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天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世事烦絮

天癫 南一太守 2228 2020.11.06 06:30

  “这人什么来历?”徐审之面色凝重,这帮人虽然衣服残破、多半带伤,但杀伐之气极重,不可轻视。

  尤其是为首的董千里,给人的感觉深不可测,至少新城堡垒内绝无这等高手。

  徐穹摇了摇头,他只知道他们是什么军中特种营的,至于什么来历还真不清楚。

  “刚才承你们徐家的情,告诉你们一个重要情报,这些人应该是大同联盟派来的,至于来意……各位都是聪明人,自己猜吧。”李金银和徐审之等人远远的保持距离,又对栾天一招了招手,“大哥,貌似你在徐家不受待见,还是去我们李家吧!”

  栾天一乍听之下颇有些意动,从来没有人像李金银这样疯狂提供阳气值,但距离一远就收不到了,他确实不想和李金银分开。

  只是形势比人强,纵然徐审之等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大有不善,自己也得了结了和徐穹的交易,然后带着莫娜远走高飞。

  纵然有再多好处,栾天一也不想和世家搅在一起,徐家、李家都一样。

  “李金银你怎么回事儿啊?自己在家里过得都不怎么好,还想让栾天一过去一道受委屈?我看你真是面目可憎!”徐穹一听就不乐意了。

  “密兔!”李金银狠狠瞪了徐穹一眼,转身大步离开,离得很远时又转身对着栾天一挥了挥手。

  “他刚才说的什么?”栾天一对着李金银挥了挥手,不解地问徐穹。

  “鸟语,不用管他,咱们回去。”徐穹拉了栾天一上了摩托车,也不看后面脸色难看的徐审之。

  他们一溜烟开到放越野车的地方,徐穹狠狠地挠了挠头,笑道:“失误了,咱们也该带辆摩托车的。”

  “栾天一,你在徐府里戕害徐家子弟,也太瞧不起我徐家了。”一回到徐家,徐审之就把栾天一带到刑堂,面色冷厉地喝斥。

  徐宁被人用担架抬了过来,浑身浮肿未退,脸像个发面馒头似的,看着栾天一的目光又恨又怕。

  栾天一不屑地撇撇嘴,看在徐穹的面子上他不想杀人,那枚蜂针经过他刮毒泡水之后毒性所剩无几了,这都过去十多天了,徐宁还是这个半死不活的样子,真够弱鸡的。

  “小子,还不回话?”徐审之看到栾天一脸上轻蔑的神色,更加愤怒,重重拍在桌子上,实木桌板直接碎为数块。

  “回什么话,你问问徐宁,他是我亲手弄伤的吗?”栾天一早就设好了套,蜂针是徐宁自己撞上去的,再往前扯就得说到徐穹被人下毒的事情了。

  “就是这个野人用蜂针射伤了我。”徐宁忽然悲愤地大声叫喊,同时爬向徐审之,“七伯,你要替我申冤!”

  栾天一目瞪口呆,这家伙刚才还一副衰样,现在满口谎言,就不怕对质的吗?

  “栾天一,人证已在,无可辩驳,你还有什么话说?”徐审之满脸愤怒,摆手示意安抚住号天叩地的徐宁。

  栾天一更加震惊,这都什么套路?就凭着一句话把罪名给自己扣上了?

  看徐审之这架势,还不是看徐宁被自己这个野人整得很惨,要替他找回场子,以免丢了徐家的颜面。

  “一群瞎眼狗而已,有什么好说的。”栾天一懒得再和他们扯淡,反正他是不会认罚的。

  “放肆,既然不再狡辩,那就按我徐家规法处置,打一百鞭!”徐审之重重挥手,就有再人上来想扭住胳膊。

  啪!

  那两人忽觉脸上一痛,接着眼冒金星,脑袋嗡嗡作响,已被栾天一各打了一巴掌,两巴掌间距极短,只闻一声。

  栾天一已绕到两人身后,冷冷看着徐审之一眼,看他接下来怎么办。

  徐审之气得脸色铁青,不过早有准备,使了个眼色,便有十多人拿着盾牌、电棍围上来,这些人是刑堂久经训练的好手,训练有素,缓缓逼近,不露半分破绽。

  这鬼地方是不用呆了,栾天一决定夺路而走,正要动身,忽听徐穹一声断喝:“住手!”

  “小穹,栾天一虽然为你看重,但他在我徐家任意胡为,又怎能轻饶?”徐审之冷冷看着徐穹,这个后辈崛起极快,但未免过于傲气,徐家才是他的根。

  “我就是想看看你们玩什么把戏,原来还是强势压人这一套。”徐穹把栾天一拉到身后,意态轻蔑,“我知道徐宁的死鬼老爹和你交情不差,但你要想闹大我就奉陪到底。只要你动了栾天一,这个比赛我就不参加了。”

  “狂妄自大,没有你张屠户,难道我们还得吃带毛猪不成。目无尊长,已犯了家规,将他一并拿下。”徐审又气又急,那些拿着盾牌和电棍的弟子便将徐穹和栾天一紧紧围住,继续缓缓逼近。

  “正好不用参加这鸟比赛了。”徐穹笑着和栾天一说了句,便想和他一道闯出去。

  这时,一个高瘦男人快步闯了进来,在徐审之面前说了几句话,徐审之的脸色顿时青白不定,极为难看。

  来人是徐慎之的随从徐丁,传徐慎之的命令,绝对不可惹怒徐穹。

  徐审之心中暗骂,徐慎之一生谨慎,无非是怕徐穹任性妄为,事情闹大不仅让外人看了笑话,还会凭白折损徐家实力。

  徐穹就是让这老倌惯的,他妈还在徐家养老,难道他还能翻天不成?

  徐审之心中虽很不满意,不过徐丁就在那里冷冷看着他,他也不能公然违背家主的意思。

  而且徐慎之并没有亲自来,无非是留了后手,若是自己令他不满意,分分钟可以责罚自己、让徐穹消气,这亏他可不吃。

  “比赛在即,先让你们去静坐思过,比赛后再作论处!”徐审之自圆其说,便撤了围捕,怒气冲冲地去找徐慎之说理。

  这事情没闹大,栾天一也觉得挺扫兴的,看着徐宁被人抬走,他很想上去踹他的屁股,却被徐穹拉走了。

  “这些人一没本事、二没脑子,和他们置气不值当,反正比赛完了咱们一起滚蛋,他们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去。”徐穹进屋第一件事情,竟然是劝解栾天一。

  栾天一摇了摇头,在野外虽然辛苦又危险,可至少不用面对复杂的人心、下作的手段。

  “世事烦絮,原本就是人生的一部分,不相干时无视,惹到身上时踢开就是。不过说实话,来来去去都是为了脸面,也不嫌无聊。”徐穹又开解了两句。

  栾天一发现徐穹看事挺透彻的,只是平时看起来漫不经心罢了。

  “对了,这次出去虽然很危险,但让我找到了应付妖物的关键,总算是不虚此行了。”徐穹很快将话题转到正事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