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天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水精

天癫 南一太守 2058 2020.11.09 17:30

  接连收到两条阴气值,都是来自一阶变异者,看样子还是胡家和常家的高手,栾天一自然不敢大意。

  可惜阴气值只提示来源,不能定位,要不然事情就好办多了。

  栾天一四处扫视,却不见两人身影,看来是打算用这些混混消耗徐穹,最后再一举破之。

  徐穹不时发出震动,假山上巨石不时滚落,砸得那些人惨叫连连,但他汗如雨下,消耗极大。

  “常永、胡志风,你们什么时候和黑道的混一块儿去了,躲在那儿当我看不到吗?”只有千日作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栾天一决定诈他们出来。

  常永和胡志风都潜藏在暗处,等待最佳的出手时机,听到栾天一的话都大吃一惊,他们虽然自信藏得隐秘,却以为栾天一的异能能发现他们的位置。

  常永不及多想,蓦地从角落中弹起,像个皮球一样冲向栾天一。

  栾天一掷出手中游鳅剑,短剑顿时像标枪一般扎向常永。

  他动作快捷无伦,常永知道无暇躲避,双掌贴地,地脉之力汹涌而入,霎时在身前形成了一圈土黄色盾牌。

  叮!游鳅剑撞在盾牌上,竟发出金石之音,虽然刺破了盾牌,却已是强弩之末,跌落在地。

  常永确定了栾天一力气并非所长,自己倒是与他相克,心中一喜,正要上前撞倒他,忽觉后颈一痛,已中了一刀。

  原来栾天一掷出游鳅剑,接着便扔出原先的匕首,只是轨迹一直一曲,常永全神贯注防御游鳅剑,竟没发现他随后一挥并非空无一物。

  匕首走了个弧线,正中常永颈后,只是一来力道不足,二来准头也偏了,并没有刺中血管动脉。

  但常永仍是心中惊惧,不敢再战,身子在地上一弹,立时如出膛的炮弹一般向远处飞了出去。

  栾天一松了口气,常永不断送来阴气值,显然没有命中要害,走得这么干净利落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哗!

  不远处的池塘里,就像一个炮仗突然爆炸般,漫天的水花溅起,朝栾天一和徐穹两人袭至。

  原来胡志风一直潜伏在水底,选择这个绝佳的时机突然出手。

  池水来势虽猛,但力道并不足以伤人,栾天一却不敢大意,这些人心思歹毒,若是水中藏毒,他和徐穹就死得冤枉了。

  栾天一随手从地上躺着的人身上扯脱了件衣服,挡在徐穹身前,衣服信手挥开,手臂形成虚影,竟将身前挡得密不透风。

  水滴落地扑簌有声,栾天一随手将变得满是孔洞的衣服扔掉,四处观察,却没发现胡志风的踪迹。

  忽然,栾天一觉得左腿冰凉,低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他的裤子不知什么时候破了一个小洞,皮肤上有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珠,形状浑圆像极了珍珠,在护甲上滚动了几圈突然渗入护甲,沁入皮肤中。

  刹那间阴寒的气息涌进左腿,将他一条腿冻得毫无知觉,阴寒之气迅速向上蔓延,所过之处血液像似结冰一般……

  “栾天一,你怎么了?”徐穹发现了栾天一的异样,随手拍拍他的腰,手掌立刻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冻得半边身子僵麻,不由得大惊失色,这毒性也太霸道了!

  胡志风将苦修的水精藏在万千水滴之中,栾天一挡得住水滴,却挡不住无孔不入的水精,水精直接腐蚀了遮挡的衣服,落在栾天一腿上,霎时将他冻成了冰人。

  胡志风心中大喜,亏得胡俊这个倒霉蛋把栾天一的实力说得十分厉害,原来也不过如此,这一份大功劳可是自己的了。

  但胡志风随即脸色一变,他感觉到水精正在不断变弱,似乎很快就要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水精入体,神仙难治的,栾天一怎么可能把水精全部消磨掉?

  胡志风如鬼魅一般钻出,双掌按住栾天一心口,掌心的两滴水精同时涌入,他不信水精寒毒入体,栾天一还能翻天了?

  身上的寒毒似乎将呼吸都冻住了,栾天一呼吸不畅,忽觉阴寒如抽丝剥茧一样缓缓散去,化作黑光投入到体内的黑色光柱中……

  栾天一大喜过望,原来这种阴寒也能化为阴气,他可算是因祝得福了。

  只是阴寒转化为阴气的速度并不快,他一时还是动弹不得,哪怕胡志风突然撞上来,继续摧动**攻来……

  胡志风大叫不妙,正想抽身急退,不料栾天一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按住了他的手掌,令他无法脱身。

  徐穹这才消解了入体的寒气,看到胡志风双掌按在栾天一身上,又惊又怒,正想动手,忽听栾天一结结巴巴地说:“不、用……管我,我没、没事!”

  徐穹见他给冻得说话都不利索了,不过他既然这么说,肯定有他的把握,便凝神对付剩余的混混。

  胡志风变异走的是阴寒一道,现在不单苦修而得的**消失殆尽,连体内的阴寒之元都缓缓剥离,从双掌没入栾天一体内。

  胡志风的神情由得意变为惊讶,随即变为惊惧,最后转为绝望,他想求饶,可力气似乎随阴寒之元一并消失了,张口都说不出话来。

  没多久,胡志风瘫倒在地,栾天一却仍站立不动。

  徐穹把那些混混打得七零八落,四散逃蹿,他喘着粗气,站在栾天一身边,眼光却落在远处的高楼里。

  高楼中,胡明擦了擦金丝眼镜,又戴在眼睛上,确定胡志风已经失败了。

  常永稍微受挫就遁走,显然是不想像常爽一样被他们算计,同时还以报复。

  胡志风废了就废了吧,这小子有些本事就狂妄得不可一世,这下没得狂了,反正也不是自己这一系的人。

  轰!

  远处传来剧烈的爆炸声,火光冲天而起,很快便有热风席卷而至……

  胡明望向起火地方,原来是城守府的军营,嘴角微微翘起,这地方烧成灰他都不在乎,最好连城守府也一并烧了。

  胡明没再理会徐穹,匆匆离开,他必须搞清楚城守府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好随机应变,攫取最大的利益。

  徐穹收回目光,转向栾天一,他身上的冰霜正快速退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