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天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交易

天癫 南一太守 2178 2020.10.25 06:00

  “阳气+102(徐穹)”。

  栾天一愣住了,都不知道徐穹是不是受虐狂了,命在旦夕了还给自己贡献阳气值,刚才打斗时也贡献了不少。

  这是个有意思的人!

  随即,栾天一收了毒刺,后退几步,这才道:“现在咱们可以好好谈谈了。”

  这次徐穹也愣住了,对方就这么轻易放弃了优势,豪爽大方的样子怎么让他感觉怪怪的?

  他哪里知道栾天一没收到阴气值,料定他有反击的手段,索性卖他一个好,后续方便讨价还价。

  “什么交易?”徐穹懒洋洋地拣起了地上的细绳,漫不经心地问道。

  “刚才我能杀死你却没动手,你承我一个情,龙鳞草归我,咱们两清。”栾天一直接漫天要价。

  “想得这么美呢?其实我倒无所谓,不过徐家肯定不会罢休……”徐穹倒也没说假话,今天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徐家怎么可能不找回场子。

  其实栾天一也知道,城堡那些大家族最重颜面,行事又霸道,偏偏手段实力还强,只要追踪龙鳞草,很快会追踪到宁歧圣那里,势必要连累到莫娜。

  现在既然被徐穹追上了,栾天一也必须摆出自己的诚意,不给莫娜带来麻烦。

  至于直接上门找徐家交易,估计他连徐家大门都进不去……

  “……这样吧,你陪我参加一场比赛,龙鳞草就当聘金了!”徐穹沉吟半晌,终于如栾天一所愿,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栾天一又喜又惊,喜的自然是龙鳞草的问题终于解决了,惊的是徐穹似乎早有算计,他都慎重对待的竞赛,里面只怕门道不少。

  “成交!我把龙鳞草送到C区野乡,就会回来找你。”不过栾天一貌似也没有太多的选择,为了莫娜,他不能惹怒徐家,必须有所牺牲。

  “不行,那些老头子最没耐性了,C区也不近,这么一耽搁他们非炸毛烦死我不可……”徐穹头摇得拨浪鼓似的。

  栾天一本想看看莫娜的,不过徐穹许诺会派得力之人护送龙鳞草,并会保护那里的安全,便也答应了他。

  两人说话间,天光已经大亮,便一道返回城堡。

  经过城堡东门时,栾天一向那里的“信义保行”看了一眼,果然见到吴勃和牛奔一群人守在保行外,等着保行开门,今天是能取保的第一天。

  吴勃心里又忐忑又兴奋,他和牛奔斩鸡头喝了血酒,牛奔保护他的安全,魔盒卖了后五五分账。

  虽然分出一半利润,但财帛动人心,有钱得有命花才行。

  吴勃也看到了栾天一,不禁有些意外,他传信给徐家,本想拖住栾天一,没想到栾天一还能现身在保行。

  不过他也不怕,四下都是犇牛帮的人占住要位,栾天一就是动作再快,也不能把他怎么着,而且他也不是好惹的。

  吴勃得意地看了栾天一一眼,挥了挥拳以示挑衅,栾天一若是受激冲过来,他正好和牛奔等人合力解决掉栾天一。

  栾天一却不为所动,只是冷冷站在那里看着吴勃,大有看好戏的姿态。

  “阴气+99(吴勃)”。

  吴勃总觉得哪里不对,不过这种死保谁先拿到就是谁的,他做足了准备,料来栾天一也翻不了天。

  终于等到保行开门,牛奔一挥手,众人堵住大门,吴勃兴奋地报出保码,取出了保物。

  这是一个黑漆木盒,上面封条、胶封完好。

  吴勃兴奋地打开木盒,不由傻眼了,木盒里只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鹰头山谷,月圆之夜,光芒投照之处。”

  吴勃登时都傻眼了,敢情栾天一的保物不是魔盒,只是魔盒的储存地点。

  鹰头山离这里有八十多里,山势奇特,只有月圆之夜月光才能照进那里的山谷。

  吴勃一掐算日期更傻眼了,四天前才月圆,下一次月圆还得再等近一个月,要想尽快拿到魔盒,他就得自己到鹰头山谷寻找。

  找不找得到另说,关键是栾天一现在还活着,他可以在任何时候拿走魔盒。

  这道题太难了!吴勃很想捶地痛哭。

  十多天前他得知栾天一的老板陆豪发明了一种了不起的东西,因此被家里召回,那几天栾天一也明显心事重重,多半和这事有关系。

  他便找了几个无赖,时常跟踪栾天一,并不着痕迹地透露陆家大肆派人来野乡的假消息。

  栾天对他很是信任,重压之下竟然将保物一事告诉了他,当时并没有说魔盒是保物,但吴勃却理所当然地认为是魔盒,当夜就派人放火杀人灭口,想要独吞魔盒。

  “靠,这小子真是狡猾,鹰头谷那么大,找东西可不容易,不如直接把那小子抓来,让他带咱们去。”牛奔失望之余,面露凶光。

  一语惊醒梦中人,吴勃忽然想起,自己总是忌惮栾天一身法诡异,可犇牛帮人多势众,只要布置得当,定能抓住栾天一,到时候挑断他脚筋,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

  吴勃兴冲冲出门,果然见到栾天一还在那里,脸上带着嘲弄的笑意。

  牛奔早就吹响了帮中暗号,附近的四十多个帮众分堵各处,已将栾天一包围了。

  牛奔早从吴勃那里得知,栾天一行动迅捷如电,这才精心布置围堵。

  “他就算是只飞鸟,现在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牛奔大肆吹嘘,不过恰好有只燕子从头顶飞过,令牛奔很没面子。

  栾天一只是静静站在那里,脸上嘲意始终不减。

  “栾天一,你偷了我的东西,现在立刻给我交出来!”牛奔蛮横惯了,直接倒打一耙。

  栾天一轻蔑地看了牛奔一眼,目光转向吴勃,可吴勃远远站在犇牛帮众身后,他对栾天一展现出来的速度十分忌惮,可不想一照面就被栾天一干掉。

  “你老婆丢了吗,没听说过啊?”栾天一决定还是暴捶最嚣张的那个,火力直接转向牛奔。

  奔牛帮人多势众,这场冲突引来了围观,一听这话,很多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牛奔一瞬间绿光聚顶,不由得暴跳如雷,两眼一瞪,四下众人莫不噤若寒蝉,先前笑出声的人直接躲得远远的。

  牛奔在野乡横行霸道,各种强取豪夺都是称心如意,今天竟然在口头上被人占了便宜,正好直接发难。

  “这小子惹毛我了,把他的腿给我打断。”牛奔看到一个帅气小伙忽然现身,和栾天一并肩而立,心中更愤怒,在野乡竟敢有人在他面前硬撑,“他身边那个兔儿爷,直接打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