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有一只北冥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真话?假话!(求票~)

我有一只北冥鲲 飞沐流霜 2416 2019.08.18 23:26

  荀川谦逊的认错,没有多少矫揉造作。

  云歌微微颔首示意,应荀川之邀踏入了小古堡当中。

  古堡内灯火通明,倒是没有那种森然的感觉。

  “一个人住在古堡,总是害怕不安全,因此烛火多了些,小友莫要见怪。”荀川看着打量着烛火的云歌解释道。

  “嗯,在下井底之蛙没见过世面,主人家莫放在心上。”云歌也报以善意。

  现在的云歌需要详细的情报,态度自然要和善一些。

  没人会心甘情愿的给凶神恶煞的暴徒提供全部信息不是么。

  荀川接待云歌坐在圆桌旁,手提一坛有些年头的葡萄酿成的甜酒。

  “小友尝下自家酿制的酒。”

  云歌接过荀川倒好递来的酒爵,细品了一下。

  他不是多么懂酒之人,可肚里也有点料。

  “口感柔顺,特有的香醇是其他酒无法相比的存在,相必在玄武城也是一等一的好酒。”

  “只是…缺乏了重要的层次感,无论是饮酒时又或是饮酒后,味道始终如一,无法回味。”

  “那瓶三十年陈酿便是荀掌柜破局的关键吧?”云歌反客为主的问道。

  荀川先是一愣,然后轻轻点头。

  “小友所料不错,荀某的确想找回那瓶酒细细钻研。”

  “当然那瓶酒对荀某来说也有特殊的意味,那是家父临终前留下的最后的东西。”

  “家父曾说,那瓶酒的价值远超过酒庄的价值,让我妥善保管。”

  云歌听过荀川的话后,心里也开始琢磨起来。

  为何酒的价值会远超摇钱树的酒庄呢?

  有两种可能,一个是酒本身的价值,一个是酒被某种东西寄宿了。

  再好的酒实际上也很难和酒庄匹敌,这种情况基本排除。

  若是酒被某种东西寄宿了,那么很有可能就是“灵”。

  “灵”是可以被驯服的。

  白白就是典型的例子,他们有着想要实现的祈愿。

  祈愿完成了,他们新的祈愿自然就是报恩。

  云歌猜测很有可能是荀川的父亲完成了酒灵的祈愿,故而认为酒的价值极其贵重。

  一个强大的灵或许拥有着极强的战力,自然价值极高。

  当然,这不过是云歌的猜测,还需要进一步探究。

  收回心绪,云歌听荀川简要描述了一下陈酿丢失的原因。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荀川独自一人住在古堡当中。

  一位陌生的游客前来借宿避雨,荀川出于好心接待了他。

  游客通身黑色礼装,面带白色小丑面具,手持一个会跳动的高脚杯。

  雷雨交相辉映,倒映着的小丑背影让人胆寒。

  荀川有些害怕,给他安排住宿后便溜进自个儿房间。

  是夜,外面“咔嚓,咔嚓”的声音不断响起。

  荀川呼吸加速,恐惧之下,拿所有的东西堵住了门。

  古堡外狂风呼啸,惊雷炸响,古堡内咔嚓声响不停,脚步声急促不止。

  就连古堡上的乌鸦在鸣叫了三声后也停止了啼鸣。

  荀川害怕极了,立刻发布了任务。

  任务一经发布便被评级为疯狂级任务,不少天命者闻讯赶来。

  黑夜之中,小丑和他的高脚杯如同雾气一般迅速消散。

  天命者到来时,任务自动取消。

  古堡内所有物品完好无损,甚至没有移动,唯一发生变化的是……

  荀川床下的陈酿不见了!

  外面再大的动静没有任何损失,可一直堵着门的荀川房内却发生了物品的丢失。

  为了佐证自己说的话是正确的,荀川找来了居室上的映像贝。

  映像贝是特殊的贝壳,可以记录影像。

  荀川居室里的映像贝记录的的确如同荀川所说的那样。

  荀川一直堵着门瑟瑟发抖,门外不时传来声响。

  打消了云歌的疑虑之后,荀川轻声说掉:“小友,此等隐秘我很少与人诉说。”

  “实不相瞒,你已经是第27组来领取这个任务的人了。”

  “其中的3组已经没了,剩下的人也全在森林当中,唉不知何时才能找到。”荀川面色痛苦,想来父亲给他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听完荀川的描述,云歌稍稍理清了一下思路。

  时间紧迫,云歌也不逗留,告别荀川准备离开。

  准备离开古堡的时候,云歌抬头看向墙壁上的画像。

  画像上一位高个男子站在两个身材较矮的男孩左侧。

  高个男子面庞饱满,脸色红润,两位男孩其中的一位却有些沧桑之感。

  他们的站位有些奇怪,最矮的站在了正中间。

  “这是你们父子么?你还有个兄弟?”

  “嗯,父亲荀启去世后,弟弟荀山也早夭了。”荀川看着画像上的两位心中绞痛,面色惨白。

  “抱歉,勾起你不好的回忆了。”

  “小友,若你真能找回那瓶陈酿,荀某必当铭记小友的恩德。”荀川面色似是极度的渴求道。

  云歌轻轻点头示意后便离开了古堡。

  离开古堡后,云歌脑海中盘算着荀川给的信息。

  父子情谊?最后的遗产?

  假话,这绝对是假话。

  饶是荀川没有露出破绽,云歌也不相信这一点。

  或许里面有着真话,但仍要当假话看待。

  因为荀川的话里有着巨大的逻辑漏洞。

  试想,你都知道呆在古堡里危险,那为什么还要呆在古堡里。

  为了老父最后留下来的东西?

  真为了老父的意愿着想,就要最快的离开危险之地安全的活着。

  哪个父母会希望孩子在危险的地方逗留?

  哪个人心里没有十三数这么痴狂?

  不存在的。

  荀川留在这里必然有他的原因。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

  留在这里,必然有利可图。

  什么利呢?

  酒庄是利,可这个利可以委托经营,不用亲自涉险。

  一丝明悟,在云歌的心中荡起了涟漪。

  荀川的利,是天命者!

  这个推论是云歌基于任务的难度出发的。

  饶是李歌那么强悍的人,完成炼狱级任务也是浑身血污的归来。

  而找到一瓶酒并不足以构成致命的威胁。

  按照地图标记所述,这片森林并非极度危险。

  找到酒并逃走,似乎并不匹配炼狱级任务。

  除非,荀川本来就在说假话,他是故意将人坑入森林的。

  坑入森林的人就是他的利润!

  至于荀川如何牟利,这还不得而知。

  此外,云歌还察觉到了一丝诡异。

  比自己强的小组或天命者应该不少,可荀川却说了“此等隐秘我很少与人诉说”来博取云歌的信任。

  可为何要和自己说呢?自己有什么吸引荀川的地方?

  就凭借虚无缥缈的任务提示就能征服荀川?

  不能。

  自己孤身一人便是最弱的存在。

  连最弱的都说了,那强的呢?

  也就是说荀川对比自己强的所有人或小组都说了。

  所有人都听了荀川的话,所有人都知道了酒庄的隐秘。

  这个荀川…不简单啊。

  云歌联想出这些或许未必正确,可却是最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

  一般人并不会这么想,这是由于云歌和常人的脑回路不一样。

  常人都是从信息中寻找谎言。

  而云歌是先把别人的话当成假话,再在其中寻找真话。

  逆向的思维也是源于云歌曾被熟人坑害过而产生的无与伦比的警惕与谨慎。

  “车到山前必有路,走到一步算一步。”云歌抓起索命锤朝着格兰维尔森林中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