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天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1章 复仇的火焰(求推荐票)

天癫 南一太守 2122 2020.11.19 17:30

  常爽虽然看所有的胡家人都很不爽,但也不得不佩服胡明的厉害。

  服用了这种药明显感觉心跳都变慢了,意识仿佛脱离了躯体,情绪几乎没有波动,更毋论愤怒和仇恨了。

  鉴于栾天一过往古怪的表现,常爽还是加意小心,在栾天一值守时没动手,徐穹值守时也没动手,足足等了四个小时,终于等到这两个煞星都睡觉了。

  机会终于来了,常爽手指缓缓勾下,步枪猛地一震,穿甲弹高速穿出,直射栾天一,他护甲再强也挡不住穿甲弹。

  万洋一边留神四周安全,一边把玩着收集来的巨鳄鳞片,这些鳞片比坚硬的花岗岩还坚硬数倍,对他而言是极好的武器。

  突然一声轻响传来,万洋意识到这是加了消声器的步枪射击声音,想都不想,直接摧动鳞片绕着三人急转……

  子弹来得快及,鳞片刚飞起子弹便到了,洞穿了一张鳞片。

  但鳞片的坚硬也起到了效果,子弹的飞行方向改变,从栾天一手臂外侧擦着衣服飞过,射进了万洋的胸脯。

  万洋被巨大的冲击力带飞,重重摔在地上……

  徐穹和栾天一早已惊醒,徐穹反应最快,先扔出几枚烟雾弹,同时拿出大锅,发动异能震动身周的空气,能够提早预知子弹。

  浓烟弥漫,常爽看不清栾天一所在的硬石上,但他有地脉之力相助,一样能定位。

  常爽只恨这种穿甲弹是特种弹,无法装进弹匣中,装弹缓慢,否则再补上两枪,就能杀死这三人。

  常爽很快感应到那边三人位置,其中一人气机微弱,显然伤重将死,他直接将精力放在另外两身上。

  常爽忽然面色大变,他感觉到其中一人气机大盛,连地脉之力都被他搅动得像弹簧一样振动起来……

  那是徐穹!他在反击!

  常爽刚醒悟过来,就觉身前的狙击步枪剧烈弹动,发出暗哑难听的脆响,内部部件直接震坏了……

  常爽也是气血翻涌,徐穹全力而发,若非他穿上了专门防御徐穹的消振护甲,这一下也能让他重伤。

  步枪损坏,常爽知道不能再留了,直接起身就跑,同时扎了一剂兴奋剂,转眼间跑得没影了。

  远处,徐穹面色苍白,七窍流血。这么远发动异能,他又本是受伤状态,份外难受,连异源也在胡乱颤动,处于紊乱状态。

  栾天一本想去追常爽的,可看到万洋进气少、出气多,已是弥留之际。

  想到这人素不相识,却因为李英杰所托救了自己两次命,栾天一不禁心如刀绞。

  长期的野乡生活本来让他心硬如铁,除了莫娜他很少为别人全心付出,哪怕这次选拔赛充好人也只是为了阳气,这样下来重诺轻生的万洋将死更是让他难受。

  “我……”栾天一心里堵得厉害,反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听说外围城市虽然战乱,但医生的医术高超,能够接续断臂,还想着还万洋一条完好的手臂的,但这下更加偿还不了了。

  “李英杰给……我家……人的钱,足够他们……在这……生活很好……”万洋嘴里血沫不绝涌出,这是肺被射破的迹像,但他神态却很安详,一句话说完就缓缓闭上了眼睛。

  栾天一现在更加理解徐穹那句话了,菜就是最大的原罪,如果他再强些,或许就能感应到常爽藏在暗处了,万洋就不会为救他而死……

  “快走,鳄鱼对血腥味很敏感……”徐穹吞了几颗药丸,才感觉异源的振动正常了些,拉着栾天一只想快走,他能感应到几只鳄鱼正在快速赶来,这里已是死地。

  “我们得带着他的骨灰回去!”栾天一感受到徐穹的焦急,却还想着焚烧骨灰。

  “留下他,我们才能……”徐穹看到栾天一的脸变得狰狞,后面的话便没有说下去。

  栾天一听出了徐穹的意思,他受了重伤跑不快,只能用万洋的尸体拖延巨鳄的时间,他们才能安然逃脱,这很徐穹。

  一瞬间,栾天一很想砍死徐穹,为什么总是这么功利?功利得近乎冷血。

  “死了就是死了,活人还得继续!”徐穹大吼一声,拉着栾天一就跑,巨鳄来得越来越快,再拖延下去就是一场恶战。

  考虑到那条鳄鱼面对高爆炸弹的表现,面对多条鳄鱼的围攻,他们死定了。

  栾天一纵然有诸多不甘,最后只能跟着徐穹猛跑,眼睁睁看着巨鳄跑到他们先前所在的地方……

  “有没有能在远方弄出大响声的东西?”休息沉默了许久的栾天一终于开腔了。

  徐穹看栾天一脸色决然,明白了他的用意。

  他现在身受重伤,短时间内难以痊愈,面对胡家高手和巨鳄可不容易应付,栾天一这是要主动出击,给他赢得喘息恢复的时间。

  胡家那帮人的异能偏于阴寒,天然亲水,在水界如虎添翼,栾天一以众敌寡,稍有不慎就是凶多吉少。

  徐穹犹豫了刹那,理智很快了上风,从手环中取出了一挂鞭炮,还有一支线香。

  栾天一见鞭炮和线香都只剩一半,封闭在厚实密闭和塑料袋中,明显有些年头了,随口问了句:“这东西还能用吗?”

  徐穹翻了个白眼,这是他小时候过年时,母亲卖掉首饰为他买的,当年没舍得放完,现在每逢得意的时间就会放一个,以免自己忘记了当年的穷困和落魄。

  栾天一离开时很淡然,但徐穹能看到他平静外表下的愤怒,复仇的火焰正在燃烧。

  他的打算既为了给徐穹争取时间,也为了平复发泄心中的怒火。

  胡腾带着一人急急向前奔跑,却几乎不发出声音,这是胡明教他们的法门,可以避免惊扰水下那些巨兽。

  常爽传来情报,徐穹已受重伤,只剩栾天一一人完好,现在正是消灭这两个难缠家伙的最佳时机。

  胡明已派遣八路人马分方向合围,务必解决这两人,谁遭遇了栾天一务必发出暗号,绝不能让这个耗子溜掉。

  胡腾恨极了徐穹和栾天一,这两个家伙让他吃了不少亏,在风界更让他丢尽了颜面,抓住了他们一定要好好折磨他们,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远远传来一声脆响,胡腾不禁一怔,这声音不大,也不是十分有力,不像枪声,怎么有些像鞭炮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