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唐剑游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迷影重重

大唐剑游记 书非道 2043 2019.07.21 21:04

  众人纷纷看向唐吉,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虽然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项兄,但是项兄所说的玉佩却没有出现,劣者觉得此事应有蹊跷。”唐吉对众人说道。

  “本来子虚乌有之事,有何蹊跷可言。”御楼主说道。

  “御楼主切勿先入为主,既然项兄已经对琴姬姑娘投毒,为何还要编造一个子虚乌有的玉佩出来呢。”唐吉说道。

  “也许琴姬琴姬姑娘不小心将玉佩掉在了什么地方呢?”御楼主开口说道。

  “但是楼主已经将整个近水楼台检查过了,不是吗?”

  “没错,除了这大会广场……来人,将大会广场仔细彻查。”御楼主忽然想到大会广场尚未搜查,那么这项通很有可能将地图藏在广场某处。

  御楼主下令的同时,观察着项通,但是项通脸上没有丝毫变化。

  “楼主,找到玉佩了。”

  一位婢女在琴姬的古琴之下找到了玉佩。

  “咦,琴下貌似还有东西。”

  婢女将一块泛黄的旧布片递给了御楼主。

  御楼主看见旧布片之后,喜上眉梢,那正是失窃了的镇魔狱地图。

  唐吉等人只见那地图已然泛黄,上面没有任何字迹,虽然年陈已久,却丝毫没有损毁,不知是何材料。

  御楼主一番检查之后,将地图收入怀中,然后将项通身上穴道解开,并亲自赔罪说道:“如此看来,偷窃地图之人极有可能就是琴姬了,项少侠之前多有得罪了。”

  “哼,是不是琴姬姑娘偷盗的地图,在下不敢妄言,既然地图找到了,在下可以离开了吧。”项通对御楼主表达出了极度的不满。

  “地图虽然找到,但是窃贼是如何打开‘破图六郎’,并且偷取镇魔狱地图的目的为何,我们并不知道,并且嫌疑人琴姬为何中毒,也是疑云重重,御某已经派人通知了偃冰楼和朝廷,还请诸位少侠在楼中暂住几日。”

  “反正小女子近来也没有要事,就依楼主所言。”黄衫女子陆舒开口说道。

  “妾身几人,也遵从楼主意见。”农家五娇虽然心中不满,但是还是答应了下来。

  “好,我就看看,你最终能查出个什么,不过此间事了之后,希望御楼主能给在下一个交代。”

  “项少侠还有诸位得罪了,此间事了之后,御某欲将自己收藏的十大名谱真迹,与众位分享。”

  听见十大名谱,即使是对御楼主不满的项通也为之动容,客气的回应了两句。

  “不知御楼主要留吾等几日光景,小女子还要参加一个月后的‘三教论典’大会,可不能在此耽搁太久。”筝中情虽然对十大名谱也非常感兴趣,但是自己此次出门,除了来参加“声乐雅典”之外,更重要的是前往泉州,参加“三教论典”大会。

  “劣者弟子小德,正在虚州城中,也不能在此逗留太久。”唐吉也说出自己的不便之处。

  “最多不超过三五日光景,还请二位海涵。”

  御楼主本欲让唐吉离开,但是考虑到,在场之人都是久负侠名之人,如果自己厚此薄彼,难免引得他人意见,于是将唐吉也留了下来。

  “既然如此,希望偃冰楼与朝廷之人能够早些到来,以了解此事。”

  ……

  ……

  上元观

  藏经阁中。

  雪初晴正拿着一本《静心录》阅读者,忽然闻得姑获鸟鸣叫之声。于是放下了手中书籍,朝着姑获鸟所在方向走去。

  “启禀圣女,我们已经找到那情僧……”不二刀对雪初晴说道。

  听得不二刀汇报之后,雪初晴不禁眉头轻蹙,随后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先去会会那龙阳子。”

  三清殿中,道祖圣象手中供奉着一把宽厚古朴之剑。

  圣象之前。

  有一道者,身披大红袍,头戴烈焰冠,手持阴阳红白道扇,盘膝而坐。

  此人正是上元观观主,道尊龙阳子。

  就在此时,四周大雪纷飞,刺骨寒气由四面八方而来,直袭龙阳子。

  龙阳子仿佛没有感觉到四周异状,仍旧盘膝,静坐,悟道。

  很快整个三清殿都被厚厚的冰雪覆盖,唯有道祖圣象和龙阳子周身,冰雪难侵。

  随着一声娇喝之声,雪初晴手持莫邪剑,朝着龙阳子刺来。就在距离龙阳子尺许时,道祖圣象手中之剑,似有所感,自发而出,挡在了龙阳子身前。

  莫邪剑与古朴之剑方一接触,雪初晴就感觉到由古朴之剑上传来威严霸道之气,透过莫邪剑向自己袭来。

  雪初晴见状,内力猛提,灌入莫邪剑,两把名剑发出龙吟之声。

  感受到雪初晴不凡实力,龙阳子睁开双眼,右手剑指指向古朴之剑,古朴之剑威严之气再提,雪初晴见龙阳子出手,不欲继续试探,于是收剑回鞘,身体向后退去,手中拂尘横扫,化去了古朴之剑的威严之气。

  四周阴寒之气消散之后,古朴之剑,重新回到了道祖圣象手中。

  雪初晴对龙阳子行礼之后,赞叹的道:“果然和传说中一样,太阿剑乃是一把威道之剑,道尊前辈的实力更是高深莫测。”

  “施主是从何处得到莫邪剑的。”龙阳子抬头仔细的打量了雪初晴一番,最后目光停留在雪初晴手中的莫邪剑之上,开口问道。

  “此剑来历就说来话长了,并且小女子现在并不想提,小女子此次前来是欲斩断此剑因果,因此还望大师告知这段因果的详情。”雪初晴找了个蒲团盘膝而坐,向龙阳子问道。

  “道心通明,的确是斩断因果的最佳之人,但是由于受到剑之影响,目前道心有睱,姑娘此行可能会有危险。”

  “多谢大师关心,不过小女子自出生以来,身边什么都缺,最不缺的就是危险。”雪初晴轻笑道,眼神中闪烁出一丝不堪回首的记忆。

  “莫邪剑与干将剑的每一次现世,都会引起一段恩怨,而上一段恩怨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

  ……

  近水楼台。

  御楼主前往宝库,欲重新将镇魔狱地图藏起来。

  一道黑影溜进了御楼主卧室之中,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