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天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6章 常爽的不甘

天癫 南一太守 2522 2020.11.22 06:30

  “是这个鸟人!”栾天一看清来人是常爽时,一时间心里不知道是惊喜多还是失望多。

  本来按照他和徐穹的计划,是要优先除掉胡明的,这个人既狡猾,实力又强横,实是他们最强大的敌人。

  栾天一就是在这里以逸待劳,胡明那帮人对付鳄王绝不会轻松,下来时正是他虚弱的时候,本来是上佳的时机。

  但他没料到最先下来的竟然是常爽,正是这个人一路狙杀自己,万洋更为救自己而死,当时栾天一就立誓,一定要手刃此獠,为万洋报仇。

  现在正是不错的时机!

  栾天一努力使自己保持平静,常爽绝不是易与之辈,哪怕现在他在暗对方在明,要杀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而且他看常爽的表情放松得紧,倒不像是在生死赛场,而是在游玩赏景一般,嘴里还不时地吹出泡泡来,说不出的惬意。

  栾天一知道常爽一定有古怪,但既然下定了决心,又怎会轻易更改。

  20米、10米、5米、4米……

  常爽大步走近,意态潇洒轻松,不时地打出呵欠!

  在他走到两米以内时,栾天一猝然出手,手持游鳅剑,闪电般冲向常爽……

  便在此时,常爽放松的身体骤然绷紧,急速按下掌中握着的红色按钮……

  强大的冲击力以常爽为中心、向四周急遽扩散。

  这是下来前胡明给他的高频振荡弹,能够向四周发射高频振荡,目的就是防卫栾天一的攻击。

  无形却致命的高频振荡势如惊涛骇浪,层层叠叠向外席卷,常爽身处的中心反而成了略为安全的所在。

  常爽十分小心,仍是以地脉之力撑起了护罩,将自己护得严严实实,很快被死亡波动振荡得支离破碎。

  “这都不死?”常爽看着在致命波动中闪转腾挪的栾天一,心中满是不可思议。

  这小子也太灵活太神奇了,每次总能感应到波动薄弱之处,或是落足于前波将尽、后波将起之处,硬生生地在死亡线中钻出一条生路。

  栾天一浑身尽是汗水,仿佛又回到了徐穹的地下训练场中,无数尖刀在身周跳动着死亡之舞,而他则是要预判、机动……

  常爽低头看向地面,原本还算平坦的土地被震得沟壑起伏,落差竟有一米之多。

  这高频振荡弹威力真是不差,可惜只是一次性武器,胡明送出来时也明显有些肉痛。

  游鳅剑正插在土地上,栾天一在向外闪避前,掷出了游鳅剑,可惜在高频振荡下失了准头,只是在常爽脸上划出一道浅浅的伤痕。

  常爽随后抹了抹脸上的鲜血,眼中怒火升腾,算上在野外的那次,他已经在栾天一手上吃了三次瘪了。

  一想到对方只是个野人,在他眼中猪狗不如,常爽更是忿忿不平。

  他从背后抽出了一把霰弹枪,狙击枪已毁,这把霰弹枪也是胡明给他的。

  胡明果然是算无遗策,料到高频振荡弹弄不死栾天一,只能算是防卫武器,又另外给了他这把霰弹枪,子弹都是特制的,必能致栾天一于死地。

  此时的栾天一略显狼狈,呼呼喘着粗气,刚才一翻闪转腾挪,耗费了他大部分力气。

  但身处振荡之中,血液流动急剧加速,喘气如鼓风机一般,心脏像擂鼓一样,着实难受得紧。

  栾天一这才明白常永为什么看起来那么轻松,原来就是有备而来,带着专门对付自己的武器。

  那柄霰弹枪看起来挺眼熟的,可不就是当时徐穹在听云轩看中的那把枪,听徐穹说,这把霰弹枪配合特制的子弹,能够成倍地放大使用者的异能。

  “一寸光阴一寸金!”栾天一心中蓦地闪过这句话,以前常听辛娣父亲慨叹时念叨这句,当时还不解其意,现在才知果然不虚。

  “浪费我的子弹!”常爽脸带轻蔑神色,暗中抽取异源中能量,充入上膛的子弹中。

  现在子弹和他的异源暗生感应,他甚至能觉察到子弹铭纹上能量的欢快流转。

  栾天一的脸色剧变,死亡危险的预感再次临身,令他全身战栗。

  不及多想,栾天一拔步前冲。

  时间越久,常爽给他的压迫感越强,不能任由他蓄势了。

  栾天一不知道常爽已经没了高频振荡弹,但是貌似使用后常爽也不轻松,即使他再用也好过现在。

  常爽定睛看去,栾天一前冲之势并非直线,而是锯齿形状。

  这是栾天一对付常爽的惯用手段,即使是常爽远超常人,也无法锁定栾天一,这也是常爽对他只能开冷枪的原因。

  但这次常爽仍是好整以暇,感觉到子弹猛地一震,这是充能完毕的讯号。

  在两人相距不到五米之际,常爽随意地扬起枪口,并没有瞄准就扣动扳机。

  子弹呼啸而出,发出奇怪的啸音,同时地面出现一道若隐若现的曲线,一端对准了栾天一。

  栾天一浑身燥热,脚下似乎涌来一股热意……

  他知道子弹与地脉之力互相感应,已经锁定了自己,只要脚踏实地,他就避无可避。

  即使他有大锅做盾牌,子弹多半也会绕过大锅,钻穿自己身体……

  脑中灵光一闪,栾天一骤然斜向跃起,脚下的地脉仿若漩涡般,生出一股大力,要将他身体扯下……

  栾天一正惊怒间,体内黑光涌出,如沸汤沃雪,将侵入体内的地脉之力一扫而空。

  在常爽看来,栾天一跃起时身子略微一滞,然后就像崩断的皮筋一样急速跳起。

  同时锁定他的地脉之力忽然断线,子弹飞行轨迹由曲线转为直线,从栾天一身侧穿过……

  扑!

  百米之外,泥土猛地炸开,这枚子弹有地脉之力加持,威力竟不下于高爆手雷。

  “这怎么可能?”常爽心里不甘,这小子果然如胡俊所说,总能搞出古怪来,竟然能躲过这么近距离的必中一枪,简直不可思议。

  惊奇不甘之后,常爽出离愤怒,再次灌输异能,就不信打不死这野人了……

  栾天一吓出一身冷汗,哪能让他再施故技,接连扔出两枚手雷。

  两人距离不过数米之遥,栾天一这类似于自爆式攻敌,一扔出手雷便向后疾退,常爽撑起地脉盾牌的同时,也抽身疾退。

  轰!轰!

  接连两声爆炸,在两人中间响起,不出意外,两人都是灰头土脸。

  常爽咬牙切齿,再次被这个野人整得这么狼狈,这次非要杀了他不可,异源催动之下,子弹再次充能完毕。

  “你有没有觉得身子发冷?”

  “没发现你鼻子流血吗?”

  “身体乏力应该早就出现了吧?”

  这次轮到栾天一好整以暇,淡淡问出了三个问题,却如晴空中三个霹雳,震得常爽目瞪口呆,一脸震惊。

  这些症状他都有,他先前还以为是催动异源过猛的反扑,经栾天一提醒,这才感应到脸上的伤口又麻又庠……

  这是先前游鳅剑划过的伤口,很明显,他中了剧毒,这个野人真够卑鄙!

  栾天一看着常爽手忙脚乱地从怀里掏药,想要解毒,却没有阻止,只是淡然地拣起游鳅剑。

  剑刃上,幽蓝光芒一闪而过。

  剑刃上涂抹了毒水,毒源是他从马风那里夺来的毒蜂针。

  这等剧毒,当时徐宁只是粘了一点残余,就肿成发面、十多天不能行走,毒性可见一斑。

  常爽高度紧张之下没有察觉,拖得太久,毒已入心,用什么都救不了他了。

  常爽的脸色变得青黑,又转为乌紫,满脸的不甘。

  他自视甚高,从来没想到,自己会折在区区野人手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