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真的没想给你两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擒贼擒王

我真的没想给你两拳 情安钟漏 2156 2020.06.30 17:26

  “怎么会,这样”

  本来是平平无奇的一个早晨,他甚至想搂着那个美丽的人儿赖在床上多睡一会懒觉的。

  软弱派的家伙们,虽然总是在搞些小动作,但终究是蹦跶不了多久的秋后蚂蚱。

  强硬的我们,才能争取到更多的利益,带领国人走向辉煌的未来,所作所为皆是正义,我的心中绝无迷惘。

  他是这么想的。

  剑刃就悬在自己的脑袋之上,强硬派的领袖惺忪的睡眼不用揉也是自然睁大了起来。

  “这些人,究竟是怎么近我身的?护卫呢?护卫呢”

  平时很硬气,但随时就会死掉的现在,硬气就会掉头,领袖人物也是没了脾气,努力吞了吞口水想说点什么,但刚一开口就感觉自己有些走音了。

  还是不说话了罢,太丢人了。

  “你们这些家伙,居然敢硬闯我们大将军府”

  并不在意自己这方的领袖受制于人,一层又一层的卫兵将龙狩一行人围困起来。

  强悍的大将军,从来都是对这种威胁说“不”的。

  “数量是没有意义的,怎么还是不懂呢”

  颇为无奈的,杀人毕竟不是目的,但顶不住这些人硬是不要命地要往前送。

  “拜托了,芙兰”

  尽全力压制攻击力度是非常难受的一件事,不是做不到,而是没必要又很憋屈。

  实力差距太大了,大到一声大喝估计都能直接将半数以上的人震的爆体而亡。

  最不容易致人死地的,就是精通人体与治疗的芙兰了,足以使人失去战力却并不猛烈的攻势,在这种情况下派上了用处。

  “退散”芙兰把手中长鞭一甩,前浪推后浪,涌上前的人推搡踩踏着跌飞出去。

  “该说点什么吧”赛特把剑往那领袖脑袋上敲了两敲,这人虽然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但出于自身的尊严,倒也是一声不吭。

  “喝哈”

  几个实力稍强的重铠战士,堪堪钻入了芙兰的鞭围,急切地想要将领袖从魔掌中解脱出来,但旋即就被其他人打中瘫倒,失去了战斗力。

  “我们不是来杀你们的,乖乖听话合作不就好了么”安娜开始试图引诱对方。

  “如果要杀早杀了,你们全都要死在这里”泽塔开始暴躁。

  “父亲,父亲”

  一员银枪银甲的女将飞越过一众卫兵,挺枪便飞刺而来,倒也是让在座的男性眼前一亮。

  实力还行,气势不错,值得鼓励。

  啪的一鞭甩出,几乎打中,但那女将也是眼疾手快,枪尖往鞭头铁锥上一挑,就把个准头打歪。

  “再来”

  长鞭缠绕在长枪之上,芙兰本想一击缴了她的械,但却被对方用力一挣,反倒是给拖着往前滑了几步。

  芙兰只得把手掌又翻转着搅了数搅,对方居然还是纹丝不动。

  “撒手”

  芙兰却是较对方气力要小些许,僵持了一会就是有些难以为继了。

  “看她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本事,实在是不简单,如果能有名家授以枪法,也会大有成就吧”

  林德这话却是恼得一旁泽塔出手了。

  也不招呼通名,一跃而前,泽塔直接就将大枪往对方头顶砸去。

  “不妙”见这架势,芙兰赶紧撤手,匆匆忙忙把手上鞭把松了,生怕受到波及。

  铛地一声,匆忙间将枪杆横起往上面一挡,幸好兵器的材质过硬,使她躲开了被一击砍断兵器连带半边身子的厄运。

  饶是如此,不可阻挡的蛮狠力量传来,几乎把个双手震断,心口也是一甜,当即吐出血来,那女将哪里还有战意,正待要走,又是一枪上挑。

  呆呆看着被打脱手的钢枪旋飞着打穿屋顶,视野中充斥着大量的鲜血和一些支离破碎的碎片。

  “那是我的血么?是我的胸甲被打碎了么?”

  “刚刚是发生了什么?”

  “要死了....么”

  “别杀我女儿,等等,等等”

  枪头上倒钩一钩,就是把整个人拽了过来,那女将被泽塔拎在手上,宛如一个破碎的布娃娃一般。

  滴滴答答的血珠顺着她的身体落在地板上,进一步刺激了那领袖作出判断。

  也得亏是一早就不是用的下死手的力道,不然等那个领袖出口讨饶,死人哪里还有能救活的道理。

  “想好了啊,还是那句话杀人不是目的,只要你们合作,我们谁都不杀,你女儿也会活蹦乱跳。没什么可以怀疑的吧,要是想让你们这一派从这个世界消失,我们可以采取更简单的办法,芙兰,拜托了,给她疗伤吧”其实不用西格招呼,芙兰也很主动地上前观察那女将的伤势。

  “我知道了,我会配合你们的,不要杀我女儿,求求你们救救她,我不能没有她的”

  “没问题,我能把她拉回来的”芙兰几个简单的治疗之后,那女将也是渐渐有了些生命的气息。

  “好了,该是你表示诚意的时候了,记住哦,这不是什么威胁,更不是什么拿你女儿的性命做要挟,你们所有的人都被我们包围了,之所以不杀纯粹是出于一点点人道的考虑,不予以歼灭而是给你们放下武器的机会,已经是最大的宽限了,你能明白吧?你从来就没有谈判和讨价划价的余地”。

  林德趁热打铁,催促那领袖开口发话。

  “我知道了,知道了,所有人,放下,武器”

  看到这副情况,失去斗志的人们哗啦啦将武器撒了一地,当然了,很多本来就趴在地上的人只要保持原来的姿势就好了。

  “我不能接受”突然冲出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撕心裂肺地咆哮着。

  “我们约德尔人宁可站着死去,怎么能向卑劣的爱林人妥协,我不服气,想要我放下武器,做梦,我会,战斗到死”。

  他的实力相较那领袖的女儿,还要弱上一两筹,只是心中愤怒的烈火熊熊燃烧,让他无视了那巨大的实力鸿沟,不要命地向前猪突猛进起来。

  “有胆气的人,跟上我”

  也不去管是否有人追随,大汉踏着大步发起了冲锋。

  “找死”

  泽塔刚刚没有打尽兴,看到有人主动跑出来闹事,直接就迎了过去。

  勇气可嘉,奈何实力不济,大汉的攻击看似凶猛,但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缺乏亮眼之处,几招下去,便是给戳了个满身窟窿,散发出阵阵焦糊味。

  “至少,也要”

  将手中的战斧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投了出去,大汉向前倒下的身姿如同背负了整个世界的希望。

  “斗争,不要...停下来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