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命里江山何处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 雪衣撩梦

命里江山何处寻 螺子螺子黛 3173 2020.07.10 11:00

  待进了马场,里面的小厮们见几位贵公子到了,皆是殷勤备至。但见了小梦儿,几张脸又皆皱了起来,“金小姐,您又来了啊!”这小魔头,累垮了多少马儿!

  小梦儿妙目一横,吓得几人瑟瑟发抖,“我来不得吗?”说着,向几人打了个眼色。

  能在恩街马场当值的又岂是脑筋不通之人?几人一瞬间便会了意,“自然来得,金小姐来此,小的们不胜荣幸。”

  小梦儿满意一笑,便举步前行。

  冷玉泽回头,见此情景有些诧异,“金小姐常来?”

  尹君逸忙道:“梦儿家教甚严,自然不常来此。”

  小梦儿也很是配合得点了点头,附以甜甜笑意。

  马场占地数里,马厩和跑马场也是偌大无比。这里的马匹皆是由小厮们侍养,贵人们来这里随意挑选,喜欢便带走,不喜欢骑几圈便罢了。

  几人先是来到马棚挑选马匹,他们皆年幼,自然挑的也是那些温顺的马驹。

  轩辕珏扫视一眼,当即看上一匹四蹄踏雪的黑驹。他上前伸手轻抚马鬃,那马驹不知为何,有些惧怕之意。轩辕珏却也不急,只举着手,静静凝视它。少顷,那马儿竟渐渐上前,靠上他的指尖,与他亲近起来。

  他唇边勾起浅笑,却突然有些感应一般,向旁边看去。只见小梦儿也在抚摸着一匹小白马,那小马表现有些暴躁,又似抗拒着,但不多时便在小梦儿的手下平静下来。

  轩辕珏凝视那小白马,心中有些担忧,“金小姐,这匹小马性情不太温驯,不若换一匹?”

  小梦儿转头看他,很是惊诧,“公子如何得知?我第一次骑它时......”

  “嗯哼!”尹君逸在一边一声轻咳,小梦儿自知失言,便不敢多说,直接牵了小白马先去了场中。

  轩辕珏觑见两人躲闪的神色,暗觉有趣,便不动声色,想要看看两人到底掩饰些什么。

  场中已然有几人在打马慢行,但有一位红装少女却纵马驰骋,看起来英姿飒爽。

  “好俊的马术!”孟清泉脱口赞道,一边的几个男子也面露惊艳之色。

  “糟糕!”尹君逸暗呼,他转头看向身边的小梦儿,果见那一双杏眼中流露出不屑与......斗意。

  他牵马靠过去,“梦儿,别忘了你答应我的!”

  小梦儿闻言,忙乖乖收敛了目光,只侧头安抚着自己的小白马。

  一边萧岚飒见小梦儿正扶着马鞍欲跨上马背,打趣道:“金小姐,可要帮忙?”

  尹君逸见他如此玩笑,不由心惊胆战,却见小梦儿乖巧笑道:“那就有劳萧公子了。”

  萧岚飒轻笑,也不理轩辕珏怨怪的目光,当即上前双手交叠,示意她踩着上马,可小梦儿却是一脸作难之色,“这样,我上不去,从前君逸哥哥,都是屈膝半跪,让我踩着他的膝头上去的!”

  尹君逸一怔,旋即明白,这妮子,是要耍弄萧岚飒呢!

  他忙忍了笑意,向萧岚飒点了点头,“梦儿有些惧怕,确是需要这般,要不......”说着,作势就要走上去,撩袍跪地。

  “不必!是我思虑不周,我来!”少年人的心,最是禁不住这般激的,萧岚飒抬手制止了尹君逸的动作,直接单膝跪了下去。

  小梦儿掩唇轻笑一声,却不忘投以感激的目光,“多谢萧公子!”说罢,也不客气,抬起莲足便踩着萧岚飒的腿上了马。

  将小美人儿送上了马,萧岚飒便一脸居功甚伟的神色,与其他人一起上马。

  六人相貌器宇皆是极出挑的,在马场中遛马,着实很惹眼。

  不一会儿,便引来不速之客,“金惜梦!”刚刚那驰骋马场的红装少女打马过来,端丽的脸上浮现出忿忿之色。

  小梦儿眸中闪着厌恶,却还是挂了笑,有意地落后了五个少年半个马身之距,强作柔弱之态,“曲姐姐安好。”

  那红装女子见她如此作态,有些不明所以。她在六人面前勒马,妙目一扫,才恍然道:“怎么?在男子面前故作乖顺吗?”说罢,俏面漾起她惯常的目中无人之色。

  小梦儿闻言,攥紧了马缰,她身下的马儿似是感受到她的怒意,也有些骚动。

  冷玉泽蹙眉问道:“这位是?”

  尹君逸向冷玉泽靠了过去,有意将小梦儿挡在身后,“这是右少宰曲蔚曲大人家的二小姐,曲落觞。”

  此时曲二小姐也注意到冷玉泽,眸中不禁闪着一种莫名的意思,显然是对这气度不凡的少年有了些......

  轩辕珏驱马在后,冷眼旁观,小梦儿的隐忍,尹君逸的忐忑,冷玉泽的不悦和曲落觞的情意,他尽收眼底。

  他垂眸浅笑,看来有人要忍不住了。

  果然,曲落觞见小梦儿能与这般人物一同在马场嬉戏,第一次尝到那嫉妒的滋味,她今年十二,与尹君逸同岁,此番情窦初开,自是不懂掩饰妒意,“金惜梦,今日可不会便宜你了!”

  尹君逸心下惨然,小梦儿何时受过这等委屈?

  他转头,果见小梦儿扬起小巧精致的下巴,面带嘲讽,淡淡道:“手下败将。”

  轻飘飘的四个字,令在场之人面色变得十分精彩,当中最甚者,便要数萧岚飒了。

  当着冷玉泽的面,小梦儿的话令曲落觞下不来台,她娇斥道:“你有本事,就别躲在尹君逸身后,出来与我一战!”

  五个少年转头看向小梦儿,小梦儿却盯住尹君逸,“君逸哥哥,行吗?”

  尹君逸心疼得很,小梦儿的心气如何高?为着他的一句请求已然忍到现在,他怎还能说得出“不行”?

  他向一侧打马,为小梦儿让出一条道,向她宠溺一笑,便不再多言。他清楚地记得,前几次带小梦儿来马场,她是如何将自己的朋友都得罪遍的。毕竟这世间的男子,有几个愿意承认自己在马术上不如女子?

  小梦儿从容驭马上前,与曲落觞并排而立。曲落觞看向她,眼中是满满的自信,自己自上次输给了这小丫头,可是苦练了的。她却忘了,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比她小四岁的小女娃儿,即便赢了,也是胜之不武。

  两人对望一眼,不约而同地打了马缰,飞驰而去。

  此时场边的尹君逸已是无奈叹息了,只怕自己的同窗,今后都不会与自己来马场了。

  “她,她骗我!”萧岚飒看着小梦儿在场中逐渐与曲落觞拉开距离,还时不时在马上来个倒立之类的花样儿,气急败坏地拍着一侧大腿上那小巧的脚印子。

  孟清泉笑道:“看来君逸今后的日子,苦啊!”

  尹君逸闻言却不在意,反而难得地泛起暖暖笑意。他心中充满向往,却未注意到身边几个少年眼中的那种艳羡神色。

  这场比试,自然还是小梦儿赢了。她自幼不喜女儿家的东西,偏偏热衷于这骑马捶丸之类,她纵横马场时,曲落觞只怕还没有摸过马儿呢!

  小梦儿回到场边,小脸泛着潮红,还有些喘息。她耷拉着小脑袋,不敢与尹君逸对视,因着自己的一时不忿,只怕尹君逸又要被人嘲笑疏远了。

  普元国的女子,谦逊乃是首要美德,如她和曲落觞这般张扬的女子,在闺秀中实属异类。

  正当她满心愧意时,额上突然传来柔软的触感,却是尹君逸用自己的帕子在为她拭汗,眼中不见责备,只有关怀。

  “今日,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女中豪杰!”萧岚飒打马上前,“金小姐,不若与我赛一场?”

  小梦儿转头,嬉笑道:“我可不敢,要是害得萧家公子哭鼻子,爹爹定要整个恩街追打我的!”

  “你!”萧岚飒十分不服,却被轩辕珏一个眼神制止了。

  冷玉泽开口笑道:“君逸,你实不必要她这般掩饰,如此真性情,就该洒脱肆意些的!”

  小梦儿闻言,瞪圆了黑亮的眸子,“真的吗?你们不会因此疏远君逸哥哥吗?”

  孟清泉疑惑道:“我们为何要......哦,我明白了!”他转向尹君逸,“因金小姐而疏远你,那是无能的男子才会做的事!”

  言罢,几人相视大笑。

  金府的栖梦轩,桃色纱幔点缀的女儿闺房中,小梦儿正在内室沐浴。

  侍女露桂和雨栀正在一边侍奉,小梦儿懒懒地向后仰在暖石澡池中,由着雨栀为她轻柔地梳洗着一头细软的长发,露桂为她淋水清洗着滑嫩的肌肤。

  她舒服得轻叹了一下,刚刚闭了闭眼,一双深不见底的星眸竟跃入脑中,她惊坐起,却忘了自己的发丝还握在雨栀的手中,“哎哟嘶!”

  雨栀吓了一跳,忙跪下慌张道:“小姐,奴婢该死!”

  “死什么死?胡说八道!”小梦儿撅着小嘴轻嗔。雨栀和露桂是她的贴身侍女,比她长了五岁,却有些惧怕这个小主人,皆因她人小鬼大,常常将她们戏弄得狼狈不堪。但玩笑归玩笑,小梦儿还是很护着两人的。

  露桂小心翼翼问道:“小姐,刚刚怎么了,可有哪里不适?”

  小梦儿吐了吐雀舌,“没有,继续洗!”

  再次倚靠回来,她喃喃自语道:“真是邪门儿!”自小,她便认定了自己是尹君逸将来的妻子,从未正眼瞧过其他男子,今日也不知是中了什么魔怔,竟开始想着一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少年。

  而在几户人家之外的轩辕府邸,后院曲廊深处的莲池边,一个修竹般的少年身影正立在临水亭榭中,心中不期然跃上一个纵马飞扬的粉衣女儿。

  

举报

作者感言

螺子螺子黛

螺子螺子黛

那个......我承认我还有点儿存稿,不要给我寄刀片儿!哈哈哈

2020-07-10 11: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