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天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 人生总有意外

天癫 南一太守 2468 2020.11.18 17:30

  毛松看到栾天一的神色很古怪,下意识紧张起来,这家伙虽然是滥好人,在面对胡家时却展示了很强的实力。

  “把我给你的水丸还给我!”栾天一阴恻恻地冒出一句话,但说出来不是硬邦邦的,好像是乞求似的。

  毛松都懵了,这是什么套路,还想要回水丸?

  以他的脾气水丸还栾天一也没啥,但五关只过了两关,水丸还是得多备。

  这里虽然到处是水,可腿脚泡在里面起了瘙痒,似乎越来越重,估计是没法喝了。

  “神经病,不给。”毛松看到栾天一古怪的表情更生气了,回应得硬邦邦的。

  “阴气+177(毛松)”。

  栾天一脸上的表情明显高兴了,随即又变得古怪起来。

  “那我再给你一些好了。”栾天一随手丢了几枚水丸,正落在毛松身边的地上。

  “阴气+199(毛松)”。

  毛松都想打人了,这家伙这么尴的吗?这到底是在闹哪样?

  他是没机会弄明白了,因为栾天一满脸喜色,转身就走,好像刚才抽疯的人不是他一样。

  栾天一确实值得惊喜,刚才他发现自己体内黑色光柱阴气值将满,却始终差着一线,本着废物利用的原则,从毛松那里弄了两次。

  好在他这一通瞎操作,引得徐穹和米杉也挺不满的,同样送来了阴气值,终于让黑光充满了光柱,倒不用他继续招惹毛松了。

  黑色光柱中,一道黑线延伸而出,在两道光柱中间缓缓浮现出一本书,材质难以辨别,颜色黑白交杂。

  栾天一的意识探入那本书中,发现竟像铁铸的一样,连边角都翻卷不起。

  封面上三个古朴的字浮现而出,不知是什么字体,栾天一读书少,认不出来……

  “啊……”远远的一声惨叫从身后传来,打破了栾天一的探索。

  听这声音是毛松的,很快就戛然而止,栾天一回头看去,毛松果然不见了,他原先所在位置的水面像沸腾了一样翻滚鼓荡,泥水中血水显出黑黄色,更增诡异和危险。

  他们四人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没有人想回去探究,那里给他们很危险的感觉,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生调养。

  栾天一又尝试了很多次,对那本书还是什么都做不了。

  考虑到那本书黑白交杂,却仅有黑色丝线与黑色光柱相连,栾天一觉得自己需要再填满阳气值才行。

  “万洋,在风界真是多亏你了!”栾天一向万洋道谢时挺诚恳的。

  万洋可是救过他性命的,要不然他躲不开胡明那一击,万洋甚至为些赔上了一只小臂,栾天一的确很感激他。

  不过也带着些功利,刚才他一番神操作,连徐穹都奉送阴气值了,万洋送来的还是阳气值。

  难怪他和李金银是一路人,送阳气值的本事都是杠杠的。

  “应该的,我欠李英杰的,能还给他也能让我心无挂碍。”万洋只是腼腆一笑,并没有认为自己对栾天一有多大的恩德。

  “你到底欠了他什么?值得付出这么多?”栾天一好奇地问,反正能释疑还能有阳气值。

  “我一家人当年快饿死了,李英杰给我们面包吃,他当时手直哆嗦,明显舍不得,可还是把吃的东西给了我……”万洋难得地打开了话匣子,话语虽然平淡,但眼神闪铄,显然那段记忆现在仍让他感触颇多。

  “……后来我异能觉醒,城里到处搜寻变异者,又是李英杰救了我,让我没被人抓去研究。”

  “你的异能是怎么觉醒的?”栾天一知道徐家的变异者都是使用特殊手段刺激变异的,听说原料异常昂贵,和自己这种自然变异可不同,万洋应该也和徐穹他们的变异途径不同。

  “我在工地干活,搬砖时就觉醒了。”万洋说得再普通不过,但还是压低了声音,不想让第三人听到。

  “这都行?”栾天一心中暗自嘀咕,万洋的异能是控制石头,这么一想的话似乎也说得过去,似乎变异对某些人不用那么费劲儿的。

  “前边有大石头,可以休息。”万洋忽然精神一振,指着前方。

  栾天一和米杉也是如此,走了很久的路,他们无论精神还是肉体都很倦怠。

  只有徐穹仍是一脸警惕,虽然看起来两腿战战,却仍是四下打量,不敢放松。

  有毛松的殷鉴在前,他们小心翼翼地前行,走了一刻钟多才赶到那块平地。

  一望无际的沼泽和水塘中,有块平地确实让人安心许多,哪怕这块平地比水面并没有高出多少,沟壑纵横,起伏的棱角尖锐,到处都散落着硬石片。

  当先的徐穹双眉紧锁,似乎十分疑惑,又摇了摇头,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应该安全……吧!”万洋本来自信满满,他的异能对石头能敏锐感知,老远就发现了这块石头的存在,但徐穹的样子搞得他有点不自信了。

  栾天一也感觉有些不对劲儿,小臂上的电击战栗感隐隐欲发,但就是隐而不发,这种危险难以捉摸,以前可没遇到过这样的状况。

  米杉腿都快走折了,好不容易找到块儿相对安全些的大石头,这三个家伙却都疑神疑鬼的,十分不耐烦,找个地方就坐了下来。

  他留了个心眼,坐的位置正在栾天一和徐穹之间,这样就算有危险也是徐穹和栾天一先倒霉,有替死鬼拖延的时间也够他逃跑了。

  “先休息再说。”栾天一拉着万洋坐下休息,万洋先前小臂斩断,失血可不少,体力早就耗尽,只是靠着耐力苦忍而已。

  反正有徐穹这个好嗑药的家伙、体力值常满的家伙提防着,他们还是先休息一会儿为上。

  “这里的水真够邪门的,痒得我快受不了了。”米杉早就脱了鞋袜,给腿脚上药。

  腿脚长期浸泡在这里的水里,瘙痒难忍,他试了好几种药膏,什么防真菌的、祛毒的……但都没什么用。

  而且心思落在上面,只觉小腿更痒了,随手一搔,小腿上就出现了一条血痕,渗出紫黑色的血珠。

  瘙痒的皮肤变得极度脆弱了,不由得米杉不慌,他急着问道:“仆街们有药没?”

  情急之下竟把他心里对栾天一的称呼喊了出来,甚至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心思都在自己有些危险的生命上了。

  “有啊,先试试这个!”徐穹心不在焉的拿出一种药,扔给栾天一,他认为好事得专业户来干。

  “阳气+111(米杉)。”

  栾天一把药膏给米杉时,收到了他的阳气值。

  米杉试了一下,效用并不明显,徐穹又试了三种,都经栾天一的手给了他,但阳气值一直在递减。

  还好第四种药膏起了一点作用,米杉觉得小腿没那么痒了,但皮肤仍然透亮透亮的,怕是一戳就破。

  “看来这种药有效,你们也用。”徐穹观察四方,随口提醒栾天一和万洋。

  他们三人状况和米杉差不多,只是忍耐力和毅力远在米杉之上,一直默默忍受而已。

  栾天一却没理会,他注意到石头上的那些石片,形状不太规则,但相似度很高,类似于水滴形状,这就有些奇怪了。

  “你太过份了,拿我试药!”米杉作为小白鼠,哪还能不明白徐穹的黑心思,气得直接喊了出来,恨不得扑上去咬徐穹一口。

  便在这时,脚下石头剧震,水流疾涌,一股腥风向米杉扑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