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天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两难的抉择

天癫 南一太守 2229 2020.10.23 16:59

  吴勃可不信栾天一的胡扯,他们多年交情,吴勃知道栾天一也是个狠人,要不然也没法在野乡抚养莫娜长大。

  他和马风都知道保行的事情,他肯定是要灭口的。

  “托保的事情我告诉犇牛帮老大牛奔了,你杀了我也没用。”生死关头,吴勃强自镇定,想找出一条生路。

  栾天一时机拿捏得极好,他和马风拼杀一场,能用的杀手锏用得差不多了,剩下的手段也难对来去如风的栾天一造成威胁。

  一瞬间,吴勃竟有些后悔了,当时利令智昏,为了魔盒要杀死栾天一,报应来得太快了。

  “没关系,你先去黄泉路等着他们。”两人如今势成水火,吴勃又很了解自己,栾天一可不会留着吴勃。

  栾天一也不相信吴勃会把魔盒的秘密告诉别人。

  栾天一冷冷盯着吴勃,准备放出手中的毒蜂,不过吴勃可不是善类,必定不会坐以待毙,可别被他临死反扑弄翻了船。

  “别、别……天一,求求你,放过他!”旁边忽然传来辛娣微弱的声音,她先前被吴勃击晕,刚醒来就看到两人箭拔弩张的局面,吴勃受伤不轻,可不会是栾天一的对手。

  栾天一毫不动容,吴勃害莫娜重伤,又处心积虑杀死自己,已是他的头号目标。

  “天一,望你念在当年我为你们兄妹做的事情份上,今天放他一马,好吗?”辛娣继续求告。

  栾天一心中微动,当时他和莫娜的父母先后过世,衣食无着,是辛娣和她父亲见他们可怜,不时接济,才让他们兄妹渡过最开始那段艰难日子。

  这份情义一直埋藏在栾天一心底深处,这也是栾天一之前与他们夫妻交好的原因,今天辛娣提了出来,不由得他不犹豫。

  吴勃见栾天一动容,心中大喜,可他不敢说话,怕起反作用,慌忙对辛娣连使眼色,让她继续动之以情。

  辛娣却不想再说,他熟知两人性情,知道吴勃肯定做了对不住栾天一的事情,栾天一心中自有计较,再说也是无用。

  思量再三,栾天一终于对辛娣道:“辛姐,今天我放过吴勃一马,以往恩情一笔勾销,以后若再来对付我,我必不容情。”

  说话间信手一挥,风声过处,旁边木桌已被栾天一削下一角,动作迅捷无伦,吴勃吓得一个哆嗦。

  “阳气+88(辛娣)”。

  “阴气+97(吴勃)”。

  吴勃终究没有感念自己放他一马,栾天一冷冷扫了他一眼,消失在黑暗中。

  吴勃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浑身颤抖,栾天一快若鬼魅的身手给他的压力太大了,真是的生死操之于人手。

  辛娣却狠狠瞪了吴勃一眼,望着天空怔怔出神。

  夜已深,城堡内一片静谧,偶尔有巡城士兵走过才会有几分动静。

  栾天一藏在一棵榕树上,不远处就是徐家大院了,院子之大超出栾天一的想象,十足的豪富之家。

  而龙鳞草就在徐家后花园里,防卫严密,层层守卫,白天根本不可能拿了出来,只能选在晚上。

  他也发现了,夜晚时他的速度比白天要快多了,子夜最快,正午最慢。

  栾天一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他好不容易藏在运矿石的货车下混进城堡来,只要徐家提高警惕或是报案,城堡内加强盘查,他这种黑户肯定无法容身。

  因此栾天一做足了准备,在榕树上借着树冠遮掩,在这里盯了两天两夜,务求一击功成。

  本来看着徐家防守松懈,栾天一想趁早动手的,只是始终心神难安,总有无形的寒意笼罩着自己。

  自从那次死里逃生后,栾天一对危险的感应急剧增强,屡屡应验。

  栾天一又等了许久,那股不安的感觉始终不散,心中焦急万分。

  莫娜的伤势可拖不得,栾天一思量再三,取出弹弓石子,朝着徐家大院射出。

  石子射出毫无声息,撞进徐家石板地面却发出啪嗒一声轻响。

  远远见到几个人迅速向石子落地处扑去,显然训练有素,而且早有准备。

  他们没发现有人来过的迹像,又纷纷隐藏于黑暗中。

  “阴气+76(徐宁)”。

  “阴气+83(徐立)”。

  ……

  不断有阴气进账,大部分是姓徐的人。

  果然是有人通风报信了,栾天一心中暗恨,知道自己要弄龙鳞草的人可不多,肯定是吴勃干的好事。

  不过他一向不会后悔,那天放过吴勃时他就想到了诸多弊端,这件事也是其中之一。

  从徐家这种大户家里偷东西,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现在只是难度更大而已,为了莫娜,栾天一绝不会放弃。

  徐家防守虽严,但栾天一也绝不好惹的。

  徐宁现在心里很没好气,暗自责怪伯父徐慎之小题大作,把野乡野人传来的破信当真。

  徐慎之是徐家掌权人,前天收到野乡辗转递来的纸条,上面写着:“近日将有窃贼光顾!”

  徐慎之生性谨慎,竟然派徐宁这种徐家有数的高手安排守卫警戒,并再三强调不得失手,以免丢了徐家脸面。

  徐宁表面上郑重,心里却不以为然,新城堡垒里盘查严密,户户联保,又有多少盗贼,又有哪个盗贼不长眼敢偷他们徐家?

  果然,守了许久,都没有盗贼的迹像。

  徐家正想偷个懒,忽然听到一声轻响,当即带人扑了过去,却什么都没发现。

  他只道是老鼠弄出来的动静,不以为意,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四下里不时有奇怪的动静发出,忽东忽西,却总是让他们扑了个空。

  徐宁十分恼火,他感觉敏锐,知道肯定有人捣鬼,而且很可能只有一个人,却偏偏把他们操弄于股掌之上。

  “宁少爷,你说是不是别家的故意来捣乱,好让你分心,没法全力准备下月的选拔赛?”徐立从小就是徐宁的跟班,说话没什么忌惮,在徐宁耳边小声嘀咕。

  徐宁也有这个疑惑,城堡下周将举行选拔赛,优胜者将任城守军军官,各大家族都有参加,他也是参赛者,实在不想分心管这些破事。

  但到了现在这个局面,徐宁只能死磕到底了,他让徐立组织人手四处追查。

  那人还是不断造出动静,引得徐立等人东奔西走,徐立眼中像喷火似的,他觉得自己现在像猴一样被人耍了。

  “不用跑了,那人藏在那棵榕树上。”徐宁冷眼旁观许久,忽然指向院墙外一棵榕树。

  城堡内绿植颇多,养护得也很不错,那棵榕树郁郁葱葱,如伞盖一般,确实是适合的藏身之处。

  徐宁很快派人将榕树围了起来,各种枪械对准树冠,冷声道:“别躲了,出来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