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有一只北冥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百灵夜行录(求票~)

我有一只北冥鲲 飞沐流霜 2115 2019.08.16 23:19

  “梆——!”猛烈的砸击把幽白色光团砸飞十数米。

  幽白光团一脸懵逼。

  它堂堂一个灵,居然被锤子打飞了!

  这要是传出去了,那可就太丢灵了。

  怒火升起,幽白色光团火苗升腾,一缕幽白射线袭来。

  云歌没有修习过身法一类的技能或玄技,行动并不灵敏。

  幽白射线速度极快,眼看着就要击中云歌。

  云歌紫黑琉璃身瞬间从四肢蔓延至全身。

  幽白射线击中琉璃身后不仅没有造成伤害,反而被琉璃神吸收。

  “灵”是四处的游荡能量物质,依托着生前的祈愿而活。

  若丧失了祈愿,灵便会消散。

  因此,灵也可以称为冥力的具现化。

  琉璃身吸收之后,大脑中灰蒙蒙空间似乎多了一丝光亮。

  土黄发绿颜色提示到:【冥力:107/2500】

  一直发愁的冥力修炼竟然可以如此提升!?

  云歌又惊又喜,这也算是因祸得福?

  嘴角咧开了不怀好意的微笑,眼眸中满是贪婪的色彩。

  幽白光团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浑身一颤之后,竟打算逃跑。

  “元鲲!”

  白色的身影浮现,八只触手编织成大网,尖锐的利爪如同铁蒺藜一般附着在大网之上。

  大网迅速摆动,封锁住了幽白光团的逃跑路线。

  “跑?想多了吧~”

  幽白光团开始抖动,似是害怕。

  “别害怕,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幽白光团抖动的更厉害了,如同火焰升腾般,白色的火星从光团身上掉落。

  看样子好可怜,楚楚动人,让人想要捧在手心爱抚。

  一般人这个时候恐怕都会犹豫一下。

  可云歌直接双手抓了过去。

  “很柔软么~”

  “灵”虽然是冥力具现化的产物,物理攻击很难造成伤害。

  可一旦受到了创伤,便会失去虚化的能力。

  云歌丝毫没有一丁点怜悯,揉捏撕扯,充满了好奇。

  玩弄了一会儿之后,云歌开始研究起来。

  “依靠祈愿而活么?”云歌的声音渐渐低沉了起来。

  “你们也心怀不甘,所以不愿入土为安?”

  “好像和我这个失心者有点像啊。”

  同病相怜,或许有那么一点点意思在。

  “嘛,我不是当事人,也无法理解,只是想让你帮我实验个东西。”

  “你放心,假如你还活着,那么你就是我的羽翼了。”

  “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我和我的羽翼。”

  “假如你没挺住,那就变成我数据栏里的数值吧。”

  云歌晋升元阶初段后解锁了一个名为百灵夜行录的技能,迄今为止没有任何的实验对象。

  这是他见到的第一个“灵”,自然要充当试验品的角色。

  幽白色光团疯狂颤动,连火苗形状都扭曲了。

  “你不要怕,我也不知道疼不疼,反正你也没法反抗,就受着吧。”不知这是安抚还是劝它放弃挣扎。

  【技能:百灵夜行录:天地之间有着无处追寻自我的灵魂,有着无法实现的梦中祈愿,给他们一个温馨的家园,你和他们将不再孤单】

  “为什么我们会不再孤单呢?让我来试一下吧~”

  “百灵夜行录!”一声低吼发出。

  云歌身后,玄黑色的虚影浮现。

  再度喷吐出了浓重的雾气,只不过这次喷吐的是黑色的浓雾。

  黑雾并不呛人,反而有种让人灵魂脱体而出的感觉。

  云歌的灵魂从大脑中剥离了出来,化为了一个紫黑色的光团。

  紫黑光团和幽白光团彼此交织。

  记忆,陌生的记忆汹涌而来。

  幽白色,那是最后的三尺白绫带来的记忆。

  “歌舞教成心力尽,一朝身去不相随。”

  亡夫逝世十年未曾改嫁,也抹不开人们对她的偏见。

  闲言碎语,是炖人的软刀子

  舆论,杀人不沾血。

  世人冷厉的眼神,对亡夫的流言蜚语,将她逼上绝路,三尺白绫结束了本应该继续绽放的生命。

  她唯有用最后的缟素证明自己和亡夫纯真的感情。

  “好冷。”

  成为“灵”后,周遭的一切都好冷。

  云歌恍如身临其境般,人冷,心也冷。

  人言可畏,世界上最复杂的便是人心。

  “这便是你的经历么?难怪如此让人垂怜。”饶是云歌也不禁慨叹一声。

  “你的祈愿是什么?可以告诉我么?”

  既然成为了云歌的羽翼,云歌就不会坐视不理。

  他人的生死存亡不关云歌的事情,其他人就算再悲惨,云歌也无动于衷。

  可自己人就不一样了,谁敢触碰自己的羽翼,那是必须要睚眦必报的。

  幽白光团无法言语,它是最低等级的“灵”,因此才能在城市中游荡。

  “恨么?想报仇么?”

  幽白光团光亮暗淡,似乎没有这个想法。

  幽白光团主动化为了一个铃铛状。

  云歌实在猜不透它的想法,他不会读心术。

  正在忧愁之时,土黄发绿的文字浮现。

  “燕子楼下的老杨槐,那里埋藏着她遗失的风铃,那是她唯一的渴望,找到她最珍贵的宝物,她就能进化成为你的助力。”

  “注意,此任务为深渊级任务,存活率不足百分之五,谨慎行事。”

  云歌咽了口口水:“蛤?百分之五?比李歌那个炼狱级任务还恐怖?”

  想起李歌当时归来的一脸沧桑,可想而知任务的艰难。

  李歌是太学堂最优秀的天命骑士尚且如此,现在的我还需要积攒实力。

  “你想让我帮你找回遗失的风铃?”云歌和善的说道。

  幽白光团白光大盛,她的渴望终于被人理解。

  “当然可以,毕竟你现在是我的羽翼了。”

  “我还很弱,没办法立刻帮你完成,让我们一起奋斗吧。”云歌伸出了善解人意的手。

  光团温和的白光绽放,这对她来说难以置信。

  “如此的我也能得到救赎么?”光团不禁自问道。

  眼前的男人眼眸中不含一丝的虚假,他不善良却也没有任何的欺骗。

  没有欺骗,坦诚相待,这,就足够了。

  一缕白丝缓缓伸出,与云歌相握。

  识海中灰蒙蒙的空间从此多了一个住户。

  百灵夜行录,便是在识海中给“灵”提供一个家园。

  记忆冲刷进了云歌的脑海,体会彼此间的痛苦,这样就不孤独了么?

  “也是,反正我没什么朋友,想想以后有一群鲲和灵陪着也不错。”

  云歌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折腾了半天,也到深夜了,再不回客栈的话,说不定一会儿会碰上什么东西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