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天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 暗伏的危机

天癫 南一太守 2145 2020.11.18 06:30

  地面作战指挥大厅里,条款谈判仍在继续。

  屋里烟雾缭绕的,许多人都在吞云吐雾,毕竟谈了这么多天,铁人也是累得紧了,得靠烟草提神。

  其实绝大多数事情都谈妥了,毕竟分的是同一块蛋糕,有些事情不能做得太过,所以总有得失。

  很多事情都是胡斌扯起的,他在一些细节问题上不依不饶,最后总能逼得白天爵让步。

  倒不是他斤斤计较,而是就想看到白天爵吃瘪,那副恨得牙痒痒却对自己无可奈何的憋气模样,让他很是受用。

  而且他要牵扯白天爵的精力,胡家的人正趁势大肆收买中下层军官,许诺以后高福利,哪怕胜券在握,他也要有更多的筹码。

  何况地下练兵场里进展也不太顺利,徐家那个小子真是疯狂,竟然带了两枚高爆炸弹,接连两次炸毁了通道门户,让胡明的优势无法转为胜势。

  他向白天爵抗议过了,白天爵却说那里任凭发挥,能带迫击炮,也能带高爆炸弹,把他的话头堵得死死的。

  “徐老七,你可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你们家那小子被逼到绝境上了,也没见你有一分紧张。”胡斌把气撒到徐审之身上,这老倌儿一直精神恹恹的,连大屏幕都很少看,对他们的谈判也不感兴趣。

  按理说徐家和李家差不多,对选拔赛兴趣也不大,近似于放弃。只是不像李家那么绝,只是派了几个歪瓜裂枣而已,可徐穹这小子太能制造意外了,竟能对抗胡明这么久。

  这让胡斌很意外,他看似粗鲁,但能坐到这个位置上,可是个老谋深算的家伙,就是想敲山震虎,看看徐家耍什么把戏。

  “徐穹那小子只是些小聪明而已,听说水界很诡异,九死一生,估计他是闯不过去了。”徐审之表情平淡,话语平淡,像是在陈述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唯有困劲正浓。

  胡斌不动声色,徐穹的事迹他听说过,闹得徐家鸡犬不宁,差点分裂了,这是世家最忌惮的情况。于是……

  就被派来送死?他有密探日夜盯着徐家,报告里一直说没什么异样,也从来不招揽城守军军官,似乎是对自己的衰落认命了,只想求个守成?

  真是要守成吗?胡斌觉得没那么简单,但又没查出什么端倪来,难道这个重武的没落家庭真要和李家一样,只想保个家族和睦平安?

  “徐穹和栾天一这两人在一起,真的很麻烦,无论如何你都要解决一个。”得知胡腾不战而溃的消息,胡明脸上除了惯常的微笑外,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递给常爽一个药瓶。

  在风界,徐穹的异能克制常爽的远程狙击,胡明一向信奉好钢用在刀刃上,都没让他再现身,常爽已是养精蓄锐。

  常爽接过打开,见里面有两颗红色药丸,问道:“这是什么?”

  “你不是说开枪前栾天一总是有预感吗?我虽然不知其理,但汤如成功的案例让我明白,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地伏击他们,心无挂碍才有可能成功。”胡明指了指药瓶,脸上透出殷切,“此药一颗可保你五个小时左右心绪平稳、无喜无怒,这里危险得紧,又不能大规模行动,咱们的成败就看你了。”

  胡明破例细细解释,就是为了让常爽放心用药、一举功成。

  常爽意在复仇,只要能一雪前耻,他自然无所不用其极。

  “分散行动,加快鉴定元素,确定门户位置就发暗号,然后尽快离开那里。”胡明沉声吩咐,然后众人便三三两两地散开。

  栾天一五人一路上蹑手蹑脚,哪怕趟水时都小心翼翼,以免发出较大的声音,引发危险。

  “咱们得尽快找个地方休息,就这么拖着的话状况可不太妙。”徐穹沉着脸在前边引路,完全没有休息的意思,栾天一不得不提醒他。

  除了栾天一之外,另外四人包括徐穹在内,重伤的重伤,力竭的力竭,精神高度紧张赶路这么久,早就疲累不堪了。

  “必须找到大块儿的干地或者石头才能休息,否则都不安全。”徐穹直接拒绝了栾天一的提议,视野里连绵的沼泽和水面令他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

  徐穹拿定了主意不会轻易更改,他也不是无的放矢的人,既然坚持肯定有他的理由,栾天一便没再多说。

  “阴气+133(毛松)”。

  其中一人直接送来阴气,看样子对现状很不满意。

  栾天一有些不乐意了,你既然想跟着我们就相信我们,现在又跟着我们又怨我们行事,成年人可不会这么无聊。

  不过毛松和米杉在风界和他并肩作战,终究有几分香火情,他又没有明说,栾天一也懒得计较。

  可惜进入水界的人太少了,无论是阳气值还是阴气值,都不像先前一样开挂式地刷着。

  眼看着体内的阴气值只差一点接近圆满,阳气值也还差一成的样子,真是莫大的遗憾。

  忽听水声搅动,栾天一只当水里有妖物冲出,吓了一跳,定睛一看不由松了一口气。

  原来只是毛松脚底打滑,直接坐倒在水里,才弄出动静来。

  “蠢才,小心些。”徐穹心底窝火,本来说话就不中听,这下更刺耳了。

  毛松在家族里也是鹤立鸡群的天骄,哪受过这等闲气,压抑的怒火直接冒了上来,骂道:“蠢才才会一直走走走,连休息一下都不知道。”

  他也顾不得污秽,就坐在湿泥上,把深陷河底淤泥的脚和鞋子分别拔出。

  “想死就在这里留着。”徐穹懒得浪费不多的精力,瞪了他一眼就走了。

  毛松也很生气,一路走了这么久,哪里有什么危险,这家伙神神道道的,神经病一样。

  他有心砸水弄出大动静来,但觉得这里幽静得瘆人,手碰到水面还是收住了势。

  “大家一起走有个照应,别置气了,快走吧!”栾天一耐着性子劝解。

  他觉得毛松有些骄气,小心行得万年船。本来没有这么大气量劝和的,但是阳气值该刷还是得刷的,现在资源稀少,更得把握机会才行。

  “阴气+199(毛松)”。

  阳气值没有,阴气值满赠。

  显然毛松一坐下来就更不想走了,一听栾天一话里话外都向着徐穹,连他也记恨了。

  栾天一也有些生气了,这也太不知好歹了,他转身就走,忽然间神色一动,又走了回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