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天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出口恶气

天癫 南一太守 2059 2020.10.29 17:36

  徐立心里毛骨悚然的,怎么他的问题都好奇怪,难道是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那还不如自杀算了。

  不过这种重要的物证他怎么会留下来呢。

  “行了行了,你还想再吃点儿怎么的,就这样吧。”徐穹看徐立都快被问崩溃了,赶紧出来打圆场,徐立还是活着更有用。

  栾天一很想再说:“我就是想再吃些的。”可这话终究没法告诉别人,他可是备足了氧氟沙星片,只能再想办法弄些火蛭。

  没一会儿,徐审之和徐宁先后赶到。

  徐宁见徐立已经认罪,心里又恨又骂,生怕牵扯到自己。

  他看到徐立眼神飘忽,心里更加紧张了,上前就重重踹了一脚,骂道:“徐立,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们徐家哪点亏待你了,竟然干这种事?”

  徐立默默承受了一脚,头也没抬一下,徐宁还要再踢,忽然听到徐穹道:“谁知道他那么想不开,要干这种破事,对了,你的毒火蛭是从哪里弄来了?”

  “常家给的。”徐立可不敢不回答徐穹的话,闷声应了一句。

  徐宁松了一口气,新城以李、常、胡、徐四家势力最强,他有把柄在胡家手上,被迫下毒暗害栾天一,火蛭粉也是胡家给的。

  现在徐立既然说是常家给的,徐穹也没理自己,说明徐立并没有咬出自己。

  徐宁大感释然,登时镇静了许多,虽然徐立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伴当,但只要他没供出自己,徐审之也不可能处置自己。

  “太不像话了,竟然吃里扒外,你……”徐宁再次打骂起来,无论别人怎么想,该有的义愤填膺可不能少。

  栾天一看得很腻味,傻子都知道徐立是他指使的,只是没有实证而已,他还在这里假撇清,这些世家子弟可有够无耻的。

  徐审之默默地看着徐宁的表演,他性格严谨,不会轻易论罪,就算治罪处置也不会当着外人的面做。

  等到徐宁骂累了,徐审之默默提走了徐立,再行审问。

  徐宁临走前重重啐了一口,骂了句:“真操蛋!”也不知道说的是徐立,还是说徐穹。

  “徐宁,有件事……”徐穹忽然招呼了一句,等到徐宁转过身来,又诡异地笑了下,“算了,过段时间再说吧!”

  徐宁莫名其妙,随即冷汗就流了出来,自己刚才用力过猛了,竟然指责徐穹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和野人交往过密。

  可关键是徐穹可不是好惹的,也不知道从徐立那里得到了什么口供或者实证,只是暂时隐而不发罢了。

  徐宁心神不宁,走回自己屋里时已是出了一身透汗。

  他正准备洗个澡换身衣服,忽见屋里光影一暗,栾天一已经出现在屋里,脸上的笑容很奇怪。

  徐宁见他志得意满的样子,没来由地烦躁,骂道:“你这个野人竟敢私闯我房门,打死你连钱都不用赔。”

  栾天一很疑惑,他跟着徐宁过来,看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面对自己还这么嚣张的吗?野乡人怎么了,又没偷吃你家粮食?

  “你勾结胡家、背叛家族,徐立已经招供了,还敢这么张狂?”栾天一懒得废话,直奔主题。

  “阴气+99(徐宁)”。

  黑色光柱中,徐宁脸上神色狰狞、杀机尽显。

  栾天一知道自己猜对了,他从徐穹那里得知,李、常、胡、徐四家中,李家实力最强,也最为傲气,指使下毒的事首先排除他们。

  而徐立自承是和常家勾结,多半是胡说,那十有八九是胡家了,果然一试便中,这阴气值可不会骗人。

  与阴气值相比,徐宁看起来镇静多了,脸上满是不屑的笑意,说道:“胡说八道,徐立都说了是常家逼他干的,徐立要是说了徐穹会隐而不发?”

  他实际上心中很害怕,徐穹这人心黑口毒,实在难以常理揣度。

  “徐穹已经派人出去收集证据,比如说火蛭粉的渠道,到时候办成铁案,看你还嘴硬张狂不!”

  徐宁额头冷汗涔涔而下,联想到徐穹先前古怪的表情,他心里有些信了。

  栾天一心中暗笑,徐穹这金字招牌还真管用,尤其是最后那一句模棱两可的话,更是神助攻,直接攻破了徐宁的心防。

  蓦地栾天一手臂寒毛竖起,凭生寒意,这是极度危险的征兆。

  栾天一不及多想,身子蓦地向前扑出,只听一声断喝,背后气流劲急,像有刀刃飞过……

  砰!桌上的茶杯炸裂,已被徐宁发出的音波震碎!

  栾天一暗道好险,徐宁动作极快,攻击来得比阴气值还快,显然实力比先前进步了许多。

  幸亏他对危险的预感极强,险之又险地避开了杀劫。

  徐宁一击不中,便知道以栾天一的速度,若有准备可没法杀他,直接便跑了出去。

  他在等着栾天一来抓他,只要两人一近身,他便锁住栾天一,再给他来一记,一定能杀了这个可恶的家伙。

  但栾天一也狡猾得紧,只是远远缀在后面,阴魂不散的。

  徐宁觉得这家伙一定是来拖住自己,想到徐穹已经派人出去收集证据,若是送到徐审之面前,以徐审之的铁面无私……

  徐宁不敢多想,直奔南院去了。

  现在徐府戒严,徐穹的人可以出去,他可出不去,只能走南院墙下那个狗洞了,无论是消除痕迹还是逃掉,都得先出徐府再说。

  离南院墙的月季丛越来越近,栾天一也追得越来越近。

  徐宁可不想自己爬狗洞时被他袭击,趁着离得还远,一头扎进狗洞……

  “我可不钻狗洞,再见了!”这时栾天一竟然打了个招呼,潇洒地转身离开了。

  徐宁忽觉不妙,这时他右胸一痛,已经扎进了根尖刺一样的东西,又麻又庠的感觉从右胸迅速蔓延向全身……

  徐宁很快便动弹不得,这才看到前方还刻着几个字:“蜂针有毒,尽快呼救,否则狗命难保!”

  字歪歪扭扭的,正是先前栾天一所写的。

  他在这里插下了毒蜂针,又逼迫徐宁从这里逃走,让他被蜂针刺中,报了下毒的仇,出了心中一口恶气。

  “救命!”一声惨嚎凄厉传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