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天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5章 搞鬼

天癫 南一太守 2174 2020.11.21 17:25

  “全力迎敌,有妄动不听令的,杀无赦!”胡明蓦然出声,声音冰寒,却传得极远,原本有些散乱的手下顿时心中一凛,收起心思等待胡明的命令。

  胡明又朝栾天一遁地的位置看了一眼,强忍住心中杀意,那只鳄王的威胁太大,只能优先解决它了,不过顺便解决掉栾天一也未尝不可。

  胡明指挥胡腾那边跑位,不让巨鳄靠近这边,那巨鳄速度极快,不时有人被巨鳄吞噬,求救呼痛之声响彻云霄,令人心惊胆颤。

  胡明却不为所动,待挖出了那枚高爆炸弹,胡明小心翼翼地凝成水精源珠,维系着水精源珠的稳定,依附在高爆炸弹上。

  这个过程极耗心力,稍有不慎就会被炸得渣都不剩,虽只短短几分钟,胡明也是脸色苍白、汗流满面,透支严重,无法再来一次了。

  单只高爆炸弹或者水精源珠,怕是都无法对鳄王造成太大伤害,但胡明相信自己这手冰火两重天,绝对能让鳄王吃足苦头,捎带着还能解决了栾天一。

  胡明将改装后的炸弹布置在栾天一藏身之处,又令人牵引出引爆线,这才让胡腾把鳄王引到那里。

  此时胡腾已成光杆司令,将尽力竭,鳄王虽吃了个饱,却对他身上的气味念念不忘,一直紧追不舍……

  更糟心的是,前方还有几只巨鳄迎头赶来,胡腾都已闻到它们嘴里喷出的恶臭了。

  胡腾几近绝望,心里暗骂胡明,这明显是把自己当死士用了,是在惩戒自己前几天没有和徐穹死战。

  濒死之际,胡腾异源中能量尽数爆发,周身气流凛若实质,鼓荡往复,四肢变得又粗又短,着地奔跑极速。

  嘴里更有两根獠牙若隐若现,一撞之下,生生将前面两只鳄鱼撞开,直朝前方冲去。

  “找死!”胡明突然抓住一人,口中厉喝。

  远处的常永心中一惊,他认得这人是自家潜伏在胡家的卧底,本以为做得很隐秘,没想到胡明早就看穿了,只是一直隐而不发罢了。

  那个卧底本是一阶变异者,被胡明一抓之下,竟然动弹不得,软绵绵的双眼紧闭,待宰羔羊一般。

  胡明使了个眼色,胡俊会意,接住那人将一包引诱鳄鱼的药粉撒在他身上,正要向前抛出……

  这时地面剧烈震动,好你要地震了一般,但在场的人都知道,这是下一层门户要开启的征兆。

  地面指挥大厅中,胡斌恶狠狠地看着白天爵,冷冷问道:“白城主,每次门户开启的时间也太巧合了吧?”

  上次门户开启时,胡明本来占了胜势,很快就能把一举消灭徐穹那帮人,却因门户开启而撤走。

  这次也是如此,胡斌知道胡明水精源珠的威力,除非栾天一潜到地下百米深处,否则非死即伤,但这个时间大门又开启了。

  这明显是白天爵在捣鬼,故意保护对方,达到消耗胡家的目的。

  “胡老板关心则乱了,门户开启时间随机,我可控制不了。不过新城下一代真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外面妖物肆虐,有了他们我心里踏实了许多。”白天爵面色淡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这十多天下来,外面妖物造成的危害更大,又有四个野乡被毁,无数野人流离失所,却被阻于新城四门之外,无法进入城堡。

  城守军和各大世家已经处于备战状态,无数哨探放出,查探妖物情报,城门外的部分流民野人也发放了简单的武器和食物,组成了一道外围防线。

  胡斌冷哼了一声,心里却猛地一突,这家伙老奸巨滑,看不出什么门道来,但他隐隐觉得不妙,总觉得那里不对……

  水界,门户缓缓伸起,栾天一也缓缓现出身形,他发现的那个天然地洞正好在门户上方。

  他浑身冷汗涔涔,那枚改装后的高爆炸弹给他的压力太大了,令他呼吸快得近乎紊乱,若是强行冲出也只是死路一条。

  他本来想破坏炸弹引线的,不过估计胡明多智近妖,必有安排,可是门户恰好启动,给了他一线生机。

  栾天一看准了炸弹位置,直接跃了下来,跳到了另外一边……

  啪!

  胡明将折扇重重拍在手掌上,气得额上青筋毕露,肯定是白天爵那老狐狸在搞鬼。

  眼前最大的威胁还是那只鳄王,必须先解决了它,胡明重重踢了胡俊一脚。

  胡俊如梦初醒,异源发动之处,他身形也如胡腾一样臃肿,力气却大得出奇,将手中那人远远抛出。

  那人在空中时便血雨迸射,再加上身上浓重的药粉气味,顿令鳄王放弃了胡腾,朝他奔了过来,其它巨鳄也是如此,登时泥浆飞溅,势如千军万马。

  轰!

  巨响声中,一势一寒两股气流冲撞交织,以门户为中心向外扩散,地面像被抖动的地毯一样波浪般起伏,连鳄王都被抛在空中……

  栾天一在门户另一头,紧紧捂住耳朵,只觉得地面和大门墙壁都像弹簧一样抖动,好在大门质量可信,没有坍塌,可他仍然觉得头晕眼花。

  “各位,我先走了,你们扫地吧!”栾天一趁着浓烟四散的机会,从踉跄的鳄王身旁蹿过,直接钻进了崩坏的门户中。

  胡明啐了一口,鳄王没死,他可没栾天一那么快的速度,眼下只能解决了鳄王才行。

  “胡腾死了!”胡俊低声嘀咕,胡腾冲出包围圈时力气耗尽,炸弹爆炸时没跑开,远远的都能看到颈骨折断了,头的扭向都不正常……

  “我要不要先给他现场祭奠一下!”胡明瞪了胡俊一眼,局面到了这一步,谁死都有可能,废那么多话干什么。

  当务之急是解决掉鳄王,否则一切努力都成了泡影。

  栾天一从滑杆上跳下落地,仍觉心怦怦乱跳,刚才差点儿震聋了,总算运气不错,鳄王没死,好好和胡明他们斗一场,最好两败俱伤。

  只是栾天一还是看好胡明获胜的,这厮手段极多,鳄王又是强弩之末,只是看胡明要付出多少代价而已。

  这一层就是火界了,果然是酷热无比,就像是蒸笼里一般,从地界到火界,本来也是越来越热。

  栾天一就在滑杆附近潜伏,他倒要看看,到时候是谁第一个下来,若是胡明那就再好不过了,这人留着真是一个极大的祸患。

  时间缓缓流逝,约摸过了大半个小时的工夫,终于有人从滑杆上跳下,手里拿着一杆霰弹枪,脸上带着阴冷的笑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