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天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第一课

天癫 南一太守 2211 2020.10.25 17:34

  帮主发了话,帮众哪敢怠慢,一拥而上,朝栾天一和徐穹两人冲了过去。

  “且慢!”吴勃忽然传来一声断喝,声竭力嘶的,可犇牛帮众哪里理会他,照旧冲了上去。

  牛奔很不满意地看了吴勃一眼,自己刚一下令这厮就来唱反调,自己的面子不要了?

  吴勃心急如焚,他见多识广,虽然不认识深居简出的徐穹,可徐穹这一身衣服一看就是徐家的人,那是城堡内有数的大族,牛奔在徐家面前,连蝼蚁都算不上。

  可他还没来及解释,就听到惨叫声连连,犇牛帮众还没冲近栾天一和徐穹一丈之内,就纷纷倒地惨叫,鲜血四溅。

  更离奇的是,他们甚至没看到徐穹如何出手,只见他单手扬起,手指微微弹动,就倒了一地。

  跟着冲上的犇牛帮众也吓呆了,干净利落地后退,直接把牛奔和吴勃两人让在了最前面。

  牛奔更恨吴勃了,栾天一有这么厉害的朋友,吴勃不和自己老实交代,这下可坑死他了。

  “交给你了!尤其是那个黑脸胖子!”徐穹还对牛奔的“兔儿爷”称谓耿耿于怀,收手退在一旁。

  栾天一按捺住心中的震惊,徐穹刚才手指拨动间,他便觉得血液加速疾行,势头之猛,冲击得血管和皮肤隐隐作痛,只是黑白两道光柱微微震动,就压制住了气血奔涌。

  但犇牛帮帮众可没他这份能耐,血液直接冲破血管、皮肤,气血逆行,痛苦难抑。

  上次放掉吴勃,已还了辛娣的情义,这次栾天一可不会再心慈手软了。

  吴勃看着栾天一杀气腾腾,心中十分绝望,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传信给徐家,不仅没困住栾天一,现在栾天一反倒和徐家交好了。

  而且牛奔口无遮拦,把徐家那个厉害人物得罪惨了,这次真的没活路了。

  忽然,一个人突然出现在栾天一身前,手如鹰爪,朝栾天一肩膀扣去,同时嘴里喝道:“小子,受死!”

  栾天一反应之快,远胜常人,更何况他还提前收到阴气值:

  “阴气+99(徐忡之)”。

  这人面容苍老,看名字辈份比徐穹还长了一辈,栾天一刚和徐穹结盟,不愿与徐忡之交手,身子疾退,避开了徐忡之的攻击。

  徐忡之惊咦了一声,他一辈子修炼传统武学,鹰爪功自有独到之处,突然出手,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轻易闪开。

  栾天一闪到徐穹身后,这才发现吴勃和牛奔眨眼间溜得不见踪影,这得逃得多快啊!

  徐忡之先前已经发现徐穹和栾天一关系亲厚,不禁犯难,徐穹经历了一次完整的变异,现在是稳稳的徐家第一高手,受家族器重,他脾气又怪,是得罪不起的人物。

  可徐忡之心里憋了一口气,这么放过栾天一实在不甘心。

  他正犯难间,忽然见到徐穹面容古井不波,潇洒地一步横移,挡在跟来的徐宁、徐立等人身前。

  “徐宣,你往前挪挪啊,你伯伯出马帮你找回场子了!”徐穹忽然指着徐立身后一人大叫,脸色古怪,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徐宣站得更加佝偻了,他先前被栾天一打晕,还被剥了衣服,这个脸丢大了。

  徐忡之是徐宣的亲大伯,看到他吃了这么大一个亏,立刻赶来替他出气。

  徐忡之脸都黑了,只觉所有人看向徐宣的目光都像刀一样,最后都转到自已的脸上,把自已的脸划得像鬼一样。

  徐忡之大吼一声,他毕生习武,这吼声像晴天霹雳一样,震得徐宁等人脸色惨白、站立不住。

  栾天一首当其冲,更觉耳膜像针扎一样疼痛,徐忡之已经冲过来,直扣他心窝。

  这已是十分凌厉的杀招了,栾天一若是中招,非死即伤,在他们眼中,杀了这些野人,城守府警务处都不会管的。

  栾天一心头火起,徐穹也太不着调了,这是想借自已的手教训他的长辈。

  他以前听辛娣的父亲说过一个词,叫什么反社会人格,形容的就是徐穹这类人。

  不过徐忡之确实有些门道,手指蜷如鹰爪,快若闪电,招招狠辣,每发一招都有破风震爆之声。

  栾天一知道厉害,自然是充分发挥自已的长处,以迅疾的身法连连闪避。

  徐忡之心中非常讶异,这小贼快得邪门,难怪徐宣等人大张旗鼓,还是让他偷走了龙鳞草。

  徐忡之现在骑虎难下,杀招尽出,撩阴、掏心、插眼……

  一旁徐宇、徐立等人只觉徐忡之出手刚疾、劲风如刀一般,看得直咽唾沫,都在想若是自已和栾天一异地而处……不敢想象那种痛苦。

  可徐忡之再快,也没沾到栾天一衣角,他还有闲暇喊了一句:“喂,老家伙,你若再不停手别怪我、靠……”

  徐忡之趁他说话心神微分的工夫,双爪画起漫天虚影,险些插中了栾天一的眼睛。他指尖在栾天一额头划过,栾天一只觉温热的东西从上向下蔓延,知道自已肯定见血了。

  栾天一也怒了,忽然站定身子,怒视着徐忡之骂道:“倚老卖老,我让着你,你还长脸了。”

  “阳气+199(徐穹)”。

  “阴气+99(徐忡之)”。

  ……

  徐忡之先是一愣,接着怒发冲冠,一个野人竟敢这么对他说话,不想活了吗?

  徐忡之再无犹豫,身子疾进,同时两手暴长至五尺,指如钢叉,直取栾天一双眼。

  栾天一忽然由极静转为极快,身子幻化成虚影,绕到徐忡之身后。

  这一下快得异乎寻常,徐忡之刚才被栾天一臭骂,出手唯恐不快不重,现在想收势也来不及了。

  更令他难堪的是,栾天一重重踢出一脚,正中他臀部……徐忡之杀气腾腾的架势就直奔徐穹而去了。

  刚才栾天一一直收到徐穹贡献的阳气,心里有气,直接祸水东引。

  徐穹没事人似的,只是无所谓地翻了个白眼,一动不动,好像徐忡之马上戳中的眼睛不是他的。

  徐忡之心中暗骂,徐穹不能以常理揣度,可他若是伤了徐穹,那就惹下大麻烦了。

  徐忡之手臂急缩,自身两股寸劲相撞……

  咔嚓!徐忡之手臂断折,身子失去平稳,踉跄摔倒在地,还打了几个滚。

  徐宣急忙上前扶起徐忡之,徐忡之又气愤又难堪,直接晕了过去。

  “阳气+199(徐穹)”。

  白光中,徐穹脸上尽是赞赏,一副恨不得亲身代之的架势。

  栾天一都无语了,徐穹这种怪胎,心思真是诡异。

  “这是第一课,就是想告诉你,这个鸟世道,菜是最大的原罪!”徐穹搂着栾天一的肩膀,悄悄来了这么一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