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阴婚:鬼夫难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7章 绝处逢生之精神病院1

阴婚:鬼夫难缠 执子至此 2077 2018.09.14 20:49

  雨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愈发的变大了。

  我的视线大部分都被遮盖住了,看见田思思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影子,我心一下子悬了起来,遭了。

  耳边划过一股劲风,我反应过来撇过头,肩膀处却是一阵刺骨的疼痛,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被卸掉了,灵力猛的不稳,我差点掉下去。

  我低头看着肩膀衣服已经被划破,右肩上面也多了几道深深的伤口,往外流着黑色的脓血,伤口的黑色越来越往外蔓延,我睁大了眼睛勉强看清楚了田思思的位置,捂住伤口,忍着剧痛,痛的仿佛下一秒就会昏厥一样,把赤收回到了玉石里面,漫无目的的往一条路跑去。

  跑了不知道多久,田思思依旧在后面狂追着,我感觉我已经跑出了学校的范围,跑到了一个不熟悉的地方,脚下突然一空,眼前一黑,我就不省人事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我看到周围刷的洁白的墙壁,反射性的摸了摸自己的肩膀,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但是动作太大还是会拉扯到伤口,痛的我龇牙咧嘴的。

  我缓慢的从床上站起来,周围仔细观察着这个房间。

  很白。这是我对这个房间最大的感触,没有多余的装饰,只有粉刷的光溜溜的墙壁。

  旁边只有一张桌子,四个尖角已经被打磨的十分光滑,屋子里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就再也没有其他。

  我看着自己全身上下的一套白蓝色的衣服,更是一脸茫然,而且我的书包也不见了,身旁所有的东西都不见了,就连我的手机也不见了,只剩下脖子上挂着的玉石,我正准备打开神识去看玉石里面的情况的时候,却发现和玉石好像断了联系,我看不到玉石里面的东西了,我在心里叫了几声雉余,却发现连个回音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我一把撸起袖子,发现代表着我和雉余的阴婚的红痣还在,依旧是鲜红的颜色,心里这才舒了一口气。

  之前雉余和我说过,只要这个痣还是红色,就代表他没事,如果变成了黑色,那他肯定就是出事了。

  看见那颗红痣依旧在手臂上,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重重的落地了。

  我人在这里,但是我的东西呢?正当我转过去转过来的找我的包的时候,铁门被推开了,进来了一个穿着白大褂衣服的护士端着一个盘子,对我喊了一声,“1008,过来吃饭了。”

  我也走过去,看见护士从盘子里面端出来几个碗,放上了一双筷子,接着便要走出去,我用左手一把拉住她,护士惊了一惊,眼神里面满满的都是防备。

  “等等,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医院?”护士小姐姐白了我一眼,拉开我的手,“1008你是不是病情又复发了?这里是精神病院,我都已经说了第几次了?”

  “诶??等等护士姐姐,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护士小姐姐缓缓的挣脱了我,“乖啊,吃完饭姐姐带你去玩儿,快去吃吧。”我特别无奈的看着她,“我没病。”

  “精神病人通常都会说自己没病。╮(•́ω•̀)╭”小姐姐拉开我的手,“快去吃饭吧,我还要给你隔壁的哥哥送饭呢。”

  护士小姐姐再也不听我说话,扭头关上门就走了。

  我呆滞的看着关上的铁门,精神病院?哥哥?为什么我会在精神病院啊?我是不是已经死了在做梦呢?

  想着想着,肚子咕咕的叫起来,我只得坐到桌子旁边,看着桌子上的菜陷入了沉思。

  一碟花生米,一盘炒白菜,一盘鱼香肉丝,旁边一碗冒尖的白米饭,医院伙食这么好的吗?

  想着想着肚子又咕咕的叫了起来,我颇为尴尬的左手端起碗,小心翼翼的用右手夹着筷子,还没等我用力,右手却不听使唤的丢下了筷子。

  我眼皮子跳了跳,嘿我就不信了!

  试一下,筷子第二次掉。

  ……

  再试一次,筷子第三次掉。

  ……

  再试一次,筷子还是掉了。

  在我数次的尝试下,我还是没能成功的使用筷子,过分!

  我站起来,巡视了一下房间,最终在床头看见了一个红色的按钮,上面标记着,“急事呼叫”

  我果断的用左手摁下了这个按钮,没声儿?我歪着头看着它,又摁了下去,过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来人,我有点不高兴了,抡起左手就是DuangDuangDuang的砸了下去。

  不大一会儿,一个人影气喘吁吁的推开门,“干啥啊干啥啊,催命呢。”是刚刚的那个护士小姐姐,脸涨得通红,倚靠在铁门上面,看着我的方向。

  我笑眯眯的凑上去,“姐姐……”护士小姐姐一脸戒备的看着我,用手挡在胸前,“你干啥啊,别乱来啊,我跟你嗦我能一挑五的!”我死皮赖脸的蹭上去,“姐姐,你看我这手没办法吃饭啊……”护士姐姐看见我左手指着我的右臂,对她示意,她这才舒了一口气,“你是想让我喂你?”

  我满脸星星眼崇拜的看着她,护士姐姐摆摆手,“你别这样,我害怕。”话是这么说,但是却一边她扶着我走到桌子前,按着我坐下,“你等等,我去给你找个勺子来。”我听话的点点头,表现的像一个乖宝宝一样的坐在那里,静静地等着护士小姐姐。

  现在最关键的是要养好伤,然后才好回去,雉余暂时也没事,也不知道田思思那边怎么样了,也不知道苏老他们赶来没有,事情处理了没,重小酒那家伙肯定又要嘀嘀咕咕的念叨我了。

  苦笑着看了看肩膀上的伤,貌似没个半个多月一个多月的,好不了呢。

  思索了半天,护士小姐姐也拿着勺子上来了,特别温柔的拿着勺子一口一口的喂我,不得不说,真的是幸福的不得了,典型的饭来张口就行了。

  饭间,我听见隔壁的房间里穿来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好奇的问护士小姐姐,“姐姐,隔壁的是谁啊。”护士小姐姐一脸心疼的看着我,“还说自己没病,可怜了这么好看的一个姑娘得了一个精神病,哎。旁边是你的亲生哥哥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