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朦星月之魔刀美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话:暂别,新际

朦星月之魔刀美神 飞精灵 3554 2020.07.01 09:40

  一丝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射进小小的房间,寒小雪眯缝着眼爬了起来,身边的小小还在静静地酣睡,她欣慰一笑,舒展开身体,喘出一口气,如释重负,能醒来即代表梦里的最后那赌博一般的攻击是成功了。她和小小顺利地从离魂咒中脱离出来,那整个枫叶镇的人自然也都得救了。

  寒小雪正要起身下床,裙子似乎拖到了什么东西,她看到朦星月靠在自己的身边,这才想起,昨天自己是抱着朦星月睡去的。寒小雪扶起朦星月像搂着孩子一样抱住朦星月,闭上眼睛默默念叨:“谢谢。”白裙少女再次轻轻放下自己的兵器,拖起裙摆起身来走开,婀娜多姿的身躯在这抹晨色里更加显得诱人妩媚,只可惜这一刻屋里只有一个同样美丽的熟睡少女,无人有幸欣赏到这幽幽魅境一般的绝色画布。

  寒小雪来到铜镜前,眼下的乌青早就消失不见,昨夜的噩梦都过去了,她不愿意去多去回忆,虽然她把握住了自己的命运,可是这人心的恶意对她造成的伤害已经像道刻痕印在她心中的某处。她明白了这个世界不是寒家堡,也没有父亲和家人那样的屏障去保护她。她深深咀嚼,体味从出门到现在的这一切,不知许久,她心中最深的念头不是恐惧,不是颓废而是一种使命感慢慢在她心底升腾,壮大,凝聚,渐渐地,她明白了什么,寒小雪觉得她此刻应该要去守护些什么,去保护什么东西,可是什么她很模糊,但是一定要去保护。这一刻心底有一块好沉地石头落了地。

  一双细细的粉嫩纤手搭住了她的肩头,寒小雪惊得跳起来,原来是小小。小小看着小雪说道:“我从醒来就看着你坐在那里,我看着你的背影你坐了好久好久,以为你睡着了,原来你在发呆呀。”

  寒小雪说道:“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一些以前我从来没想过的事情。”

  小小又笑道了:“是在想昨晚那梦里的事情吧,搁谁身上估计都要想半天,不过说实话你真的了不起呀。刚出江湖就能解决这样麻烦的事情。小道姑看姑娘以后一定大有可为。”

  寒小雪脸上泛出一丝红润道:“讨厌,别取笑我,昨天要不是你支持着,我也不能打败那黄钧。”

  小小道:“其实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那黄钧作恶如此,上天就是要在这一刻让你我出现在他面前阻止他。天道中就是如此安排的。你我只是命中有此一劫罢了。”

  寒小雪说道:“你也相信天道注定?”

  小小点点头:“其实世间一切都早就写入天道之中,天道如此任何凡人都也无法避开,所有神魔也无法改变。”

  寒小雪听罢摇头道:“天道啊。“她又转头看向小小说:“不管天道是否存在,至少它让我们成为了共过生死的朋友,以后你我就是姐妹了。”

  小小笑道:“哈哈,我也是,生死与共,肝胆相照,我早就把你当我是我妹妹了。嘻嘻。”

  寒小雪瞪大眼睛道:“喂喂,凭什么我是妹妹,你多大呀?”

  小小吐舌道:“你猜?”

  寒小雪摇头道:“唔,我不猜,我要做姐姐。”

  小小又道:“不要,不要。我才不猜呐。反正我才是姐姐。”

  寒小雪淡淡道:“好,好,那你就是我姐姐了,嘿嘿嘿。”小雪明亮的眼睛对上小小,小小心中一丝暖意。她也淡淡道:“能认识你真好。那你接下来要做什么。”

  寒小雪说:“我们等会去那黄钧的家附近探探风声,如果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镇上的百姓,我便要坐渡口的船去东林道。”

  小小道:“东林道?原来你要去东林道,那我们顺路,从枫叶镇渡口坐船到东林渡口,然后我们就在那里分别。”

  寒小雪拉住小小的手说:“好,那我们先各自洗漱,然后下楼吃点东西。”说罢两个女孩分开行事,在大堂的餐厅里,两人又对饮数杯。寒小雪看到店小二和掌柜还有很多客人都看着她们这对美人儿叙话,店小二和掌柜眼圈的青色也已退去,整个客栈甚至是枫叶镇都好像有了生气而活跃起来。当店小二走来询问她们是否要添些酒菜的时候,寒小雪微笑对那小二说道:“气色不错呀,感觉精神头比昨天好很多呀。”

  那店小二有些诧异:“姑娘,观察的好仔细,我已经有段都是精神不振,腰酸背痛。去瞧了郎中也说没什么病,不仅是我,咱镇子上好多人都是这样,咱都以为是犯了什么邪煞,要去请个法师做法。可今儿早上醒来,整个人神清气爽,那些不适感受不翼而飞,,后来问了咱掌柜,他也一样,我都觉得是神仙下凡庇佑我们,哈哈哈哈。

  寒小雪看着店小二微笑道:“那是你们好人有好报,来,再来壶酒。”店小二笑道:“好嘞,姑娘您稍等。”看着店小二远去张罗的背影,那么欢快,那么无忧,寒小雪似乎又意识到什么。然后坚定的下了决心,这些就是她要守护的东西。

  酒足饭饱后,两人便走出客栈直奔那黄府,就看黄府门口围了好多好多人,寒小雪和小小上前去打听,一个看热闹的人告诉他们,昨天晚上那黄大善人突然就去世了。

  一点征兆都没有,早上黄家下人迟迟看他们老爷没有起床,就进屋去看,就看那黄大善人躺在床上安静睡着,可是怎么叫都叫不醒,下人上去细探才发现那黄大善人已经去了。什么原故都不知道。仵作来验了尸首也没查出个病因。

  这时有人开始扼腕叹息,其中有人道:“那么好一个善人就这么走了,老天不开眼啊。”

  寒小雪和小小相视无语,便离开了。她们一路走回客栈,小小说:“黄钧一死,这镇子也就太平了。”寒小雪道:“是啊,镇上的百姓为他的死感到可惜,可又有谁知道他不死,遭殃的就是他们,真是矛盾。”小小道:“老百姓就是如此,枫叶镇经此一劫,我看围绕着镇上的黑气也消散殆尽了,他们不必知道真相,他们只要知道黄大善人死了就好。小雪,你也是个明白人,人这种东西当他们认定了再让他们改,恐怕就能难了,走吧。”

  寒小雪看了一眼会心一笑。两位佳人照样在路人的瞩目下一路远去。在客栈退了客房,由于要渡船小雪将马留在客栈,辞别店小二和掌柜,两人来到渡口,正巧有一班船要去东林渡,上了船,两人站在船尾远观,没多久船便起锚行驶,湖面上的微风阵阵在午后的阳光照射下,如少女的纱巾轻拂过人的面庞,两个少女迎着这好似为她们而起的清风,在这片青山流水间裙角飞扬,青丝飘零。小小和小雪努力牵拽着自己不羁的裙摆尽情享受这风暴后属于她的宁静,这也是上天的馈赠,这种美好是可遇不可求的。船上的同乘的客人们当然也早就被两位美艳佳人吸引眼球。这是何等大幸修的如此美妙的同船一渡,赏佳人于泛舟间。

  不知多久,东林渡已在面前,渡口上小雪和小小依依惜别,两个少女拥抱在一起,难说彼此不舍。两人彼此互留住址约定只要得出空闲就去相约彼此。少女们就此分别。

  寒小雪离开东林渡口,原来东林道离渡口只有几里路程,很快寒小雪便来到了爹爹要她去拜会的那位寒琴雨叔父所住的镇子:东林镇,一个比枫叶镇热闹百倍,街道上人头攒动,叫卖,吵闹交织在一起。寒小雪一路走走停停,很快就到了一家很大的宅院,这个宅院相比两旁的建筑,它显得更加霸气出众,因为宅院的大门正在售卖各种兵器,一块巨大的匾额上书四字:寒记铁铺。这正是寒小雪叔父寒琴雨的铁匠铺,寒小雪看着这眼前的一般景致。心想:“原来琴雨叔父隐居江湖还是以后就开了这间铁匠铺,这里来往江湖中人自然还能打听到很多消息。一定还是心在江湖。我们寒家人都是如此。”

  小雪走入铁匠铺,一个伙计迎面而来,眼前此人看上去精明干练,三十出头的模样,他一眼扫过寒小雪背后的朦星月,眼中闪出一丝惊异之色忙道:”姑娘,有什么需要吗?”寒小雪道:“我不是来买东西的,我要找寒琴雨。”

  那人听到寒琴雨这三个字再次看向小雪背后的朦星月后眼中透出一丝警觉道:”寒琴雨,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

  寒小雪笑道:“不用紧张,你就进去通报他说寒小雪来了。他自然就会来见我了。”

  这时一个浑厚的声音在一旁传来:”哈哈哈哈,不用通报啦,我来了。“寒小雪转身看去,一个长相英俊的中年人就站在他身边。一身青衣英气勃发。他对着寒小雪憨憨笑道:”小丫头,你又长高了,也越长越标志了。“寒小雪兴奋道:”雨叔,哈哈哈,你每次都这么给我惊喜。小雪来看你了。“

  寒琴雨又是一声大笑。然后道:”好了,你雨叔叔就不和你客套了,从寒家堡赶来舟车劳顿,天色也不晚了你先进内院,雨叔这就给你准备吃喝。你先去休整下,一切过后再叙,说罢他对着那个精瘦的伙家本家的大小姐小雪。你先去为小雪安排房间,我稍后就到。“那伙计听罢马上对小雪作揖行礼道:”大小姐好,叫我全福,请随我来。“说罢利索地要去递过小雪的行李,寒小雪说:”不用了,这个我自己来。“全福忙点头道:”是。“说着寒小雪跟着全福穿过铁匠铺的前厅,来到后院。经过一段花园小径,全福将寒小雪引到一处幽静的庭院之中,他说:“大小姐,这便是你的房间,您有什么吩咐尽管叫我便是。我就在外面守着。”寒小雪看着全福微笑道:“好,谢谢。”寒小雪转身进入开门走入房中,全福看着寒小雪的背影呆呆出神,他只叹世间竟有如此脱俗美艳的女子。这时寒小雪转身关门正巧看见全福呆呆望着她,她也对全福欣然一笑,全福顿时心乱如麻,心跳加快,一丝热蕴充斥两颊。他忙低下头去,就听小雪传来一阵稚嫩而又动听的微笑,接着就是一记轻轻的关门声。全福静静的看着屋门,想透过这门再望到那伊人倩影,全福就这样痴痴站立,他也在守护着一些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