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有一只北冥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我的心,是红色的呢!

我有一只北冥鲲 飞沐流霜 2124 2019.08.23 21:42

  永夜域,没有一丝光亮可言。

  云歌走出了居室,附近唯有昏暗的灯光。

  那些灯光自然不是电灯,而是一种燃烧矿点燃后的特效。

  走在昏暗的夜中,身边其他的小丑都不怀好意的看着云歌。

  大家都是戴着面具的小丑,谁都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永夜的酒馆没有规矩,谁都可以在任何地方动手牟取利益。

  不过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出手伤人。

  原因很简单,这个时间点所有的小丑都在注视着外部的一举一动。

  你若是动手的话,那么只会成为别人的嫁衣。

  大家选择的动手机会一般是永夜域“夜晚”降临的时刻。

  那个时刻,群魔乱舞,从无尽的悬崖底部将会传来折磨冥力识海的嚎叫。

  魔音将会灌入每一个生灵的灵魂当中,多数人只能堪堪自保。

  而有一些自信的强者就会趁着酒馆大乱的机会趁机行事。

  只要有利可图,无论是人、灵还是魔兽都不会错过。

  当然,每一批酒馆的新顾客到访时倒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也算是给新顾客一个适应的时间。

  云歌刚一出门便嗅到了整个酒馆腐臭的气息。

  那是无数鲜血铸就的道路,仅仅是站在这里就感到心绪压抑。

  无人敢靠近云歌的身侧,编号4396昨晚喝下了就连强悍的魔兽都可能爆体而亡的新酒。

  而且还是一连喝下三杯之多,这让不少人对云歌警惕甚深。

  不过云歌知道现在的自己只是一个空架子。

  他的实力只有元阶初段,完全是依赖暴食者的强悍能力扛住黑暗植被酿成的酒的暴动。

  云歌从不妄自菲薄,可也不会盲目乐观。

  遇到胡力这样的元阶巅峰强者或许不敌,但若是费温之流,那还是可以轻松收拾的。

  现在,他要找到可以给予他帮助的灵来强化自己。

  云歌将索命锤装入大包,扛起包裹走出了酒馆居室。

  酒馆位于一个悬空漂浮的岛屿之上,岛屿四周都是无尽的深渊。

  酒馆则位于岛屿的中央,只占据这岛屿极小的一部分。

  能量板上显示了此刻的时间。

  午时三刻,在外面的话应该是烈日高照。

  可岛屿上遍布黑暗与阴冷,植被也因此发育缓慢。

  这些黑暗植被周身环绕着冥力的碎屑。

  冥力突破一千之后,云歌能感知到周边的冥力波动。

  “酒馆外的老树……到处都是老树啊!”云歌走到酒馆外面才发现,这儿没有一棵嫩苗,全是老树。

  “嘁,没想到2333还留了一手。”

  云歌轻轻摇头,既然找不到老树的话,只能等晚上的哭嚎了。

  云歌在黑暗的丛林中行走了一会儿。

  一股阴风袭来,目所能及之处飘荡而出了十余个灵。

  这些灵通体白色,贪婪的看着云歌。

  可云歌同样也在贪婪的看着他们……

  “怎么?想被我吃掉么?”云歌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伸手一抓,一个灵瞬间入肚。

  冥力突破之后,他已经不需要黑雾便能吞掉弱小的灵。

  嘶~

  十几个灵纷纷打了个冷颤,四散而去。

  他们的地盘也被云歌顺利的接管。

  “接下来,就是等待夜晚的到来了。”云歌心中默念道。

  他寻到一颗老树,静静地等待着。

  三个时辰以后,夜晚降临。

  漆黑的悬崖下发出了慑人魂魄的魔音。

  “咿呀咿呀~”躁动的音符灌入了每个人的耳膜当中。

  云歌强行唤起紫黑琉璃身方才抵御住魔音的入侵。

  黑色丛林之中,到处都是恸哭的哀嚎。

  根本无法分清,那封情书所在何方。

  “敢问路在何方?”云歌试了试,期待中的那丝土黄绿并没有出现。

  无奈之下,云歌从包裹中掏出索命锤。

  既然群魔乱舞到来,也就没必要刻意隐藏身份来限制战斗力了。

  嫉妒者披风披上,无论是何物都无法感知到云歌的存在。

  酒馆房屋,沉睡的魔兽苏醒,强大的灵四处纵横。

  无数的小丑被迫离开酒馆奔逃向森林。

  举目皆敌的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见一个锤一个,见两个锤一双!

  “梆¥@*梆*&梆#¥%*”锤击的声音在黑色的丛林中回荡。

  干掉了七个比费温还弱的弱鸡之后,云歌看见了一颗“流泪”的大树。

  黑色的汁液顺着树干缓缓流下,痛苦的哀嚎让人撕心裂肺。

  “就是你了!”

  云歌数个健步冲了过去,锤开丛林的藤蔓,来到了大树下。

  一封信纸被钉在了大树之上。

  大树的后方虚影若隐若现,紫色的罗裳伴随着阴风飘荡,凤凰的头饰于额头悬挂,她双眼闭目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缓缓落下,三千青丝垂直在那柳腰之间,莫名其妙的激起人的保护欲。

  那封情书白纸红字,红字通体鲜红于落尾处戛然而止。

  说是情书,可更像是在给黄泉之人诉说着现实的一切。

  “亲爱的嘉淮,写给九幽之下的你。”

  “现在的我正在前往天命伯爵何永的婚轿当中。”

  “父亲将我许配给了他,这门亲事还得到了玄武神帝的亲授。”

  “一纸婚书,我们所有的山盟海誓都化为了梦幻泡影。”

  “何永继承了祖先的恩荫,不过是个空有爵位的庸碌之辈。”

  “可我的父亲,将这一切当做向上晋升的垫脚石,当做他平步青云的通行证。”

  “我们一切的尊严被狠狠地踩在脚下,我们一切的幻想在他们的眼中不过是可怜而又卑微的挣扎。”

  “依稀记得,你拼死阻拦时的伟岸身影,也记得你命丧黄泉的痛苦无助。”

  “究竟爱一个人可以到什么程度?究竟什么样的邂逅可以虽死无悔?”

  “在那婚礼的烟花绽放的瞬间,我心间的鲜血也会染红那冰冷的婚殿!”

  “人心是黑的。”

  “人心也是红的!”

  “最后的最后,要让你们见识一下!”

  “我的心,是红色的呢!”

  鲜红的文字触目惊心。

  百灵夜行录缓缓展开,黑雾笼罩在整棵大树上。

  云歌仿佛看到了一个无助的女孩,站在那金碧辉煌的大殿当中。

  身材消瘦的她却拥有着世间最蓬勃的勇气。

  她手中的利刃刺入心口,在元力短暂的帮助下,把鲜红的心挥洒在了鎏金殿堂当中。

  “我的心,是红色的呢!”

  绝望的誓言,远胜那金碧辉煌的雕饰,远胜那象征着至高皇权的宝座,让一切的绚烂光华都在那一刻黯然失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