷七指将手中一万多两单据扔到了大上,这时那些跟着雷七指赚得钵满盆满的赌徒们,纷纷把手中所有的赌资都仍在大上。

  本来已经焦头烂额的荷官,突然嘴角微扬,打开了盅盖。

  三个一,三点小。

  “我应该坚持小的。”春桃的父亲懊悔的说道。

  “这把又该如何下。”

  春桃的父亲,忽然犹豫了起来。

  “我……我不知道”

  “我却知道。”说完雷七指又拿出一锭五十两的金元宝,扔到三点上。

  赌桌上的其余赌徒纷纷犹豫了起来想着着要不要跟注,有胆小之徒拿出一枚铜钱跟在三点上。

  荷官眉头紧皱,打开了盅盖

  三个一,三点,小。

  “这怎么可能。”春桃的父亲不可思议的说道。

  “有什么不可能。”雷七指把五百两的单据继续扔到了三点上。

  大多数赌徒都不敢跟,也有胆大之徒跟了几两

  那荷官开盅的手有些颤抖。

  三个一,三点,小。

  雷七指把五千两的单据扔到了三点上,然后说道:“你信不信。”

  “我信”

  桌上赌徒纷纷将自己的赌资全部压在三点上。

  荷官送了口气。

  三个六,十八点,大。

  “明白了嘛。”

  “明白了。”

  就在雷七指领着唐吉等人离开赌坊进入马车之时,那络腮胡子忽然走了出来,将五百两的元宝递给了雷七指,说道:“多谢前辈,高抬贵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