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朦星月之魔刀美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朦星月之魔刀美神

飞精灵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20.03.23上架
  • 1.86

    连载(字)

1位书友共同开启《朦星月之魔刀美神》的玄幻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卷:序章

朦星月之魔刀美神 飞精灵 10583 2020.03.20 22:00

  序章:刻在石碑上的故事

  起源:

  石碑上的文字记载着那时血红色的圆月被七颗很亮的金星环抱着,湖水映出的红月和星都在蠢蠢欲动。

  寒骁就静静地站在岸边,此刻的景已经在他的眼里驻留了很久,映入眼中的景在人间是永远无法寻觅得到的。

  这天与地的深邃与神秘,令人感觉所有的一切东西都是停滞不动,时间和空间在这里完全是凝固的。

  一缕雾气不知从何处弥漫开来,渗透在寒骁和身旁几位族人面前的那片景与物中。天上的星月在薄雾中变得朦胧,这般弥漫也为那片景令人感到凝固的景带来了一丝微弱的波动。

  寒骁的心情没有人知道,他应该也是在陶醉,和大多数能站在此地的人一样。他在这儿站了多久,便陶醉了多久,迷恋一份人世间没有的美。

  突然寒骁身边的一个族人喊道:“天魅魔的气息,我感觉到了!”

  众人包括寒骁表情各个都开始变得严肃起来,有几人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

  一个浑身被紫气包裹着的白衣粉裙女子,正慢慢飘浮在朦胧迷雾的天际里,女人细眉一挑,她碧绿眼珠灵动美丽,看着站在岸边的一群众人,眼里带着嘲讽和不屑。微动嘴唇轻吐一句:“原来这暗月神是勾结了寒家人,难怪他能制造这朦胧之境。”。

  寒骁看着粉裙女子心中便是一怔,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一种莫名的熟悉与亲切开始徘徊在他的思绪里。但这思绪瞬间便被那身边突如其来的叫喊声给打断了。一个年纪较长的中年人吼道:“天魅魔被暗月神大人送进来了,寒家的子弟们,为了神州天道!除魔!”。

  随即,寒骁身边的几个人便纵身一跃,各自施展轻功,朝着粉裙女子的位置腾空而去。

  其中一个人见寒骁还站在那里发呆便冲他道:“寒骁,你发什么呆,快上来摆阵!”。

  寒骁这才反应过来,想到今天要办的正事。

  他亦纵身跃起,手中祭出两张黄底红字的符纸,符纸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古老的咒文,那是寒家人才看得懂的文字。

  寒骁一符朝天,一符指地,腾空的众人面对粉裙女子,他们在天际排成有了一副巨大的两仪图。所有人开始诵读远古的咒文,黄符上的字开始发光,每个手持符纸的人手里好似都握着两团闪烁不断的光芒。

  粉裙女子看着两仪图只是轻蔑一笑,她道:“几千年了,还是这个阵法了,雕虫小技,寒家人真是不长进。”

  不等那女子说完,寒骁和他的同伴一起大喊:“天道放神,破魔之征。”

  每个人的手里同时放出一道白光,射向粉裙女子。

  女子却是美目微闭,当所有白光即将击中粉裙女子的时候,她将身体舞动,周身散发出暗淡紫光,一手挥动蝶翼般的袖子,好几团浓郁的紫色气雾就从她的身体中不断散发而出。

  顺着白光射来的方向,紫气快速将射来的白光吞噬,众人促不急防,纷纷被紫气击中。在接连几声哀嚎之后,摆出的两仪图阵在瞬间就被打散,腾空的一众人都被从天上逐个击落回岸边。

  寒骁在身体接触到紫气的时候,竟感觉似有一把铁锤击打在身上,而他却只感到一阵头晕,居然没有丝毫痛楚。

  略带迷离的双眼看向朦胧星月下的粉裙女子,她衣袖裙摆随着大风轻轻摇曳,神色暮然,仙子不在天上有只落此时间。

  尽管浑身疲惫,他却依然沉醉,心中念着:“这真的是魔?我一生第一次见到的魔是如此脱俗唯美。她的美人都陷入无尽沉迷,给人以从未有过的迷恋向往,比起以往俗世里那茫茫人世中的苦难,病痛带来的受罪,这一刻只是看着眼前的那个女子也是美妙万分的。

  难道自己真的被魔迷惑了?寒骁在心中反问自己。

  “天魅魔,你迷惑众生,残害千万生灵,今天就是你的末日”。寒骁身边有人声嘶力竭地吼道。那粉裙女子却只是笑语而答:“我,天魅魔娘娘的确是有迷惑众生的本事,可人类在我的魅惑下看到的一切皆是他们希望能追求到的美好。还有!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娘残害生灵了!”

  “千年来的传说,魅魔现世,天地乱”,另一个人接过话头正声道。

  天魅魔带着一丝鄙夷嘲笑道:“哈哈哈,传说,那你们就带着这些传说去投胎,到地府看看这传说是真是假!”

  粉裙女子说罢将双手摆在胸口,形成一个弧状的环,那媚人般不屑的眼神突然凝出一道凶光。粉色雷火从这段弧中冒起,发着呲呲的声响。

  她细唇拨动,轻轻说道:“暗月神让一群寒家人来当替死鬼,欲在这朦胧境里除掉我,然后将那事情抹去,算计的可真好,可他的算盘打错了。”

  天魅魔手上的雷火越来越大,呲呲声越来越响。岸边的一众人有几个脸上布满了恐惧和绝望,他们知道这天魅魔手里的这团是什么东西。

  传说无极雷火是可以烧尽六道任何生灵的魔火,能在瞬间将一切活物的身体烧成灰烬,灵魂直接打入十八层地狱。

  恐惧在人群中弥漫开来,好多人开手机退却呜咽。却有一个年纪较长的寒家人走上前去,他厉声道:“我们寒家人不会屈服于妖魔的淫威之下。我们现在来摆先天子午阵,一定能顶住这天魅魔的魔火。”

  “齐叔,不可能的,除了神明,六道内没有生灵可以避开她手里的魔火。”,一个年轻人绝望的哭嚷着。长者怒斥道:“你这幅样子还是不是寒家之人?我们寒家人每次都该站在神州大地的风口浪尖,维护世间天道,这是我们寒家人的宿命。”

  另一个人道:“齐叔,不是我们不想上,刚才两仪符阵被破之时,我们就已经输了,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等暗月神大人现身为我们解围,可是他到现在还没有出现。”

  寒骁此刻也说道:“齐叔,我一直有疑问,暗月神大人当时和我们约好只要我们打开朦胧境,他就会现身,为什么到现在,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他还是没有出现。我总觉得有那么点蹊跷”。

  这个被唤作齐叔的长者说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毕竟暗月之神与我寒家先祖渊源颇深。寒骁有些话不能多说,也别去怀疑,暗月神大人一定有自己的打算。”

  天魅魔淡淡一笑,双手挥动!一团无极雷火朝着众人飞去。寒骁和他的族人看着朝他们冲击而来的雷火已是束手无策了。

  或许是身上流着寒家人的血,他们倒是一个都没有退缩。

  寒骁亦是非常冷静,在这种生死由命的时刻,他仍然在透过飞来的雷火打量着天魅魔。

  千钧一发之际,远处一道金光射来,直接轰击在雷火之上,火焰此时烟消云散,画面甚是华丽,火与光交汇,撞击将所有人注意力都吸引过去。

  当在场众人回过神时,一个身着黑袍的年轻人浑身散发着金色的气息正腾空于天际,出现在粉裙女子的面前。

  长者很激动,很兴奋,好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他喊道:“暗月大人终于来了,我们现在便加固朦胧之境的封印,定能完全困住这天魅魔。”

  那黑袍人对着长者说道:“寒齐你和你的族人辛苦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今天本座要替天道除魔!”

  粉裙女子盯着黑袍人脸上浮现轻蔑的神情缓缓道:“你终于露脸了,伪神,把我引到这寒家人的伏魔道场中,来取我的无极魔珠”。

  “无极魔珠?笑话,本座怎么可能要取这邪恶之物,收拾你这妖魔才是天道”。黑袍人对着粉衣女子淡淡道xy俨然一副神的姿态。随即他袖里伸出一把三尺长剑,催动乏力,长剑同样冒出紫气。黑袍人持剑冲向天魅魔。粉衣女子也凭空祭出一把暗红色的大刀迎向黑袍人。

  寒骁看着那把大刀心中又是一惊,刀为何似曾相见。他不解其惑地观望,挂着血红圆月的天空中是两道疾风迅影,迂回撞击,迸发出闪耀的刀光剑影。

  天地昏暗,地动天摇,苍穹几乎就要崩塌,红月和金星变得黯淡无光。寒骁感觉自己就在梦里,一片似曾相见的景,一把似曾相识的刀。

  神魔来回对拆了三百多招后,黑袍神避开粉裙女子的斜砍。忽然张嘴中吐出一束红光。粉裙女子猝不及防,红光射穿了她的腹部,声嘶力竭的惨叫瞬间充斥了这整个朦胧境地,粉裙女子腹部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贯穿伤口。

  伤口没有留血,而是冒出阵阵黑气。女子用诅咒般的口吻说道:“你身为神明,却修魔道,刚才伤我的分明是魔族的黯焱红光,你难道不知融合神魔之力的代价吗?”

  黑袍人说:“你胡说什么,我这是神界的红日华光。妖魔,你就安心去吧。”

  在场众人看到这一情景都是大声称快,更有人已是手舞足蹈!

  “暗月大人万岁”。刚才几个摆阵降魔,看着正气凛然的侠士,现在看来就是一群只会攀附权贵的市井小民,唯有寒骁和他的叔父寒齐还保持着一分镇定。

  寒骁早先便察觉到暗月神释放的那道红光中散漫出的一丝丝魔气,粉裙女子说的没错,的确就是魔界之力。

  天魅魔已是无法动弹,只能勉强维持着悬浮腾空的状态,腹中伤口里还在不断涌出黑气,她看着四下的众人,忽而眼眸深邃望向天空,淡淡道:“老娘看尽世间一切风光,在这六界逍遥驰骋了几千年,没想到会栽在这里。,栽在你这卑鄙小人手中。”

  粉裙女子双手捂住伤口,脸上表情依旧痛苦,她又环视周遭。

  瞬间一道目光与她相视,这目光的来源正是寒骁。

  天魅魔被寒骁的眼神深深吸引。

  几千年来,她目高一切。六界之内无论神,仙,魔,没有几位是可以入她法眼。可眼前这凡人却深深将她吸引。

  寒骁初见天魅魔时,他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为什么有这份熟悉他不得而知。只是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渐渐有些明白,族里如此重视的秘密行动,那么年轻又没有战斗经验的自己会参与其中。

  天魅魔忍着巨大的痛楚,对着寒骁双眼放出金色光芒。

  寒骁感到一阵晕厥。当他再次清醒时,发现自己已经身处的地方,满地开着粉红色的鲜花,花中散发的香气令人心旷神怡,令人陶醉。

  粉紫色的天空,亦有一轮红色的圆月和七颗金色的亮星。寒骁看着四周又是一片朦胧境地,可是人都去哪里了?寒骁还在疑惑的时候,传来一缕动听的细语:“你回来了。我终于等到了你”。这是天魅魔的声音。寒骁转身看去,刚才正在天空中与黑袍男子斗法过招的粉裙女子,现在就站在他面前,如此一个绝色女子距离他是那么的近,六界多少豪杰都梦寐以求可以与魅魔来一段这样的邂逅,却只能在遐想中满足。

  粉裙女子柳眉如秋水,玉肌伴轻风,完全不见刚才打斗时的杀气。胸部的伤口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此刻的魅魔就是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

  寒骁看得陶醉,这六界最唯美的艳魔和他独处一地。

  他虽被魅魔的美所惊所惑。可是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他觉得这份独处又是如此理所应当。

  寒骁用很平淡地口吻说道:“你把我一个人带到这里来,我感觉我们曾经相识过。”。

  天魅魔笑地很温柔:“你还保有以前的记忆吗?我从未看错过人,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姓寒名骁,骁勇善战的骁。”寒骁冷静作答。他又继续问道:“能告诉我这是哪里嘛?为什么和我们寒家的朦胧境地如此相似”。

  “我来回答你的问题。这个地方是一个寒家人为我创造的。那个人名叫寒灵霄,也就是你的前世,是我这一生唯一真心爱过的人。我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就是在这片仙境中与他一起度过的。”天魅魔说到这里脸上略过一丝幸福,但很快便转眼不见了。

  寒骁相信前世,也马上相信天魅魔所说的话,没有任何理由,只因为见到眼前女子时那似曾相识的熟悉感。““我的前世也是寒家人,还和你有过这样一段缘分。可前世已成过去,一切已是过眼云烟,如果你还有眷恋和交待。我在此洗耳恭听。”寒骁平静的说着,虽然此刻他的内心是忐忑不安,甚至说是蠢蠢欲动,毕竟他已是成人,早也懂得七情六欲。

  “你和他一样,温柔细致,我也知你不再是他,能在这种时刻遇上你是上天赐给我的福缘。”说罢,天魅魔眼望苍穹,眼中一抹晶莹,一行细泪已经滑落脸颊。她雪袖轻拂,拭去眼角的泪痕,眼神变得凌厉,再次对寒骁说道:“你听我说,现在你在我的魅术之中,我的魅术将你我的精神和灵魂带到这个时空,对于外面的真实世界来说,这里只是一霎那的流逝,我的时间不多了。”

  “不多了?你刚才的伤?”天魅魔点头说道:“那个黑袍人,所谓的神,暗月之神一个不折不扣的邪神。他刚才利用魔道之道中伤我的要害。如果不是魔界之力是无法对我造成伤害的。”

  寒骁忙道:“神修魔道那是无量恶业,我也感受到了那黑袍之人嘴中喷出的光中包含着魔气,他不知道这种后果需要付出的代价吗?”

  天魅魔叹息道:“我的内丹唤作无极魔珠,融合了我的魂以后将可以孕育出一种六界曾出现过的强大力量,这力量可以结合世间所有不同的力量,并将这些力量捆缚在一起,却又互不干涉,相互共存,共融。”

  天魅魔说着伸出右手,手掌张开,一颗暗红色的珠子浮在她的掌心之上:“这便是无极魔珠,暗月之神,虽列神班,却修魔道,神魔之力相斥,他可以从中得到无量之力可早晚要被这股力量吞噬,毁灭。

  唯有这无极魔珠可以帮他融合这相斥的神魔之力,你们寒家人可以制造一个神魔都无法干预的朦胧之境。朦胧之境的神奇之处是六界之灵若不身处其中都无法窥得其中发生的一切。他可以在朦胧境内取得魔珠然后融合,最后杀死你们这些寒家人,真是天衣无缝的计划。”

  “原本我想问你的事,你都告诉我了,魔非魔,神非神。我想说,谁都无法欺骗戏弄我们这驰骋天地间的寒家人,谁也利用不了我们寒家人”。寒骁突然神色正经地说道。

  “我对你遥远的记忆还似乎保留着,无论世人怎么评价你,无论你以前做过什么,至少在我心里你并不是什么魔,而是我从未见过的唯美。”寒骁的心从未如此起伏波动过,可她还是把这话说了出来。

  天魅魔看着寒骁一本正经的模样,还说出这么一番话,她欣慰一笑道:“真的和他好像,傻傻的又那么可爱。人虽短寿,却能活出那一份六界众生都羡慕的执着与精彩,能在这一刻看到转世的他,天道也算眷顾我了。”

  寒骁笑着说道:“我也是荣幸,现在送我出去吧,我来改变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寒骁从晕厥中清醒过来,睁眼就瞧见寒齐焦急的脸庞:“骁儿,你还好吧,刚才你晕过去,吓死我了”。

  这时,另外几个寒家族人跑过来,看着寒骁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和我们之前设想的一样?”

  寒骁点了点头。“果然预料的不错,那我们等时机差不多便行动!”其中一个人正色道。

  就在刚才还是唯唯诺诺给暗月之神捧场的一群人,现在各个神情严肃,但这严肃里却透着一丝傲慢。只有寒齐此刻却是被蒙在鼓里一样,莫名看着四周的人问道:“什么叫设想,你要做什么行动?”

  一个人答道:“寒叔,这事您不用管,是三长老的授意。”

  “老三授意什么?你们就究竟在搞什么。”寒齐继续追问着。

  寒骁说道:“齐叔,一切容我们事后再说,您放心,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护神州正道。”

  此刻天上的粉裙女子看着寒骁,欣慰一笑。转身怒视黑袍男子:“你不会如愿以偿的,哈哈哈哈。”

  话闭,但见粉色女子伤口处更多的黑气开始涌出,一圈一圈包围她的周身,她再次看向寒骁,眼里尽是寒骁那一世给她带去的一抹抹难忘记忆。她的声音越来越微弱,说道:“灵霄,谢谢你。”

  当最后一团黑气遮蔽她眼眸的时候,与她对视的寒骁那遥远的记忆也仿佛在此刻被点醒。幽幽的悲伤让他透不过气来,寒骁只能深深呼吸,来排解此刻的忧伤。

  天空中多了一团魅魔化身的乌云。黑袍男子在天空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这一笑的狡狯无人察觉。他的脸上瞬间又恢复了平淡。

  乌云渐渐褪去。云散之地已不见美艳的粉裙伊人,只留下一颗暗红色的珠子和一条血红色的脊骨。

  唯美绝色,天下无双的天魅魔就以这种姿态消失在这片人间不曾有过的景中。

  “无极魔珠,我这便收下了。”黑袍男子轻轻说道,他慢慢飘向那颗暗红的珠子。

  “动手!”不知是谁喊出了这么一声,地上的众人已纷纷跃起。黑袍男子还未反应过来。

  寒骁和其余几个族人就已朝着黑袍男子的位置迅速飞去,各人手中放出金色绳索,金色绳索泛起金光,一阵穿插交错,已将黑袍男子锁在金色绳索编织而成的大网之中。

  黑袍男子措手不及,毕竟暗月神位列神籍,一点也未看出有何慌乱。他语气沉稳,说道:“我已经除去了天魅魔,各位这是意欲何为?使出这捆仙绳。”

  一个人厉声说道:“暗月神,你身为神明,却修炼魔道,妄图用无极魔珠融合神魔之力,我们寒家人捍卫天道,你神修魔道无量大恶,此刻便要降了你。”

  寒骁手中拿出一个麻布袋子。别看这袋子外形朴素。它名曰乾坤袋,可真真是件宝贝。

  寒骁张开袋子迅速将暗黑珠子和那根血红脊骨收入其中。

  暗月神看着寒骁将魔珠放入乾坤袋微微皱眉,语气依然平稳毫不慌乱,他道:“各位寒家同仁,本座何时修炼魔道。我想其中是有什么误会吧?“

  “我们寒家人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当时你托梦于我们三长老要收伏天魅魔的时候,我们已经猜到你在修行魔道。不然你一个神要那无极魔珠做什么?”其中一个寒家人说道。

  黑袍男子说道:“无极魔珠乃是至邪之物,本座是要封印它,不让宵小之辈得之而为恶。唯有本座神明才可封印魔物。”

  寒骁答道:“事到如今,你还要狡辩。这无极魔珠是不会交给你的。我们寒家人护卫神州正道自然会看好魔珠。暗月神你还是关心下自己吧。”

  “看来说理已经说不通了!那休怪本座不客气了。凡人之辈对神不敬,本座再三忍让,那本座只能得罪了。暗月神说话,双目紧闭,身上再次泛起金光,但瞬间这些金光就全部消散。

  暗月神终于不再平静,他脸上出现一丝怒意道:“这不是捆仙绳,是缚神索!人间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一个名叫寒玉的人冷笑一句道:“你完全不了解我们寒家人的本事,还想利用我们,没有想到吧,在天道之下,天神也不过如此,更不用说你这种玄级神。

  “寒玉,本座上了你和那老东西的当了。人对神不敬,你们不怕遭报应嘛?你们想对本座做什么?”暗月神作为一个神,他曾视一切凡人为草芥,但在这群凡人面前,他却显得如此捉襟见肘。

  “你这话去和其他人说,我们寒家人可不一样。你既然问我们要做什么?那我告诉你,我们现在要封神!”寒玉说道。

  “封…神,你们只是凡人,想要封神!”暗月神的话音开始颤抖。

  “如果是天级神和地级神我们凡人当然做不到!你这种玄神,我们寒家人想怎么动就怎么动,哈哈哈哈。”寒玉嘲讽般地说道。

  “可恶……你们这些寒家人戏弄天道,将来必定遭到报应!”暗月神咆哮道,咬牙切齿着。

  “要说报应,你来得比我们快,你现在就报!来,寒林,噬神壶收神!”寒玉对着其中一个寒家人说。

  名叫寒林的青年袖中祭出一个金色瓷壶。暗月神看着瓷壶面色越发难看:“本座逍遥六界,最终会被你们这群寒家人给收拾了,的确,本座修了魔道,这次是本座咎由自取,不过寒家人你们也别自傲!左右天道?哈哈哈哈哈,你们就等着那一天,让天道把你们吞噬。”

  “我们无法左右天道,我们只是天道的维护者,你修魔道就是违背天道,安心赎罪吧。动手!”寒玉说道。

  寒林托起瓷壶,打开壶盖,壶口对着暗月神,口中念咒:“神鬼归附,神鬼陌路,天道收神,落!”金色瓷壶的壶口里便射出一道金光,金光直照暗月神。

  “不!你们这群寒家人!我诅咒你们!”暗月神声嘶力竭地吼道,他的身体越来越淡,直到化作一缕淡淡的气被吸入壶中。寒林盖起壶盖,贴上一个封条,暗月神就此被封印。

  众人回到地面,寒齐就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老三不是让我们来助暗月神伏魔嘛,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步田地。你们居然直接就收神了,老三究竟在搞什么鬼?”

  寒玉说道:“齐叔,也就您蒙在鼓里,我们早就要收了那暗月邪神,只是苦于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可他上次现身于庙堂,大长老感受到他身上隐藏极深的魔气,我们就知道机会来了。”

  “神修魔道,天道自会惩处,也不用我们去收神,更何况收神大逆不道,不是凡人所为之事。哎,我们寒家人有时的确是…算了,不说了。”寒齐叹息着。一旁的几个寒家后辈看着这位齐叔只是苦笑着不住摇头。

  寒玉道:“为了寒家人的未来,现在收伏邪神,魔珠和魔脊也归了我们。这行目的全都完成。”

  “我们寒家人维护天道,在众多历史进程中为了让世间不背天道,寒家人暗中执行着自己的使命。因为这种特殊的使命,我们寒家人当然也会成为众矢之地。虽然我们已经行事低调,还是无法逃过一些强敌高人的窥视针对。那些想要逆天而行的歹人就会视我们寒家人为眼中钉,肉中刺。寒家人也多次遭到毒手,这种悲剧不知发生了多少次。先代大祭司多次在与天道之理对话的时,想要天道给出一个庇佑寒家人与神州大地的方法。终于有一次,一位大祭司获得我们一直想要的答案。神魔合,鬼魅斩,乃敢逆天行。按照这个批言寒家人一直在探究这三句话的真谛。终于寒家的先人得出最终的结论,我们需要铸造一把能吸收,融合,发挥神魔力量的神兵,更需要一个有缘的寒家人来驾驭这把武器,当寒家每次陷入危机的时候站出来。”寒玉把他三叔之前和他交代的话告诉众人。

  寒齐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他说:“这次婪修魔道的暗月神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这个行动就开始计划了。”

  寒玉说:“对,大致过程齐叔你都经历了。这次真的是天时地利人和齐聚。最大的天时可就是我们的寒骁小兄弟。”

  “寒骁,什么天意?”寒齐问道。

  “大家都知道寒骁背上那片青色麒麟纹胎记吧。寒家史书曾经也提过一位寒姓剑侠,寒灵霄。”寒玉说道。

  “我知道,那是我们寒家中有一脉传承上古纯洁之力圣灵五象中灵水之力的寒之涵大侠的独子。传说那寒灵霄和天魅魔曾经有过一段那舍难分的人魔情愿。”寒齐说道,他看了看寒骁:“我记起来了,书上说寒灵霄背上也有这块一样的麒麟胎记。难道说寒骁是寒灵霄的….转世?”

  寒骁点头说:“不错,刚才我晕厥的一刻,就是进入了天魅魔的精神世界,她确定了我的身份。三长老真的是料事如神,他说天魅魔看到我,如果她认出我,就会与我相认。大长老告诉我无极魔珠是魅魔的意志,轻易不会把自己交给任何人,而作为她至爱的转世的我就有资格收下这颗魔珠。其实一开始我也没有把握确定是否就是寒灵霄的转世,这绝对算是一次博弈一场必须胜利的博弈。”

  寒齐意味深长地笑道:“我明白了,那能融合世间一切力量的无极魔珠,以及铸刀铸剑的上佳的材料魔骨,还有引发神兵之力的神魂。这次真是一石三鸟。那那暗月神真是衰,为你们除了魔还把自己给搭进去。

  寒玉笑着说:“齐叔就是这个道理,大家都说你食古不化,没想到齐叔还是挺开明的。”

  寒齐狠狠地敲了一下寒玉的头:“臭小子,你造反了,敢说我食古不化,你齐叔闯荡江湖的时候你估计都没投胎进你娘的肚子里。”

  “哎呦,好了,好了,孩儿知错了。”寒玉揉着头道说。

  寒玉看向众人说道:“各位,任务完成,收工!回去吃酒吃肉!”

  众人皆欢呼道:“好!”。

  “人小鬼大,哈哈,年轻人的时代啊,哈哈哈。”寒齐看着身边的一众晚辈,开怀一笑。

  唯有寒骁,他还继续留恋这一片景,他还在回味初见天魅魔时的那一刻,那个比仙女还美艳千万倍的女子,一个魔,让他追随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美。他好想再次拥抱伊人,但永远也无法再触碰到那一抹温存。一种空虚与不甘让他无缘无故地不悦,不快,失落。

  寒林在远处叫道:“骁,发什么呆,快到法阵里,我们要施法离开了!”

  寒骁转身看着众人轻轻地说了一句:“哦,来了。”说完他向着众人走去。在法阵里和大家一起离开这片朦胧之地。

  三天后…

  寒家堡祭祀大堂,寒家的三长老寒本携前去屠魔的一众寒家人围在三件宝物前商议铸刀的事宜,三长老对寒齐说道:“齐哥,要说现世里有本事,问谁可以铸造出这把扭转乾坤的斩神刀的人,那只有你了。

  寒齐紧锁眉头看着三件宝物:“铸刀是没问题,可铸造神兵和打造普通的兵器完全是两码事,即使我们有了铸刀所需要的一切必备之物,调节神兵的剑引神魂和为剑开锋的宝血,这每一件东西可都说一个缘分,老三这些东西我可不能保证。”

  三长老笑着说道:“齐哥,这些都是后事,你先要做的是把这魅魔脊骨熔铸成神兵,这关系到我寒家之后的传承与兴旺,你可一定要办妥!”三长老的话里已经带着命令的口吻。

  寒齐年纪长于寒本,可是在族中的地位寒本则远高于他,寒本多年来主持寒家本家的要务,每件事都是拿捏得当。他平时对寒齐也是兄长称呼尊敬有加,不过今天寒本在这件事情上表现的态度。寒齐自然明了这事情的重要性。

  寒齐郑重地点头,抱着一种必胜的信念说道:“好!老三,我这就去办,七日之内魔脊成刃。”

  寒本笑道:“齐哥能保证,那自是稳妥,我就等着齐哥的好消息。”

  “寒骁,这次铸刀你是关键,之后的九九八十一天你都要跟着我。”寒齐对寒骁说道。

  “不是七日成刃,为什么要八十一天。”寒骁疑惑不解。

  “神兵成形是七日,之后的融魂,炼珠才是关键,你是魅魔的有缘人,这次铸剑的成败其实完全取决于你。寒骁,你的责任很大。”寒齐正色道。

  寒骁瞬间感觉压力好大,或者是天魅魔对自己的影响。他现在觉得好累,心中多了一丝埋怨。寒骁道:“为什么是我,要承担这种责任。若铸不成剑,恐怕我就是寒家的千古罪人了。”

  “别乌鸦嘴,这次铸剑必须成功,多大的伟业落在你的肩膀上,我们都相信你一定会成功。”寒玉走到寒骁身边拍着自己这位堂弟的肩膀道。

  “年轻人要对自己有信心,我和三长老都很看好你。”此时从祭祀大堂门口走进一位长须老者,这位老者道骨仙风俨然一个脱凡的尊者。寒齐不由恭敬行礼道“大长老。”

  众人看着老者也都恭敬作揖称道:“大长老。”

  “免礼,免礼。”大长老微笑着对在场各位道。

  大长老此刻的法相是那么仁慈,亲和,他走向寒骁和寒齐表情也渐渐变得凝重,他道:“老齐,这次真的要麻烦你了,斩神刀关系着寒家的未来,老哥哥一生不怎么求人,这次真的求你了,还有我们的骁儿。”

  说着老者身体半鞠躬,朝着他俩作揖。

  大长老的举动真让寒骁惊呆得一时手足无措,族中最辈分最高的长老对他这个晚辈行如此大礼。寒骁一时间便慌了神,甚至有些手忙脚乱。

  寒齐及时扶住了大长老说道:“老哥,这么多小辈在这里,你别这样。铸刀的事情我们全力去办,寒骁你说是不是。”

  寒骁拼命点头回答说:“是,我一定全力协助齐叔铸刀。”

  大长老看着寒骁紧张的神色会心一笑。他轻轻抚摸着寒骁的头说:“孩子别怕,努力就好,整个寒家都会支持你,你就是我们寒家的英雄。”

  寒骁默默点头。他现在脑子已经是一片空白,就这样寒骁被点名成为了寒家的英雄。第二天他就带着天魅魔的脊骨和寒齐一起进入了寒家堡后山的锻铁洞。

  这七天他只是在洞里看着当世第一铸刀大师,用凤血熔骨,铸成一把暗红大刀。

  寒齐光着膀子,拿着银钳,金锤对着寒骁说:“格老子的!终于完成了!这魔脊骨这是难伺候,还好用的是凤血。不然真的要被它反噬。”

  寒骁问道:“齐叔,七天过去了,刀也铸成了,接下来要做什么?”

  寒齐说:“接下来就看你的了,你要做的是给这把刀注入生命,让它成为真正的神兵。”

  这时候洞门打开,寒家的三长老走了进来,他看了眼铸成的刀,笑着对寒齐说:“齐哥了不起,七日里魔骨成兵,哈哈哈,我寒家甚幸。”

  寒齐答道:“老三你真是了事如神。刀刚铸成你便来了,我该做的都做了。接下来就看骁儿的了。”

  三长老点头道:“我不就是为此事而来了嘛,现在才是真正的铸刀了。”说罢,三长老走向石洞一边的一个放书的木架边,取出一本红色封皮的书卷。

  就在三长老取出书卷一刻,整个洞内开始摇晃震颤。书架对面的一整块墙壁开始往上移动。里面出现了一条往下延伸的通道。

  三长老对着寒骁说;“走,我们下去,我们要到下面去完成你的使命。”

  寒骁看着这个通道,心中感叹。自己实在是对这个家族了解太少。家族中的秘密就像这条秘道一般蜿蜒深邃没有尽头。

  寒骁带着封有圣魂的金壶和魔珠的乾坤袋进入密道。七十四天后,一把传说中的神兵,魅刀朦星月就此诞生。

  石碑上写到这里就终结了。

  一个叫寒小雪的少女默默地看完了整块石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