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有一只北冥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一堂不容二歌

我有一只北冥鲲 飞沐流霜 2379 2019.08.13 20:19

  “啊~~欠”

  云歌打了一个舒服的哈欠。

  晋升成为天命者以后,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许多。

  实际上他只睡眠了两个时辰,但这对于天命者而言,够了。

  云歌很想现在就走出去,在这片大陆上潇洒自如的游荡,而不是呆在这个封闭的庭院当中。

  神朝的这些人有什么打算,云歌也揣测的差不多了。

  看王伟昨日高强度的训练,云歌已然有数。

  王伟可不是在锻炼体能,而是搏杀之术。

  每一击都是向着人的要害处而去。

  神朝,想要培育一群战争机器。

  这也让云歌对于四大神朝之间的关系有了一个大致的认知。

  四大神朝,恐怕相处的并不和睦,甚至时常兵戎相见。

  这会关系到了云歌今后的打算。

  留在神朝这个体制之内固然安稳,可也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当神朝有难,云歌也得响应号召。

  可云歌对神朝又没什么感情,怎肯乖乖听命呢?

  云歌这几天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

  他已经成为了一名元阶初段的天命者,只是对周遭的一切还充满迷惘。

  不,准确的说,自从来到异界开始,他拥有了勇气,却还没有做出选择。

  是要依附于他人,依附于体制?

  还是要自己一个人在这陌生的世界踏出一条道路来?

  云歌一边思索,一边游荡在庭院当中。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一名衣着黑色劲装的青年走了进来。

  青年手提三尺青锋,黑衣之上沾满了令人作呕的血腥之气。

  他眼神冷厉毫无生机可言,嘴角咧笑,真不知还是不是一个活人。

  太学堂并不只是失心者的安置地,同样还有不少土生土长的神朝人。

  “李歌!你回来了~看样子,你这次斩获颇丰啊!”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少女关心的说道。

  那位被称为李歌的黑衣男子摇了摇食指。

  “五个冒险级任务,两个疯狂级任务还有一次炼狱级任务罢了,差点小命都没了。”

  “!!!”周围十数人瞬间目瞪口呆。

  “什么?炼狱级任务!”一位学员反应了过来。

  “卧槽,李歌还是你哥啊,咱学院最早的炼狱级任务完成者!”

  “不愧是你!”有人感慨道。

  “可恶,又被他拉开了差距!”也有几个人在暗处恶狠狠的说道。

  尹月听说李歌回来了,立刻出门相迎。

  “李歌,你…真的拿下了生存率不足三成,完成率不足一成半的炼狱级任务?”

  李歌颔首微笑道:“任务栏应该有显示的,就是那个‘下水道的布娃娃’任务。”

  “下水道的布娃娃?那里有着无数怨灵存在啊,上次王猛去了就没回来过。”有人猛的想了起来。

  “王猛?那个元阶巅峰级强者?”

  “对,就是他,太学院元阶第一人。”

  “我滴天啊,李歌才元阶高段就做到了。”

  “牛掰!”无数人交口称赞道。

  “天啊,李歌太帅了~”马尾辫少女看来是李歌的忠实崇拜者。

  李歌挥挥手,腼腆的笑了笑。

  也不只是过于疲劳还是怎么的,突然有些晕眩向左侧倒去。

  “小心!”马尾辫女孩子叫道。

  李歌倒向的是云歌的方向,云歌出于本能扶了那么一下。

  李歌一手搭在了云歌的肩膀上。

  “咦?”李歌眼眸放大,似是非常疑惑。

  “学长小心。”

  “嗯,谢谢你,请问你是?”

  “云歌,刚来的。”云歌不明白李歌为何这么疑惑的打量着自己。

  “是学弟啊,扶我进去行么?”

  云歌本想拒绝,但是李歌的耳语回响在了他的耳畔。

  “要不然,你天命者的身份就要暴露了。”

  “嘶~”云歌面色凝重,他才刚刚突破就被人发现了。

  这个世界的人都这么聪明么?还是说这位李歌有什么特殊天命?

  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一堂不容二歌。

  云歌刚和李歌碰上就被捅出了篓子。

  云歌右手用力,一把抓住了李歌右臂的伤口处,又将李歌左臂搭了过来。

  “嘶~”李歌疼的牙痒痒。

  “学长,你要想保持你冷酷的形象,就别比比。”云歌狠狠地还击了他一次。

  “‘谢谢’学弟帮忙!”其中的谢谢二字李歌咬着牙崩出了口。

  二歌在众人奇怪的目光当中走入了李歌的居室之内。

  才进居室里,李歌一把推开云歌。

  “疼死劳资了,你也忒狠了吧~”李歌右臂发麻,那可是被魔兽咬过的伤口。

  云歌不置可否,只是淡淡道:“学长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吧?”

  云歌认为,李歌既然道出了这一点,自然是打算敲一笔竹杠的。

  李歌拿了一些白玉膏抹到了自个儿的手臂上。

  嘴角不屑道:“呸~我只是好奇而已,你个初来乍到的人能有多少油水儿?”

  “不是我不想敲竹杠,你的那点破烂,你李哥我还看不上。”

  按照李歌的认知,云歌这种新人顶多几十点天命值,一点垃圾丹药什么的。

  眼界和格局不同了,自然不会贪那点东西。

  李歌不像是在说谎,也对,这种在太学堂都受到追捧的人还真不一定要贪自己的那点东西。

  “那学长是何意?”云歌有些不解的问道。

  李歌也不回答他的话,走到房间的角落处提起了一壶酒。

  掏出了两个小杯,斟满之后将其中一个摆在了云歌面前。

  “不用担心,玄武城内,禁止一切形式的私斗,违者重罚。”

  “你现在是天命者了,神朝律条在你的能量板内可以查到,我没有骗你的必要。”

  虽说云歌并未起疑,李歌还是稍稍提了一句。

  云歌觉得李歌莫名其妙的,寻常人没事会拉住别人喝酒?还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学长,你为何不揭穿我?事实上就算你揭穿了,也没什么影响。”

  李歌嘴角微撇:“这种事,有些人会拿来炫耀,有些人会拿来隐藏。”

  “你选择隐藏,自然有你的道理。”

  “我不拆穿你,是因为看到了那个曾经讨厌的自己罢了。”

  李歌顿了顿,似乎并不想接这个话茬了。

  话锋一转,嘴角咧开笑道:“别想那么多,劳资刚做完任务回来,就是想找人喝喝酒。”

  “和你看对眼了,就你了,管那么多干嘛?”

  “世界上的事非得有个前因后果?非得分的清清楚楚?非得包含利益冲突?”

  “喝个酒还那么多事,还那么多为什么?”

  “你不觉得你活得太憋屈?不累么兄弟?”

  “喝酒就是喝酒,天天算计这个,担心那个的,跟个公公一样,闲的那啥疼,对了公公也没那啥。”

  云歌被李歌的这一顿口吐芬芳的疯狂输出说愣了。

  人前那身披令人作呕的腥气,眼神凄厉,黑衣长剑的青年英豪形象渐行渐远……

  不过云歌也反应过来了。

  “是啊,我来异界这两天活得好累啊~我找这个罪受干嘛。”

  云歌也捋起袖子走了过来,也不拿杯子,直接抱着酒壶灌了起来。

  “有剑行万里,有酒自逍遥,我干了,你随意!”

  云歌为所欲为的喝了起来,这次轮到李歌楞那里了。

  “蛤?”

  “什么我干了。你随意?”

  “这他么是劳资的酒!给劳资留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