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有一只北冥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调酒师,上酒!(求票啊~)

我有一只北冥鲲 飞沐流霜 2224 2019.08.21 23:35

  “吱呀~”

  酒馆门口的铁门打开,几位酒保微微低头恭迎新顾客的到来。

  酒馆当中异常安静,安静的有些诡秘可怕。

  酒馆里有十几个吧台,“人”数约莫两百出头。

  清一色的白色小丑面具和黑色礼服。

  无论任何的冥力探测都察觉不出什么异样。

  云歌也暂时卸下了嫉妒者披风。

  在一个大家都能感知到存在的地方披上嫉妒者披风,这无异于在澡堂里隐身失效一样。

  “嘿~又有新人来了~9527你说他们能喝几杯啊?”

  头戴小丑面具后,面具头顶有一个编号,这大概是人与人之间沟通的唯一方式。

  那位被唤作9527的“人”说道:“嘿嘿~我猜他们大多连第一杯都扛不住。”

  “我倒不觉得,你看那个4396,孤身一人来此,怕是有恃无恐啊。”

  “你这一说,倒还真是……”

  云歌的编号正是4396,新来的顾客要品尝第一杯新酒,方能在酒馆当中自由的行动。

  因此,这开头的第一杯酒也被称为“试酒大会”。

  算是酒馆当中少有的卖点。

  这一批的新人约莫五十个,剩下的皆为老顾客。

  那些老顾客起码抗过了一杯酒,可以在酒馆当中住一日。

  五十个新人排着队站在吧台前准备试酒。

  老顾客被着难得一见的活动吸引而来,纷纷围观而上。

  “来来来,买定离手,第一位编号5728,大家觉得他能扛住一杯么?”一个小丑站在酒馆中央拿着转盘吆喝道。

  寂静的酒馆瞬间炸裂,原本的安静荡然无存。

  “我押他不过,他扛不住!”

  “呸~你就是想吃低保,劳资我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压他扛得过!”

  “2333你可真是个铁憨憨,昨天输的底裤都没了,还来?”

  编号2333羞恼道:“呸~昨日时运不济罢了,今日的我峰回路转!”

  ……

  编号5728身躯有些颤抖,他知道那酒代表着什么。

  死亡,一半以上的失败几率。

  前辈给过一些提示,也带了一些预防的丹药。

  可要是伤势过重,丹药也未必救得了他!

  调酒师将木桶里酿出来的新酒倒入高脚杯中。

  高脚杯主动的跳动起来,朝着编号5728行进。

  “出现了!诡秘的调酒师和跳动的高脚杯!”任务提示的第一条信息浮现在云歌的脑海中。

  调酒师是任务能否完成的关键人物,必须密切注意。

  而且据云歌推断,这个调酒师极有可能与荀川有联系。

  从酒保和其他人的目光中不难看出众人对调酒师极为的尊敬。

  调酒师隐隐是怪物酒馆的中心人物。

  若是荀川和怪物酒馆有联系的话,那这名调酒师必然就是牵线者。

  那么那场雨夜盗酒很有可能是荀川与酒馆配合的演出。

  不过这些还只是猜测,是否属实还待查证。

  云歌紧盯着准备饮酒的5728,不知道这传的神乎其神的酒到底有何神奇之处。

  编号5728鼓足了勇气,端起跳动的高脚杯一饮而下。

  酒红色的新酒顺着编号5728的喉咙冲入体内。

  喝下之后,仿佛并没有什么异样。

  可转眼间,酒红色的丝线开始遍布他的身躯。

  “啊¥#@!”痛苦的嚎叫暴现。

  身体肿起了十数个大包,体内气旋暴动撕咬着五脏六腑似是要破体而出一般。

  强烈的求生欲刺激着编号5728不管是什么丹药全部吞入喉中。

  血莲丹,冰心丹有多少吃多少,可就是压抑不住体内的创伤。

  “嘭~!”一声巨响之后,编号5728化为了一摊血雾飘荡在吧台的上方。

  吆喝着买定离手的人遗憾的说道:“可惜,我们的5728没有挺过去~”

  编号2333一头躺在座椅上,两块元阶的魔兽皮毛拿了出来。

  这里的押注都是用元阶材料押注,因为无论是人、魔兽还是灵都需要材料。

  人可以用材料铸就武器、丹药,魔兽可以吞噬增强自身,灵可以汲取冥力养分。

  各取所需的同时,还不会暴露自己的存在。

  5728倒下了,接下来的人前赴后继,没有想放弃的意思。

  事实上,他们也没得放弃。

  五十个人,前十三个全部罹难,从第十四个开始出现幸存者。

  虽说致死率是一半不应该前十三个全灭的,可这里面存在幸存者偏差。

  准备充分的人往往没那么快试酒。

  从第十四个到第四十四个,这些人准备大多充分。

  他们活下来了二十八个,有些人在快要撑不住的时候是丹药救了他们一命。

  还剩下六个人。

  好巧不巧,正好是胡力五人和云歌。

  当然他们彼此不知道罢了。

  胡力等人鼓足勇气走过去,五人皆为柳林镇的精英,且有生还的前辈指点,自然没什么大问题。

  轻松通过了第一杯酒的尝试。

  这也让编号2333赚的盆满钵满。

  “看,我说啥来着?劳资时来运转了!”编号2333抑制不住自个儿激动地心绪。

  “渍渍,这届新人质量不错啊。”

  “剩最后一个了,大家觉得如何?”

  “恐怕要凉,酒馆自古最后挑战的难度最高。”

  “2333还敢再押一次么?”

  “来就来,全押了!”

  编号2333心里默念道:“小子我挺你啊,加油啊。”

  云歌此时也有些紧张,他走到了吧台面前。

  跳动的高脚杯接了一杯墨绿色的酒,单从外观看就很糟糕。

  调酒师注意到了这一点,开口道:“请放心,本店信誉担保,无论如何,口感是不会差的。”

  “哦?是么,那我可要尝一尝了。”

  云歌不像他人准备完全,但并非没有把握。

  别忘了,他拥有暴食者的强大能力,胃酸强化。

  连魔兽都可以生吃的男人,难道会惧怕一杯酒么?

  黑暗植被和暴食者。

  云歌赌的就是暴食者能力更强。

  EX+级别的天命不是跟你开玩笑的。

  云歌一手抓住高脚杯,轻声呢喃道:“别乱蹦,晃得我眼花。”

  “哟,4396怪彪悍的啊,敢抓住高脚杯。”

  “呵呵~怕是惨了,高脚杯有净化的能力,得罪高脚杯不是自掘坟墓么?”

  “2333等着你赔钱喽~”

  2333也在心里怒骂道:“不知好歹的毛头小子,劳资亏大发了。”

  众人纷纷惋惜,等待着血雾爆发的那一刻。

  可云歌毫不在意一饮而尽。

  墨绿色的酒顺喉而下,直插体内气旋和大脑识海。

  五脏六腑无法过滤,可此时暴食者的胃酸开始疯狂地腐蚀新酒。

  新酒狂躁的能量想要冲击云歌的脏腑,可更狂暴的胃酸直接将其稀释瓦解。

  暴食,那是亘古便存在的至高罪律,岂是一丝黑暗植被便能反抗的?

  血红的雾气没有出现,众人惊愕之余,更令他们惊掉下巴的事情出现了。

  “不错,再来一杯!”

  “调酒师,上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