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天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预言

天癫 南一太守 2053 2020.10.30 17:00

  进出城堡本来都需要有凭证,但徐穹出城门时就懒洋洋地靠在座位上,眼睛都没看那些守城士兵。

  那些士兵都是老兵油子,一看他的越野车就知道是招惹不起的人物。

  领头的军官是个少尉,大大的圆脸看着很喜庆,笑呵呵地说:“两位少爷,城西有怪物出没,非常危险,出城后一定盯小心。”

  “阴气+78(王泽)”。

  黑光中,军官的脸庞上有狰狞的恨意。

  徐穹很矜持地点点头,栾天一突然问了一句:“你是叫王泽吗?”

  那军官点头哈腰地笑道:“正是正是,没想到您还认识我……”

  他本想套套近乎的,但发现栾天一的脸色先前带着些好奇,随即转变为厌恶,识趣地后退。

  越野车发动,栾天一又看了王泽一眼,摇头叹了口气。

  看着越野车走远,王泽恨恨地朝地上唾了一口,骂道:“马七,这家伙应该是徐家的徐穹,把消息传给其他各家,让他们到外面狗咬狗去。”

  马七高兴地离开了,很感激王泽的照顾,这差事能得到一笔不菲的赏钱。

  栾天一想着王泽的口蜜腹脸,感受到这世界的深深恶意。

  他以前认为城堡里是天堂,现在才知道,城堡里的争斗更频繁,只是更为隐秘,不像野乡那样粗暴直接。

  现在世家和城主府争端愈演愈烈,所以城主府才组织了这场比赛,既是要引各家争斗,也有退让之意。

  但在这些底层的官兵心中,却是世家要抢他们的饭碗,十分憎恨,只是忌惮世家凶横,表面恭顺而已。

  “别一副受气包的模样,人性本恶,除了至亲,谁想杀你都是常态。”徐穹感觉到栾天一的想法,不屑地说了一句。

  “城堡人为什么这么歧视所谓的野人呢?”这个疑问栾天一久已有之,他能感受到徐家甚至胡家对他的厌憎。

  他想不明白,城堡很多供给都靠野乡人生产供给,他们却把野乡人当成异类,鄙视倒也罢了,一有机会就想置于死地,明显不合常理。

  “三十年前,光明圣人赵潜龙被野人刺杀,徒众在他遗物中发现了赵潜龙留下的谶偈预言:‘破城堡者,必野乡人也’。预言传开后,各城堡严禁野人入城,有擅入者人人得而诛之。”徐穹说的时候面带不屑,很不以为然。

  栾天一知道事实肯定没有这么简单,背后必然有各种势力角力,最后才有了排斥野乡人的局面。

  “那些傻子缺心眼,人云亦云,你不用理会他们,赢了选拔赛,我会安排你带着妹妹离开的。”

  话说到莫娜,栾天一很挂念她,也不知道宁歧圣给她治疗得怎么样了,很想去探视一番。

  “不知道后面吊着多少野狗,咱们还是不要给他们找麻烦了。”徐穹直接打消了栾天一念头。

  他公然挑战城堡规则,找来野乡人参与比赛,已犯了众怒,正好也给了其他世家把柄,这一趟绝对不会安生。

  “那我们去哪里?”栾天一很好奇,他知道自己整了徐宁,徐穹懒得为回护自己和他人争吵,就带着自己出来了,去哪里还真是不清楚。

  “听说鹰头谷那边出现了怪物,咱们去看看,顺便试试你的护甲。”徐穹也没有隐瞒。

  栾天一听到鹰头谷就起劲儿,吴勃现在应该还在鹰头谷辛苦地找魔盒,正好报了莫娜的仇。

  栾天一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盒子,将盒子展开,正好半块电池大小。

  这才是陆豪和他苦心制造的魔盒工程机,他原本想藏在鹰头谷的,只是那天莫娜生病,他只能往后推迟一天。

  没想到吴勃那么性急,当晚就放火了,魔盒就一直放在身上。

  将魔盒放进护甲的电池盒里接好导线,看着仪表指针晃动,显示接入成功,栾天一松了一口气。

  有了魔盒,他的护甲威能更增。

  吴勃、牛奔带着百多号帮众,拉网式搜索鹰头谷,掘地三尺,想要找到魔盒。

  可鹰头谷又深又宽,工作量极大,百多人挖了好多天,连魔盒的影子都没看到。

  那些帮众明显懈怠了,甚至还有偷偷开溜的,这些人大多数游手好闲,跟着牛奔是想混个吃喝的,可不是来干这苦力的。

  牛奔不得不拉起几个铁杆亲信,组成巡查队,日夜严防手下逃走,虽然有效果,但手下怨气更大,挖地都在磨洋工。

  “吴勃,你说栾天一那小子是不是耍我们,魔盒压根就没在这儿,或者说后来又拿走了,要不然挖了这么多天也没挖到。”牛奔挖得一身臭汗,语气不善,连二弟都不叫了。

  队伍快要散了,他若不带头干活,更干不下去了。

  而吴勃可比他惨多了,被所有人挤兑,别人都是把最难挖的地方留给他,吃饭也落在最后,现在都瘦成干了。

  “大哥,绝对不可能的。栾天一以前很相信我,不会骗我的,他后来也没空来拿走魔盒,肯定还在这山谷里。”吴勃估计自己要是说魔盒不在这里,会直接被牛奔砍死,结拜只在有利益时才管用,没利益了自己就成了平息怒气的工具了。

  他面子上自信满满,心里却不断打鼓。

  他推算过满月时月光投射的位置,感觉应该差不了太多,可这个位置方圆百米都挖过了,一无所获。

  他也怀疑魔盒可能被栾天一取走了,但话是绝对不敢出口的,只能继续挖、继续挖……

  “他以前很相信你……”牛奔暗自嘀咕,在栾天一家放火的事情都是他手下弟兄操办的,为此还死了好几个人。

  栾天一就是相信吴勃倒了霉,自己以前也相信了吴勃的鬼话,来这个阴森恐怖的地方刨地?

  吴勃一直留意着牛奔,见他的眼光渐转阴冷,手慢慢摸向了怀里……

  箭拔弩张间,幽暗的山谷里突然变得阴寒无比,仿佛突然进入了寒冬季节。

  浓雾很快笼罩了所有人,吴勃、牛奔等拔腿就想逃跑,却失去了对手脚的控制权,一个个惊骇得无以复加……

  “唔,这么多美味的魂魄,我有口福了!”一个声音传来,十分阴森古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