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天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内奸

天癫 南一太守 2080 2020.10.28 17:30

  徐穹和栾天一的想法一样,他只吃了一口都差点死掉,栾天一吃了这么多却若无其事,若让家里高层知道,肯定会把栾天一当成小白鼠研究的。

  之前野乡有很多人出现了变异迹像,基本上都被城守府或各大家族收捕研究,下场很惨。

  以至于后来很多人变异后都秘而不宣,导致各研究机构实验样本紧缺,对变异者的研究进展缓慢。

  所以徐穹要帮栾天一守住这个秘密,他不着痕迹地对徐元使了个眼色,徐元会意地点头。

  徐穹这才让徐元请徐慎之等人进了院子,徐慎之关切地问:“徐穹,发生了什么事?”

  徐穹正要回答,忽然觉得贴在栾天背后上的手掌猛地一震,被弹了起来,接着他便看到栾天一身子像虾米一样拱成了桥形,牙关咬得格格作响。

  “咋又演上了呢?不过这次比刚才看起来真实多了,应该不至于穿帮……吧?”徐穹暗自纳闷,刚才栾天一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呀,难道这会儿要靠自己的演技过关?

  栾天一现在是有苦难言,就在体内白色光柱再也没有白光进项时,忽然觉得肚子像针刺一样地疼痛……

  剧痛令他神智犹为清醒,他瞬时明白过来,剧毒的一部分化为白光消解,残存的毒素无法化解,便开始在他体内肆虐。

  徐穹很快便觉得不对,栾天一的身子像抖糠一样乱颤,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滚落,明显不是假装的。

  “快叫医生来!”徐穹急忙吩咐。

  先前早有医生等候为徐穹诊治,现在倒是派上用场了。

  那医生替栾天一把了脉,又摸了下栾天一的小腹,脸上现出惊疑的神色,不断摇头道:“奇怪!奇怪!”

  徐穹好奇地问道:“有什么奇怪的?”

  “按他的症状推测,应该是吃了冰薄草之类的东西,引发了肠炎,可按理说他应该是和你中的同样的毒,怎么你的症状就比他重得多?”那医生百思不得其解,希望能比徐穹这里得到答案。

  “我们中的毒怎么可能一样呢?我和他吃的饭都不一样,这个徐元可以作证。”对于医生关于两人中同一种毒的推测,徐穹是绝对不可能认的,当即推得一干二净。

  反正他们的餐食确实不一样,徐穹只是误吃了一口才遭殃的。

  那医生的眼睛转了转,没再多问,让人取了些氧氟沙星片给栾天一服下,不一会儿栾天一的腹痛就开始减轻。

  “伯父,家里不太安宁,我建议你去厨房看看。”徐穹将徐慎之拉到一旁,淡淡说了一句。

  徐穹防备有人下毒,一直让徐元盯得很紧,徐家对食材把关很严,因此最可能的下毒地点就是人多手杂的厨房了。

  徐慎之面色铁青,当即叫来家族中专管刑罚的徐审之,令他查出下毒的内奸。

  一切交代清楚,徐穹便以中毒之后倦怠为借口,将所有人都清了出去,免得又有人过问两人症状不同的事情。

  好在他性格一向疏懒,那医生也识趣地没多说话,因此倒也无人起疑。

  “他们慢慢查去吧。”徐穹慵懒地伸了个懒腰,表情却严肃起来,“徐元,这种事情希望不要再有下次……”

  徐元低头称是,身子微微发抖,头埋得很低,汗水不断滴下。

  栾天一倒是看到了徐穹严厉的一面,看徐元的样子,显然徐穹也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万事不萦于怀。

  “你觉得他们查不出来?”栾天一对下毒的人还是蛮感兴趣的,忍不住问了一句。

  “厨房人多手杂,可下手的时机很多,要追查哪有那么容易。”徐穹对此并不抱太大希望,主要是要牵扯住家人的精力,别来关注栾天一的事情。

  “怎么?你似乎有些眉目?”徐穹看栾天一有些欲言又止,顺口问了句。

  “凭直觉,我觉得应该是徐立。”栾天一毫不客气,直接说出了答案。

  “直觉?”徐穹的目光忽然锐利起来,栾天一这么说定然有所倚仗,但要说直觉的话也太儿戏了。

  栾天一做出高深莫测的样子,颇有神棍风范。

  要不然他也解释不清楚,这涉及到他体内黑白两道光柱,这种秘密打死都不能对人说。

  这期间他连续收到阴气值,都是来自徐立和徐宁,两人面目狰狞、咬牙切齿,到他无恙后又转为气急败坏,令他很容易就将目标锁定在这两人身上。

  徐穹知道栾天一肯定有鬼,却看不什么,便将心思转到徐立身上。

  徐立是徐宁的心腹,他若下毒暗害徐穹,单单从动机上来说就大有可能。

  “咱们敲山震虎,试一下就知道了。”栾天一又献言献策。

  徐穹很奇怪栾天一的积极性,总觉得他另有所图,不过试一试总无坏处。

  徐立坐在假山后面,虽然避开了日头,仍觉得很躁热。

  “徐立呢?我家少爷传话,让你现在过去一趟。”外面忽然有个老气横秋的声音传来。

  徐立从假山的石缝向外看去,只见徐元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走了进来,两眼微眯,满是煞气。

  “糟了!怎么这么快就锁定我了?”徐立额上瞬时满是细密的汗珠。

  他当然心虚,下毒的人正是他,他知道栾天一吃的东西是徐穹吩咐三号厨房专门做的,趁路过的时候将毒丸抛进锅里。

  他连厨房都没进去,按理说应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怎么徐穹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该死的是徐穹竟然也中毒了。看徐立的样子杀气腾腾的,他不由得想起徐穹的事情。

  徐穹父亲早逝,与母亲相依为命,受尽了白眼和欺凌,直到他出现变异的迹像……

  但徐穹悄不作声,等到变异成功后,他立即找到侵占他家房屋、产业的几个叔伯,打断他们的双腿双臂,然后找到徐慎之、徐审之自首。

  徐穹是徐家第一个形成完整异源的族人,徐慎之哪会追究他报私仇的罪责,立刻命徐审之加重处罚那几位族人,再集物力供给徐穹,冀望他再次突破。

  徐立打了个寒噤,徐穹这种煞神,若是进了他的院子,估计是没法竖着出来了,而徐宁会保他么?

  徐立摇了摇头,直接向院外溜去……

  

举报

作者感言

南一太守

南一太守

数据很惨淡,大家有票的赞助一下,谢了!!!!

2020-10-28 17: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