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朦星月之魔刀美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话:少女的成人礼

朦星月之魔刀美神 飞精灵 3901 2020.04.13 23:05

  寒小雪默默看完石碑上记载的文字,转身对着她身后的魁梧中年人问道:“爹,朦星月到现在还未开锋,一千年来的传说是真的嘛?”。

  中年人笑着看向自己的女儿答道:“这一千多年来,我们一代代看护着朦星月。每个寒家人到了十八岁生日的那天都要用自己的血为剑开锋。代表你已经成年了,是时候要担负起守护家族的使命,究竟是不是传说中的有缘人那自然就看机缘了。现在传说更加像是一个传统。”

  寒小雪此刻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说道:“明天我也要十八岁了。爹爹你说女儿会不会是那个有缘人。”

  中年人深锁一记眉头,语重心长道:“说实话,爹不是很愿意。一个女孩子家只要平平安安地生活下去,不用你去舞刀弄剑打打杀杀。”

  寒小雪拉住她爹的手,一股暖意传来,淡淡道:“爹,女儿也想一直陪在你身边。可是在这片神州大地所有寒家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使命。而且我又是本家的长女,更加要努力为寒家付出一切。”

  寒明涯看着自己的女儿叹了口气,淡淡道:“哎,本家。”

  这个干练精明的中年人欲言又止。熟悉的笑再次挂在他的脸上,他轻抚自己女儿的额头道:“丫头,明天你就要参加自己的成人开锋仪式了,早点去休息吧。”

  寒小雪点了点头,娇媚的脸蛋上泛出一丝小犹豫,就一个人离开了。

  寒明涯看着自己女儿远去的背影,裙钗束裹,青丝飘零,默念着:“要是长不大,还是当年那个小不点该多好,大人的世界太复杂,太烦扰。”

  寒小雪拖着白色裙褶,长长的裙摆随风而起。她慢慢走过花园中曲折蜿蜒的亭台步道,所过之处,留下一抹芬芳清香,那是一丝她特有的香气。

  护宅的家丁和侍女,每次闻到到这股特有的淡香都会去寻觅,他们知道大小姐就在附近。

  他们都喜欢这位大小姐,喜欢她那种吸引人的特质,喜欢看大小姐挪步时的妩媚,品味大小姐转身回眸的一抹唯美。

  身边的人时常会有幻觉,寒小雪这好像是天上的仙子落入凡尘之中,她那般诱人,那般让人追寻却又永远无法真正把握。

  就这样寒小雪的一缕倩影略过寒家堡的每一处地方。直到她走入自己的闺房,慢慢地关起房门。

  闺房中,紧闭双眼的小雪,凝神许久,猛得打开,嘴里呼出长长的一口气,一声大吼,腾空跃起,一身粉衣白裙的小雪翻出一个筋斗,她的裙如蝶翼扇动。最后便是由心底而起的一声大笑。

  “回到自己的地盘真好呀,外面装淑女装的我累死了!”寒小雪开怀一语,真的是惊天动地。

  家丁和小雪的丫鬟冰冰站在门口,寒小雪闺房的大门大门紧闭,可他们却似十分期待希望能看到里面的光景。

  “哈哈,小姐又在屋里一个人“疯”了,真是可爱。”一个家丁说到。

  冰冰答道:“哎,小姐平时被老爷管得太严,身为本家的大小姐要肩负事情太多。从诸子百家的学说到寒家武功,琴棋书画,还有许多女孩子家的规矩,样样都要学,件件不能拉下。现在就让她好好放松和释放下呗。”

  “冰冰,咱们小姐的脾气都被你摸透了。”又一个家丁打趣道。

  “那是当然,我从八岁起就开始跟着小姐。小姐吃的苦,走的路有多少不是我陪着她一起经历的呀,我可也是一路苦过来的呀。”冰冰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吐吐舌头,看着众人。

  另一个家丁立刻插嘴道:“大部分时间是在一起享福吧,小姐吃啥你吃啥,然后就吃成那啥。”于是门外一众人便笑成了一片。

  冰冰则是满脸的通红道:“什么那啥呀,我可是和小姐并肩作战的!”

  寒小雪闺房的门打开了,她从里面蹦了出来看着冰冰坏笑道:“臭丫头,并肩作战可是你说哒。那来和我一起翻筋斗呗。”

  冰冰听完寒小雪的话就急了,挑起自己的小眉毛急忙道:“啊呀,小姐,讨厌。”

  在场一众人又全都笑成了一片。”

  小雪亦是笑的欢快,她从未把身边这些人当作自己的下人,仆人。在她眼里这些人都是自己的兄弟姐妹。

  “明天我就要接受寒家的成人礼了,今晚我们一起吃羊肉,喝女儿红,不醉不归。”小雪鼓起自己的两腮眯笑着对大家说道。

  在场众人顿时欢呼雀跃。傍晚时分大家都各自张罗,小雪也跟着一起摆桌弄酒。

  这一忙便忙到傍晚,一切准备妥当,寒小雪和她的这些兄弟姐妹们便一起入了席。

  这一夜,在这间屋子没有主仆,只有朋友。

  每个人都忘记自己的烦恼,各自的忧愁都如眼前的杯中酒水被自己一饮而尽。

  在场所有人都开始有那么点醉意的时候,寒小雪起身,捋了捋自己的一丝秀发。她对着围坐一桌的众人说道;“冰冰,阿财,阿源,阿广,阿进,明天我就要参加成人礼了。作为寒家本家的大女儿我一定会越来越忙,也可能会一直往家门外跑,大家这样聚在一起吃饭玩闹的次数也会越来越少。以后你们都要好好保重,照顾好自己。”

  最活泼的阿进略带醉意大声说道:“大小姐,真是的,说得像生离死别。都在一个屋子下想啥时候见就啥时侯见。”

  一旁的阿财敲了一下阿进的脑壳,他说:“你个土包进,大家喝得好好的,你就偏要生呀死的嘛。大小姐明天就要参加成人礼了,那是多大的喜事。”

  寒小雪端起桌边的一个小酒坛:“这酒我敬大家,那么多年来都是大家在照顾我,陪伴我,寒小雪在这里有礼了。多年来给大家添了好多麻烦,也在这里赔不是了。”说完便托起酒坛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不知何时起,冰冰的眼睛已经红了一圈,她有点哽咽地说道:“我们都是做下人的,大小姐对我们那么好。我们哪能再受得您如此之举呀。您别再喝点啦。”说罢,她就要上去抢下寒小雪的酒坛。

  小雪见此,回身护着酒坛道:“臭丫头,别闹,酒都洒出来了。”

  在场众人见到此景无不感触良多,都纷纷应道:“大小姐,别喝了,您是我们见过最好的大小姐。”

  寒小雪缓缓放下酒坛:“听大家的,我不喝了。”

  此刻,她撅起嘴巴,微红的两腮一鼓一鼓,就像一个调皮的小仙女,误入这纷繁的尘世。

  她倒扣酒坛,将坛口对着桌面对着大家笑道:“哈哈,我不喝呀是因为酒都被我喝光啦。”

  寒小雪对大家吐起舌头,她笑了,开怀得笑了,笑得那么开心,也笑得那么美。

  此刻屋内众人除了欢乐,更有一种无比向往。每个人都在追逐一种美,这种美那么近却又无法触及。这是寒小雪身上散发出的特有气质。

  所有人都醉着。醉时更加迷恋,更加令人雀跃。

  寒小雪摇摇晃晃地走到床边,从枕边取来一支竹笛,眼神中略带惆怅地叹道:“我好希望时间就此停留,让这一片光景一直延续到地老天荒。”

  吹起竹笛,笛声幽幽,一曲君生我已老。这间屋子的每个人在酒意下感恩上苍的眷顾,把眼前这个女子带入自己的生命中。

  冰冰趴在桌子上,她本就不胜酒力,悦耳丝竹之音与一份醉意交汇小雪白衣粉裙的倩影让她一个女孩子同样是如痴如梦。

  一片浓浓的睡意就这样快速袭来。她合上微重的眼皮。

  冰冰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她梦见寒小雪从远处朝她跑来,呼喊她,可是喊什么她都听不见。然后寒小雪便开始推搡她。

  于是,寒小雪就真的就在推她叫她:“冰冰,冰冰,醒醒。”

  一缕阳光照在冰冰的脸上,她睁开双眼。寒小雪正看着她,笑道:“傻丫头,你终于醒了,昨晚我们都喝多了。现在都睡过头了,成人礼马上要开始了。我现在必须赶到寒家祠堂去,不然要被爹爹骂了,吃的东西都给你放桌子上了,傻丫头,我先去啦”。说罢,寒小雪提起自己的裙摆便跑了出去。

  冰冰迷糊地看着小雪远去的背影,然后傻傻地笑了下,倒头又睡了过去。

  寒小雪朝着后山的祠堂的方向飞奔而去,忽而她纵身跃起,飞入房梁之上,在寒家堡的重重楼宇间不停穿梭,蝶袖飞起就像一只粉白的美蝶在林中起舞。

  屋里的人听到这楼宇房梁间的动静便知道这定是小雪在施展她的轻功纵跃,大家都会习惯得探头出去张望,希望能看一眼小雪跃动时的倩影,哪怕就是那么一眼。如此脱俗,如此耐人追寻。

  越过最后一个高高的墙头,她离开了寒家堡。那里正是后山通往祠堂的神道。

  寒小雪匆忙地跑上神道,到达祠堂的时候正是午时,就看到一众寒家人已经在祠堂的周围站了一圈。她认识那些人,都是寒家的长辈,亲眷。

  祠堂的正门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寒小雪的父亲寒明涯,另一个是寒家的大长老寒通天。寒明涯看着小雪喘气的模样便道;“丫头,你又睡过头了,昨天喝了不少酒吧,连成人礼都要耽误了。”

  小雪看着寒明涯带着一丝撒娇的语气说:“爹,对不起,就因为成人礼以后不能这样玩了,女儿就和冰冰她们想最后再任性一次。”

  寒明涯每次看着女儿,都会想起自己失踪已久的妻子,看到小雪仿佛就是那位十六年前铸剑阁上的那位女剑客。族内繁锁的事物给他带来的疲劳和烦恼都会在他见到女儿的时候全部抹去。

  他看着女儿长大成人一股无名的欣慰感悠然而生,带着一份自豪,对着寒小雪说:“我看呀,你是要再调皮一段时间了,除了模样以外,整一个假小子。”

  周围的寒家人都笑了纷纷说:“小雪还是孩子嘛,哈哈,又那么美丽动人,我们还不习惯这可爱的小不点就这么成大呢。”

  寒小雪环视四周,这次和她一起接受成人礼的的还有一位寒家族的少年,少年看上去很沉稳,就像一块磐石伫立在那里,完成不是一个十八岁少年所该有的气质。小雪认识这个少年,他是寒家分家的一个孩子,名叫寒本刚。每次过年的时候他都有来本家拜年,本刚虽生性内向,但是一旦熟络以后也能和同龄人聊得欢快。

  今天的本刚额外的矜持,因为寒家成人礼对于每个寒家人都是一个生命中的转折点,让寒本刚最内敛的一面展现出来。寒小雪了解这位本刚弟弟的性格,也就朝他微笑一番便不再多言。

  寒明涯此刻看着时刻仪上的标记正式午时,对着身边的长老寒通天说:“长老,时辰到了,开始吧。”寒通天点了点头。于是寒通天说道:“午时已到,寒小雪,寒本刚成人礼开始。两人同入祠堂。”

  寒小雪和寒本刚走入寒家祠堂,寒小雪第一次进入祠堂,整个祠堂就是两个字朴素,古旧红色的墙壁下满是掉落的油漆。褐色的阁台上摆着一排排寒家先祖的排位,两人走到蒲团前分分跪下。

  寒通天走上香案,点起一把藏香,双手持香鞠躬道:“寒家列祖列宗在上,今日本家长女寒小雪,分家寒本刚年正十八。在星月之刃的见证下,愿寒家两位后辈,奋发图强,光大我寒家门楣。”说完寒通天,对着寒家列祖列宗庄重的三鞠躬,寒小雪和寒本刚则跪下三叩首。

  寒明涯不知何时手里多了一个金边黑匣,从里面取出一把钥匙和一盒胭膏。他将胭膏盒递给寒通天,寒通天走向两人,打开胭膏盒,用手指蘸取了一抹红色,分别点在两人的额头上,说道:“此乃意为天顶红光现,万事如意来,两位,这是长辈对你们的祝福,起来吧。”于是寒小雪和寒本刚一起站了起来。

  寒通天对着寒明涯点头示意。于是寒明涯心领神会地走向一边红墙,他将手中的钥匙插入墙上一个不起眼的小孔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