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天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0章 静寂死地

天癫 南一太守 2145 2020.11.19 06:30

  “救……”米杉才喊出一个字,就被一张大口吞了进去,只剩两只腿在外面不断抖动……

  栾天一、徐穹和万洋都立足不住,落进了水里,幸好这里的水并不深,只是浸到腰而已。

  他们此时都惊愕不已,谁也没料到刚才脚下所站的,竟然是一个巨大的妖物,看样子有些像鳄鱼,关键是太大了,嘴张开都有超过一米了。

  栾天一脑中有电光闪过,难怪刚才看巨鳄身上的石片形状相似,原来是这个巨鳄身上掉落的鳞片。

  巨鳄又是一扬头,米杉的双脚也没入它口里,三人都闻到一股猛烈的猩风,转身就跑……

  米杉对巨鳄而言,不过是塞牙缝而已,直接转身奔向万洋,这人身上的血腥味让他食欲大增。

  “我尼玛!”还数栾天一跑得最快,一看巨鳄直奔速度最慢的万洋而去,直接骂出声了。

  巨鳄体型虽大,却是奔行如飞,速度虽然比不上栾天一,却快过徐穹,更不用说断臂后身体失衡、踉踉跄跄的万洋了。

  万洋救过他的命,栾天一当然不能放任巨鳄把他吃掉,转身就向巨鳄冲去。

  徐穹见巨鳄奔向万洋,本想拉着栾天一赶紧跑路,看到栾天一决绝回头,心下一叹,知道无可更改,只能跟着转身。

  他打了个响指,异能加持之下,就像平地起了个霹雳,十分响亮。

  巨鳄闻声转向徐穹,徐穹不由心中一喜,知道这妖物视力估计一般,凭声音定位,只要它朝自己两人追来,就能甩掉他。

  他接着打了几个响指,巨鳄摆摆头,没再理会徐穹,又冲向万洋。

  徐穹心中暗骂,知道万洋身上的血腥味极浓,对妖物的引诱更强,那就只能硬抗了。

  “把炸弹扔进它嘴里!”徐穹又扔给栾天一一块炸弹,巨鳄的鳞甲又硬又厚,直接扔去未必能炸死它,倒是炸死自己的可能性更大。

  “支住它的嘴!”徐穹又大喊一声。

  万洋会意,意念动处,四下散落的鳞片被无形之力牵引,挡在身前……

  此时巨鳄已冲近,张嘴便要咬下,万洋手掌一推,鳞片层层叠叠,堆在它嘴里……

  栾天一正要趁机把炸弹扔进去,赫然发现巨鳄一咬之下,鳞片直接碎裂,牙齿的尖利程度着实骇人,难怪先前米杉很快就不吭声了。

  徐穹双掌虚托,逆心震使出,巨鳄只是微微一滞,接着便是一声大吼,心脏的逆震对他毫发无伤。

  徐穹直接吐出一口血,反振冲击得他异源不住晃荡,险些破碎,这个怪物的肉身真是强横。

  但这短暂停滞的工夫对栾天一而言已是足够,他手臂挥开,已将炸弹掷进了巨鳄嘴里。

  咔!

  巨鳄大嘴合上,险些咬到栾天一手指,吓出他一身冷汗……

  三人直接向远处跑开。

  一声闷响从巨鳄体内传出,巨鳄身体直接离地腾起,首尾长度超过十米,落下时砸出巨大的水花,黑烟从巨鳄的鼻孔和牙缝间冒出来……

  这么横的吗?栾天一都有些傻了,这么厉害的炸药,竟没把它的身子炸开,这身体强度……

  巨鳄在水里不断扑腾,胡乱打滚,弄得四处泥水滚荡,还夹杂着越来越多的血水。

  “它要死了,快跑!”徐穹突然招呼,令本来跑得飞快的栾天一不禁一怔,这家伙要死了还跑什么?

  他随即明白徐穹这话是对万洋说的,万洋手指虚敲,正引得四下散落的鳞片跟在身后,明显影响了他的速度。

  万洋侧耳倾听,很快明白了徐穹的意思,附近有类似石头的东西正在快速接近这里,分明就是巨鳄的同类来了……

  果不其然,没跑出多远,回头便见到四头巨鳄正在分尸那头巨鳄,嘶声不绝,泥水被砸得飞得老高,还夹杂着部分破碎的内脏……

  “尽量放慢动作,不要发出多余的声音!”徐穹小声提醒。

  他们终于明白这地方为什么静寂了,但凡发出声音的东西都被巨鳄吃掉了,自然便成一片死地了。

  这巨鳄也真是厉害,竟然进化到心跳极慢,超过二十秒心脏才轻轻跳一次,竟然令徐穹也没能发现那块平地竟然是个活物。

  他也明白了胡明为什么要在风界和他决战了,除了诸多算计外,水界人员不能聚集也是个重要原因。

  坏运气到头就是好运气了,他们又走了两个小时,终于找到一块石头平地,不是巨鳄的那种。

  徐穹直接仰倒在石头上,呼呼喘气,先前那记反震对他伤害可不小,虽然嗑了药但伤势复原可没那么快。

  万洋和栾天一也累得够呛,却不能立即休息,刚才他们身上溅了许多这里的毒水,还得细细抹药,以免像米杉那样弄得皮肤脆弱不堪。

  “这个白城主真是个变态,竟然在地下放养了这么多的怪兽,到底要干什么?”栾天一忍不住抱怨,他们在野乡饭都吃不饱,别人已经在里面养妖物当宠物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沙场练兵呗,要是没有兵权,他凭什么能把控新城。”徐穹没好气地回答。

  “他的兵能到这里……”栾天一才说了一半就住口,因为徐穹指了指不远处的泥地。

  那里有很多杂乱的深脚印,明显时间很久了,鞋底都是同样的制式军靴,多半是城守军的。

  泥里还半埋着塑料袋,上面有自热军粮的字样,看颜色时间同样不短了,肯定不是近期落下的。

  “原来城守军也有那么多猛人。”栾天一不禁咋舌,他还以为城守军实力普遍和那些看城门的一样,要不然白天爵也不会被各大世家欺负成这样。

  “有什么用,没有金钱收买不了的人,只是越强价码越高而已。”徐穹猜到了栾天一的心意,不屑地撇撇嘴。

  “我就不……”栾天一看徐穹挺舒服的,唯一这副世家惯常的嘴脸令他很不舒服,下意识就想反驳。

  不过话只说了一半就停了,钱给得太多,貌似他除了莫娜不能卖以外,好多事情都会为对方做的。

  “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三人轮流睡觉,栾天一躺下时总觉得不舒服,就像有鬼一直藏在背后似的,周身阴冷,却又找不到源头。

  两百米外,常爽藏身烂泥中,凭地脉之力感应三人动向,他已服下了胡明给的药丸,心中平静得古井不波,面无表情间,手指缓缓勾上扳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