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有一只北冥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求票票~)

我有一只北冥鲲 飞沐流霜 2281 2019.08.10 19:20

  “呼~”跑了半个时辰后,云歌方才感觉有点小累。

  周遭的雾气也淡了许多,想来是距离森林边缘很近了。

  爬到树上,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确认没有人和魔兽之后,云歌把从丁亚那里抢来的包裹摊开在了宽阔的树干上。

  换洗衣物…扔了。

  丁亚等人砍下来的一截猛犸长齿。

  干瘪的钱袋,里面有圆形方孔钱三百枚,月牙形状钱七枚。

  3个玉瓶,1个香炉,上面还有标签及作用。

  “白玉膏,涂抹疗伤用。”还有半瓶左右,不知道能用多少次。

  “血莲丹,吞服,增加元力用。”瓶中有十颗。

  “冰心丹,吞服,修复冥力损伤”瓶中有三颗。

  香炉不知道啥作用,想来也不是什么高级货。

  这可是那个猎人团十几人的全部财产啊。

  平分一下的话…好穷啊!

  “呸~还说待遇优厚,能优厚到哪里去呢?”

  不过,那群人也不是没有好东西。

  云歌观战时,丁亚等人倒下后眉心涌现出了淡蓝色的光晕。

  云歌伸手触碰之后,光晕直接窜入了他的眉心中。

  当时他还没在意,仔细看了之后发现能量板数据上涨巨大。

  【天命:北冥鲲EX+】

  【天命值:520】

  【元力:1000】

  【冥力:106】

  【加护:魔女的爱恋??:??】

  天命值暴涨了三百多,也就是说那群猎人至少…

  冥力增加了六点,因为当时有六个人眉心浮现了光团。

  如果人没了,他的一切都会被继承的话。

  “……可怕的世界。”云歌不寒而栗,暂时没敢想太深。

  可是,现实是他必须面对的。

  无论面前可怖与否,他都无法逃避。

  走出了森林,意味着云歌将面临一个全新的社会。

  现在的云歌实力弱小,完全无自保的能力。

  丁亚等人若不是撞上了迟钝猛犸,想必自个儿就成了他们面板数据的一部分。

  这种情况下,轮不到云歌来嚣张。

  他无依无靠,没有强大的势力,没有信任的伙伴,只有自己。

  既然如此,每一步都需要谨小慎微。

  云歌边思索边向雾气稀薄的地方行走着。

  不一会儿,他便来到了森林的边缘。

  不足三百米的地方,空旷的黄土地上带着些许风沙飘扬。

  往前走几步,云歌便可以离开迷雾之森了。

  瞬间的欣喜冲击了他的大脑,身体不自觉的朝着前方跑去。

  不过仅仅是一瞬之后,云歌迅速清醒了下来。

  “呸,刚提醒自己要谨慎呢!别冲动啊。”云歌心中默念道。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云歌猛的一抬头。

  天空上的血色曜日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0/100/427”

  现在,还没有一个人走出森林!

  若是云歌率先走出去,而外边有人的话,那必然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不,外面肯定有人,丁亚当时说过零星的几句。

  “外面有人会教你的。”

  “你加入神朝…”

  这些话语透露出了一个信息。

  外面的是神朝的人。

  神朝是什么,云歌不清楚,不过应该不会为难自己。

  要不然丁亚也不会用“加入”这个字眼。

  但事实无绝对,第一个风险过大。

  老话说得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当年云歌写三国小说的时候对李康这句名言可是感慨甚深啊。

  所谓枪打出头鸟,挣这个威风?不值得。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先祖们无数的警醒都在告诫着云歌,谨慎行事。

  云歌停下了脚步,仰望天空思绪良久,找了一个距离外面百米左右的树桩坐了下来。

  ……

  迷雾之森的雾气和大树构造非常奇特。

  虽说森林面积很大,可若是实力孱弱的话,最终都会走向一个出口。

  迷雾之森外,一群老头老太在那里等待着。

  一位青袍老人嘀咕道:“咦?那是谁?怎么坐那儿不动了?”

  “不会吧,老夫我布置的陷阱会被雏鸟看穿?”

  “嘿嘿,上了年岁,连雏鸟都忽悠不住了”旁边的一个老妪揶揄道。

  青袍老人白了老妪一眼,他才不会相信,区区一个雏鸟就能看穿他的陷阱。

  “也就你们青龙神朝的人爱搞什么下马威,要我说,人家雏鸟多不容易才突围出来,至于么~属实恶趣味。”老妪吐槽道。

  “少来这套,脑子不灵活的,看见马上求生成功就放松警惕的人,将来会吃大亏的。”

  “失去了冷静的雏鸟,不如不要。”

  老妪也不再接这个话茬,她也不想要一群废物。

  重来一世的机会很珍贵,必须有相匹配的心性才可以。

  等价交换是任何世界都亘古不变的原则。

  老妪换了个话题,抬头一点:“你看这人不就蛮冷静的,知道静观其变。”

  “是啊~既然你如此看中的话,便让你们朱雀神朝的人收了吧~”青袍老人颔首微笑道。

  老妪看向青袍老人嘴角下弯,眼神不屑道:“你们青龙神朝的人就是作,明明争不过我们,还非要说让。”

  “真会给自个儿脸上贴金!”

  “老夫不和你一般见识罢了,你朱雀神朝牛,四神朝第一,我青龙神朝虽然是第二,但也不怕你们!”

  “真要打起来,你可不是老夫的对手!”青袍老人撇撇嘴也不在乎。

  老妪笑咯咯道:“什么年代了,就会打打杀杀的~多学点东西吧,别搞得和玄武神朝一样惨。”

  旁边土黄色袍服的老者脸上颇为难看。

  可他不与他们争辩,惨是事实,无需口舌之争。

  ……

  云歌大概等了两刻钟,一小队人也来到了迷雾之森的边缘。

  为首的一人看见了在木桩上啃干粮的云歌,走上前去说道:“老兄,马上要出去了你咋还在这儿坐着啊?”

  云歌摸了摸肚皮:“呵呵~有点饿了,吃饱了再出去。”

  “一起?”

  “不用了,你们先去吧。”云歌拒绝了他们。

  为首的那人伸了个懒腰,不知道是不是求生压力有点大,终于可以离开这个破地方了,心神也松懈了下来。

  云歌饶有兴致的问了句:“老哥你叫什么?”

  那人开心的说道:“宋昱,呵呵,也不知道最先离开有没有什么奖励。”

  宋昱舔了舔嘴唇,按照正常套路,最先离开的应该会有些奖励的。

  云歌眼眸放大,嘴中憋出来一句:“你属鸡的?”

  “额…是啊?你咋知道?”

  “猜得,呵呵。”云歌继续啃干粮。

  那个吃饭速度着实是饿坏了的人才有的。

  宋昱摇了摇头,看来这人也是历经波折啊。

  之后,宋昱带着其他人朝着森林外围走去。

  云歌看着宋昱远去的背影,喃喃道:“昱,日头下站立,再配上属鸡的。”

  “昱和鸡相冲,公鸡在日头下站立,能干什么?唯有一直打鸣。”

  “这生来就是打工仔的命啊,还是干的最多,拿的最少的那种……不会这么巧合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